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四章
  四九城最奢侈的会所里,一伙人正围着桌子垒长城。

  褚穆叼着颗烟冲那头儿的纪湛东嚷嚷“你给江老三打电话了吗?”

  “在路上呢,马上到了。不过听那语气可不好,八成是回家让老爷子给教育了。”纪珩东撇着嘴故作神秘的说道。

  “估计不是”战骋摇了摇头,“江家能把他噎住搓火的除了他妈没别人儿。对了,怎么没见着愿愿啊?”

  楮穆伸手推了自己面前的牌,懒洋洋的回“不知道,应该也在路上了吧。”

  另一边

  公路上,两辆跑车在嘶吼着追逐,谁也不肯让谁。

  一辆是银色的阿斯顿马丁,一辆是红色的法拉利。

  飞腾的速度越来越快,气势也越来越凶,惹的公路上其他的车纷纷停靠躲避。兹当是哪两个不要命的二世祖在路上寻乐子。

  江北辰偏头看了看那头的褚唯愿,咬着嘴唇死踩油门大有跟他鱼死网破的架势,想了想还是慢慢减下了车速。

  这不比在高速国道,不能由着性子来,就褚唯愿那脾气要是因为跟他飙车出了什么事儿,那可就真的热闹了。

  相差几秒的功夫两辆车一前一后的驶进了停车位。俩人几乎同时下了车,褚唯愿踩着恨天高扬着一颗小脑袋狠狠的甩上了车门看都没看旁边的人一眼,江北辰戏谑的在她身后响亮的吹了个哨,气的小姑娘走的更快了。

  刚推开门,就迎来纪珩东一个热情的拥抱。

  “哎呦我的妹妹欸,可想死哥哥了。”

  褚唯愿本来气就不顺,看着纪珩东这花枝招展的德行火更大了,干脆就伸出一双白嫩的小爪子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离我远点儿!”

  “这是怎么了?谁给我们气受了?告诉哥哥好给你出气。”一旁的战骋看着小姑娘气的鼓鼓的脸笑着问她。

  话音刚落,江北辰也随后转着车钥匙进了来。十分闲适散漫。

  “还用说吗,准是跟他飙车又输了。”楮穆朝来人努了努嘴。

  在座的都知道,褚唯愿和江北辰结下的梁子早在楚家败落时就有了,褚唯愿重义气心疼朋友,所以每次见到江北辰都没什么好脸色,俩人不是掐架就拌嘴,后来演变为骑马,飙车,台球。。。

  因为褚唯愿是家里的幺女楮穆的妹妹,打小儿就跟这帮人一起混,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珠灵的像是会说话。四个人也是疼她疼的不得了,随便她是扒房揭瓦任性闯祸,都有人给她善后。所以江北辰也从不跟她计较,她要比什么都陪着她玩儿,分寸掌握的刚刚好,偶尔输两局逗逗她开心,偶尔赢两局看看她炸毛。俩人也没真正因为什么事儿红过脸伤了情分。

  楮穆起身拍了拍小姑娘的头“去,跟你三哥打个招呼,一年多没见别没了规矩。”

  褚唯愿别过小脑袋咬牙切齿的想了想,才一步一步的挪到江北辰面前,软软糯糯的叫了句三哥。

  在四九城里有点手段权势的人都知道,楮穆,战骋,纪湛东和江北辰是这天子脚下贵字辈儿的祖宗,得罪谁也别得罪这他们。四位爷打小一个院儿里长大,连挨揍都是一起。人家光凭着家里的权势就能在这城里横着走,更何况还全是凭着自己打出来的本事。

  楮穆是朝廷命官,在外交部工作,到哪都有人毕恭毕敬的伺候着。战骋是打小就被父母送进山沟沟当兵吃苦的,在部队摔打了几年上完了军校,又去国外留了学,现在已经是堂堂解放军上校了。纪珩东是他们几个最不学无术的一个,热衷于为百姓建造温柔乡富贵冢,四九城里吃喝玩乐的场所有一半都认识他。江北辰是正儿八经的资本家,美国回来之后投资广布,从金融地产到高科技新能源,就没有他江三少玩儿不转的。爷四个的关系连家里的亲兄弟都看着眼热,更别提私下里运作的权势和资本了。

  今天是褚穆外派归来的日子,三个人说好了今晚给他接风。

  "江三儿,跟哥哥说说今儿个是为啥来晚了?太后训话了?"纪珩东一脸八婆的坐在江北辰旁边,桃花眼里全是好奇。

  "让我跟程安安相亲。"江北辰倒是也没避讳,靠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老太太这得多着急啊,那女的当时跟陈家扯的不清不楚的躲还来不及怎么还让你往上顶呢"战骋故作惊奇的问。

  "估计是怕咱们三儿总不成家以后该不行啦。。。"纪珩东看着江北辰的某处向战骋语重心长的说道。

  江北辰正拿着打火机点火的手一顿,脸色阴阴的伸出长臂揽住他,语调慢悠悠的问

  "你要不要试试?"

  "哎别,你还是留我一条命吧,卫美人一个伺候你就够了我可不想□□俩一脚。"

  褚唯愿伸腿踢了纪珩东一下干干脆脆的顶回去,“四哥你别胡说,当初要不是卫葶插一脚指不定谁跟谁呢。"

  一时间,屋里竟没一个人把话接过去。安静得很。

  江北辰垂了垂眼,过了好半天才掐了烟起身牵了褚唯愿的素白的小手儿,搁在自己手里捏着。

  "愿愿,今天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啊。你倒是说说,要是没了卫葶三哥跟谁啊。"

  语调平稳声音甚至有那么不同的往常的温柔。但却隐隐透着一丝危险。褚唯愿也知道自己咄咄逼人不对,可是怎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