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八章
  市委大院东楼的小二层里,郑玉坤正一脸震惊的看着郑凯。

  “辞职了?为什么?”

  郑凯吊儿郎当的耸了耸肩,语调轻松。“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知道我们的计划了吧”

  “你给我严肃点!”郑玉坤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睛瞪的老大“那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是你手底下的人不老实,至于被人开了瓢?啊?我告诉你,一旦楚晗撤出这个项目你要是在闹出了什么乱子意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郑凯扯着一边的嘴角慢条斯理的吹开茶叶末,一脸的平静,“您这么生气到底是因为我失败了还是怕我输给江北辰影响您高升啊?当年您老暗里把楚林元害成那副样子现在极力拉扯她女儿淌这趟浑水,是怕他老人家地下有知来半夜骚扰你吧?”

  “你混蛋!”郑玉坤愤怒的抬手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更多的,是被郑凯说中的恼羞成怒。

  郑凯舔了舔嘴角的血,一改之前不正经的态度。严肃异常。

  “您怎么做我管不着,但是我和江北辰的争斗决不需要利用一个女人当筹码,只是身为儿子的提醒你一句,可别争的太多再把自己赔进去。”

  上了车关上门看见反光镜里的自己,郑凯忽的愣住了。刚才在楼上与自己的父亲分庭抗礼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与其说利用楚晗,倒不如说是郑凯更愿意用另一种方式赢得和江北辰的这场战争,比如说,占有她。

  郑玉坤在郑凯走了之后,平复了好久才让自己并不年轻的身体停止颤抖。此时此刻这个年过半百的人,已经为了权势和利益变的没有丝毫理智与感情。拿起桌上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拨了几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响起一声低低的男性嗓音。

  “你要开始准备属于你的工作了,记住,务必准确。”

  “我知道了。”电话那端的人说完这四个字之后,两人可以称得上是果断的,同时挂断了电话。

  ————————————————————

  江北辰已经在江南承的办公室赖了一个小时了。任他是如何恳求利诱,江部长始终保持在自己的桌前看文件的姿势不曾动过。

  江北辰实在是等的急了,干脆直接坐在江南承的办公桌上用手机大声的公放起自己微信里一众美女在深夜里发给他的语音消息。

  江南承计算着时候,估计把这个小祖宗的耐性磨得差不多了才扣上手中的笔。

  “说吧,什么事儿。”

  江北辰一下子从桌上窜下来,面色正经,言简意赅。“我要批文。”

  “不给。”江南承也简洁明了的回了他,无框眼镜背后一双温润的眼睛满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不给不行。”江北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干脆耍起了无赖。

  江南承伸手取过面前架子上底层的蓝色文件,慢悠悠的开口。“老三,你为什么一定要跟郑凯竞争这个项目啊,就算是对咱家老爷子有点帮助,可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孝顺了?恩?”

  江北辰有一下没一下戳着茶杯盖,漫不经心。“就是想跟郑玉坤斗一斗,看看那条老毒蛇长进了没有。”

  “你胡闹!”江南承啪的一声合上了文件。原本儒雅的面容也带了些许愠色,“拿这话糊弄糊弄老头也就罢了,还蒙到我这儿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当年那件事儿还是我告诉你的。”

  江北辰见自家的哥哥一语道破自己的意图,也不再遮掩,原本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收敛起来换上些许冷漠凌厉。双手微微支撑着自己身体向前倾,与江南承对视着。

  “四哥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我。这批文,你到底给,还是不给。”

  江南承微微叹了一口气向身后靠了靠,拿起桌上刚刚签好蓝色文件拍在江北辰的身上。

  “快滚吧。”

  江南承,江家的老二,现任高新技术部部长,今天是光能计划竞标的最后一天,市里把原本属于江北辰的批文给了郑凯,这明摆着是要给他脸色看。可江北辰是谁?被江家宠上了的皇太子,这天底下,就没有他想要却又得不到的。

  江南承是一早就知道这事儿的,所以在很长时间以前就私下里运作给这个弟弟又批下了个准许。他心里再明白不过,江老三,一定是会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弄郑家一把。无关权势争夺,只为些许心安。

  江家的人,在这四九城里最声名显赫的,除了名声,还有长情。

  ————————————————————————

  楚晗站在医生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这张诊断书,手脚冰凉。

  原本和褚唯愿一起说好去人力资源市场找找新工作的,刚投出了几份简历还没等跟招聘人员交流,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她想不通母亲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之前不是说用药物控制住了吗?

  作为楚妈妈的的主治医生,梁大夫十分同情这个女孩子。正好的年纪本该是享受自己青春和家庭幸福最好的时候,现在却更多了一层重担。

  楚妈妈的最近一次的诊断结果是,淋巴癌,三期。

  之前楚晗把积攒下来所有的钱都用来给楚母做化疗了,加上褚唯愿送来的各种补药,没想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