乐文读 > 与晋长安 > 第40章 V章
  这一吻太绵长,也太深情,黎霜根本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去结束,但在她开始为如何结束这长吻头痛之前,晋安先放开了她。

  他温热的手掌从她脸颊旁慢慢滑了下去,晋安昏睡着。

  黎霜这辈子头一次将一个男人摁在墙角亲吻,但这个人却这样……睡了过去?

  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慢慢恢复正常,身体舒缓柔软下去的时候,黎霜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应对。

  不过……好歹是能喘上一口气了。

  黎霜将晋安的完全瘫软的身体抵在墙角,一手固定他的腰,一手揽着他的肩,用肩膀撑住他倒下来的脑袋:“巫引!”她往外面喊了一声,“还没走就过来扛人。”

  “哦,啊……好。”

  她一喊,外面的两人才像是被惊醒了一样,与笑眯眯走进去的巫引不同,秦澜立在外面,透过那小屋略显破烂的门与窗,神色不明。

  巫引进了屋,走到晋安身边,将他身体的重量接了过去,与黎霜一同抬着他,放到了床上:“黎将军。”巫引笑看坐在床边帮晋安擦汗的黎霜,嘴角笑意不停,像是方才根本没经历过全门人瞬间逃生的紧急事态一样,“你们当兵的,果然比较强势。”

  黎霜瞥了他一眼:“有说闲话的工夫,不如去将你的门人们都喊回来。”

  “不喊了。”巫引摆了摆手,“谁知道这家伙醒了后又是什么样子,一会儿跑一会儿回的,麻烦,我五灵门世代居住在南长山上,山里自有他们居住的地方。”他说这说着,又眯起了眼睛笑,带了几分打趣,“天色晚了,待会儿不如我将外面那木头也叫走吧,这五灵门就你们两人,将军,你想做什么都行。”

  “……”

  黎霜心头恼恨,可偏偏随着巫引的话,她的目光还不由自主的瞟了眼晋安赤|果的胸膛还有他小腹一圈的地方——

  腰带有些破了,要掉不掉的,以她的力气,一根手指头就能扯掉……

  定神!她在想什么!

  黎霜用心头理智按住自己那些荒唐的念头,若是没人在此她怕是要给自己两耳瓜子清醒清醒。

  内心很闹腾,但黎霜愣是将这闹腾的情绪憋住了,她只冷冷的瞥了巫引一眼,“去打点热水来。”

  巫引撇撇嘴,果然觉得无趣,出了门去,但见秦澜还站在门外,他拍了拍秦澜的肩头:“让他们单独待会儿,你跟我来。”

  秦澜没动:“这人为何会如此。”秦澜在塞北虽没怎么见过晋安,但从那屈指可数的几次接触当中,他知道,这个黑衣人虽然来历不明,力量强大,但他是有理智的,他还会保护黎霜,可如今他这模样,却是完全成了个怪物。

  “等你们将军回头和你说吧。”巫引拉了他,秦澜走得很不甘愿,他一直转头回望,在完全看不到屋内场景之前,秦澜看见的,是黎霜为那人擦汗时的侧脸。

  一如寻常女子,见之所爱之人,至珍至重,温柔缱绻。

  将军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吧,有朝一日,她会看着某个人,露出这样的神色。

  黎霜让巫引去打水,他却像是真的要带着秦澜一去不回一样,黎霜手腕还和晋安锁在一起,她哪儿都去不了,便索性像之前那样,坐在床榻上,然后将晋安的头抱在自己的腿上,让他枕着自己安睡。

  而她则细细审视着他的面容。

  与平时有点不同,和晋安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黎霜大概也能分得清楚了。在晚上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晋安与玉蚕蛊融合得要更恰当一些,所以他的力量会更强大,而同时,胸口上的火焰纹也会蔓延到眼角处,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瞳便像是被那些火焰纹染红了一样,一片血色。

  而在白天他是小孩的时候,他的脸就特别干净,眼睛也是普通人一样的黑色,只除了胸膛上有一团红色印记以外,与别的小孩并没什么不同。

  但今日晋安的身体却有点不一样了。

  他还是大人,胸膛上的火焰纹却没有扩展出来,就像他还是小孩时一样,圆圆的团成一团,他没睁开眼睛,所以黎霜看不见他眼瞳的颜色,但她抱着他却能感觉他的身体也没有平时那么灼热了。

  他的身体若是没有这一团火焰纹,就好像恢复得和平常人一样了。

  黎霜有点好奇,伸出食指,在他胸膛上的火焰纹处轻轻画着圈圈抚摸着。

  或许有点痒,她看见了晋安胸膛的肌肉颤动了一下,黎霜收回了手,可当她的目光从他胸膛移开回到晋安脸上的时候,却发现晋安已经睁眼了。

  漆黑的眼瞳,像是一年里最黑的夜。

  屋外的月光已经漫散进了窗,映着月光,他的眼瞳像是会在黑暗中发光一样闪亮。而这样的眼瞳里,有她的影子。

  “醒了?”

  他沉默着,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而是动了动手,听到了“哗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