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六章
  时间倒退至几分钟前。

  安达来的人是负责投资和策划的几个主管,德茂公关部的几个美女正对着他们的高层疯狂灌酒,期间还要忍受着几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对自己上下其手,投资部的经理是一个年过四十大腹便便的男人,坐在楚晗旁边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打量个没完。

  “楚小姐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么漂亮还从事这么高科技的工作,不简单啊。”

  楚晗心里对这样的场面是有些厌恶和恐惧的,本来盯着桌上的花纹神游了很久,见话题落在自己身上突然有些意外和不知所措。

  赵总是最明白酒场上的这一套了,看着投资经理对楚晗兴趣正浓,就顺势见缝插针对着她道

  “楚工,你敬张总一杯!向各位表达一下我们的诚意!"

  “来来来,楚小姐,这杯我敬你。”张总殷勤的端起酒杯拧过身子冲着楚晗微微举起手示意,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

  这是眼看着被推到风口浪尖儿上,楚晗在心里把赵德骂了一千八百遍,这人八成是拿自己当成陪酒的了,深呼一口气忍了忍还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与张总手里的碰了一下“我敬您。”

  刚要仰头喝下,谁知张总是如此按耐不住,在桌布下的一双脏手竟摸上了她光滑嫩白的腿。

  从未经受过如此羞辱的楚晗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涨的通红。也顾不得什么场面理智竟把手里的杯直直砸向赵总的头,玻璃的碎片声和椅子与地砖摩擦发出尖锐的响声,惊了一桌人。

  “楚晗,你干什么?!”赵德恼怒的拍桌而起。

  “对不起,这个项目我做不了,您另请高明吧。"楚晗努力忍着情绪一字一句的说完,转身走出了宴会厅的包厢,只留下一屋人面面相觑。没人敢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让一向脾气温和的楚工做出这样的举动。

  赵德尴尬的看着主位上的人"郑总。。。实在太抱歉了。。底下人不懂事儿。。"

  郑凯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正在流血的人,吩咐一旁的助手"把他送到医院去,好好处理。"

  最后四个字他是加重了语气的。自己人的操性当老板的最是清楚不过了,郑凯心下十分明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也怪张总不长眼色胆包天,连他都不敢轻易去碰的人这货竟敢下手。活该挨打。

  只是这酒局还得继续。略微扯出一个笑,"赵总,别放在心上,估计也是我的人什么地方冒犯了楚小姐,小插曲而已。"

  赵德见郑凯不追究,心里落了一大块石头,赶紧向他保证"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她!郑总您大人大量,今天这顿算我们的,我敬您!"

  "合作是自然的,还希望您回去和楚小姐解释清楚让她别放在心上,请她继续工作,这个项目无论缺了谁都是不完整的。"

  "那是那是。您放心。"

  ——————————————————————

  楚晗是强忍着眼泪走出来的,玻璃杯碎的时候有一片碎片溅起来狠狠的咬进她的小腿里。直到出了包厢她才发现伤口正在火辣辣的渗着血。被摸过的皮肤一阵一阵的泛着鸡皮疙瘩,一股恶心感强烈的涌上来。

  她哪里经受过这些呢,宁愿吃苦受累也不忍受任何的侮辱践踏是楚晗这几年的生活准则,所以哪怕日子过的那般清苦难熬她也始终不曾向谁低过头,而如今,被一个几乎快与自己父亲一样大的人轻薄纵然她万分忍耐又怎么能输了自己的底线呢。所以,虽然会丢了工作错过母亲的手术费,楚晗心里也是没什么后悔的。钱,毕竟还能再赚。如果尊严丢了,就再难找回了。

  江北辰从楼上下来本想抽颗烟解解乏,刚才被那些大客户一杯一杯的敬,此刻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衬衫的领口松松的开着,抬手漫不经心的扒扒头发,一只手刚打着火,就看到巨大的玻璃窗上映出的身影,依旧是那抹淡蓝色。高跟鞋敲打在大理石地面的声音格外清晰,一下一下敲打在他的心上,就连心跳,也随着脚步声快了起来。当那抹身影越来越近时,江北辰才突然明白原来在大堂看到的身影不是幻觉,真的是她。

  洗手间在一排玻璃窗的尽头,江北辰倚在身后的柱子上抬手看了眼表,已经五分钟了,里面的人却还迟迟没出来。

  等待,还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楚晗赤脚冲掉顺着脚踝淌下的血,想把扎进皮肤里的的碎片拔出来,可是奈何扎的太深了,试过几次,不但没成功,却痛的连冷汗都出来了。就连打扫的大妈都劝她,小姑娘还是去医院吧这搞不好要感染的。

  她咬着下唇把张总安达郑凯赵德等人在心里践踏了一万遍,想着直接离开酒店去医院算了。反正自己这个样子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