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与晋长安 > 第45章 V章
  黎霜回了宴席之后,神情有点恍惚,但见西戎使者也自宴外归来,黎霜盯了他一会儿,老头子目光犀利,转眼便也盯住了黎霜,他轻抬酒杯,示意遥敬黎霜一杯。

  黎霜没有动,司马扬见了,却先抬了酒杯道:“黎将军不胜酒力,使者这杯酒,朕代她饮了如何?”

  老头立即起了声,客套两句,便饮酒坐下。

  司马扬没过多久便称不胜酒力,先行离去,皇帝走了,这出宴席便也慢慢散了,而在皇帝离席之时,却还特意绕到黎霜身边敲了敲她脑袋,轻声道了句:“不能喝了,下次提前与我说。”

  态度亲昵,何止胜过君臣,便是后宫的妃子,怕也没有几个能得到司马扬这般宠溺吧。

  在场的大臣何等精明,皇帝的心思,隔日便能在朝野里传个七七八八了。

  而黎霜却只愣愣的看着司马扬,直至他身影在拥簇中消失。

  她此时竟然什么别的想法都没有,还好司马扬没看出端倪,只当她醉酒迟钝……黎霜揉了揉眉心,思及方才望见湖对面晋安与西戎使者会面的那一幕。

  虽然夜里光线昏暗,让人看不真切,但晋安的身姿黎霜绝不会认错,而拄拐杖的老头身形也与西戎使者并无二致。

  老头在晋安面前站得恭敬,用的是行礼的姿态,晋安的身份只怕是贵为西戎皇族,而今旧王已去,新王登基,能让这老头冒险在行宫约见,可见晋安是皇族中的贵子,他的身份……

  而晋安肯与这老头约见,可想而知,他必定是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份。

  这般一琢磨,他这一路以来的沉默寡言和时常盯着她若有所思的神情便有了解释。

  他想起自己是谁了,他的身体和蛊虫融合,他不再昼夜变化,记忆也恢复,不再如之前那般喜欢粘着她,晋安……大概已经恢复正常了吧,他战胜了玉蚕蛊?

  黎霜脑内思绪混乱纷杂,一路失神的回了将军府,她在房间里枯坐了很久,犹豫着要不要去晋安的院子里寻他。便在此时,忽听房顶上有一些动静,她微一愣神,待转头之时,却见晋安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入了屋内。

  她往小院中寂静无人,而院外守门的侍卫站得笔挺,黎霜如常关上了窗。她转身面对晋安,看着他的眼睛,却忽然间觉得他眼里多了几分陌生。

  “你想起自己是谁了?”

  “嗯。”晋安也并不避讳,“新王的独子,傲登。”

  西戎新王的独子,那他回朝便会是太子,未来的西戎王。果然是好不尊贵的身份。

  黎霜一时静默:“这般身份,缘何你之前失踪,西戎都未曾寻找?”

  “先王多疑,父亲自是不敢调兵寻我,且那五灵门的巫女行事隐秘,囚我之处设于大晋与西戎交界之处,你当知晓,那处历来形势紧张,探寻不得。”

  黎霜点头,她知道的,那个地牢所在的小树林常年便无人踏足,位于鹿城之外,理论上说并不是大晋的国土,但却实际处于大晋的控制之中,长风营日日瞭望,必容不得有西戎军马踏过那方。

  然则长风营也只是瞭望,若无事发生也并不会寻去那里,着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你今天来找我……”

  “我要回西戎了。”

  晋安以前鲜少打断黎霜说话,因为只要黎霜开口对他说话,就好像是上天赏的糖果一样,他会定定的看着她,眼眸里只有她的身影,闪闪发光。

  而现在晋安打断了她,还是一句带着离别特有的薄凉味道的话。

  他说得没有犹豫,只是来这样通知黎霜一句。

  黎霜沉默了很久:“如此甚好。”她回答的也十分例行公事。如同将所有的情绪都掩盖起来了一样。

  其实这也一直是黎霜能想到的最好结局,他想起来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故乡,未来有可以踏足的地方,生活也有除了她以外的别的目标。

  他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

  除了“如此甚好”以外,黎霜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了。

  “我打算两日后动身,大使会助我离开大晋。”

  “嗯。”黎霜点头,“不要走漏了风声,若是圣上知道了你的身份,必定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对话客套且冷静,黎霜避开晋安的目光,不去看他的眼睛,不知为何,此情此景,她却有几分害怕看到他眼中的客气与疏离。

  没有记忆的晋安眼里只有她一人,是属于她的晋安,而现在,这人再不是晋安了。

  她站了一会儿,在变得越发尴尬的空气中她终于深吸一口气,动了身,要去开门:“我去将侍卫们谴开,你找时间先回去,待在将军府里,没谁能动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