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十章
  设计院的工作并不轻松,不少新人想借一些项目让自己在这个圈子里立足,所以交上来的设计稿也是五花八门。楚晗为了能够多和母亲在一起更好的照顾她,把图纸抱到医院来做。趁着楚妈妈沉睡的空档躲到家属休息的长椅上修改那些永远不会署上她名字的图纸。然后在赶到设计院在人家下班之前交回去。几天下来,虽说薪酬不少,可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原本就纤瘦的身体看上去更加脆弱。

  今天下午她抱着厚厚的一叠图纸从地铁里挤出来又赶去交,地铁站离设计院还有一段距离,楚晗走这一路总感觉有人跟在她后面,可是每次回头的时候却又什么也看不见。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有人,在跟踪她。

  卫葶下了车四下张望了一会才款款走进这家咖啡店。一个男人在盆栽后面冲她微微挥了挥手。

  "让你查的事儿清楚了么?"

  "在这儿。"男人递给她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

  "那天晚上的人是楚晗,楚林元的女儿。"

  卫葶微微蹙眉"楚林元是谁?"

  对面的男人呷了一口咖啡,不禁为卫葶的愚拙感到遗憾。这样的智商和眼光还妄图做江家的儿媳?真是笑话。

  可是没办法,拿人钱财,予人做事。男人还是开口解释道"楚林元早先是和江北辰的父亲江振国共同搭班子的B市市长,后来因为一个项目受了贿导致了场重大事故,还没来的及被调查就畏罪自杀了。"

  "那这么说,楚晗也是他们那个院儿里的人了?"卫葶不安的推了推脸上的超大号墨镜。

  "对,三年前她爸爸死了之后就搬出去了,她和江北辰当时还是恋人的关系。俩人在一起六年,后来她带着她妈妈搬走之后两个人就再没什么联系了,这里面就是她这几年的资料。"

  卫葶捏着手里厚厚的一打,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给你的。"

  "谢谢卫小姐。"

  "哎。"卫葶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信封"你要懂规矩,拿了这钱,这嘴可就得闭严了。"

  "那是那是,我们也是靠信誉吃饭的。"男人点头哈腰的拿了钱承诺着。

  "行了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走吧。"卫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看着这一叠资料,心里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威胁感。

  她不怕江北辰单身,不怕江北辰薄情,她一直相信凭借自己的本事一定能攻下这颗极品钻石,只是她把一切的可能都算在自己的课程里,唯独忘记了他会有过去。一个任外界如何影响都无法忘记的过去。她怕,他还有爱人。

  看着纸上楚晗的一寸照片,卫葶突然冒出了一个极其恶毒的想法。

  ——————————————————————

  楚晗与同事交完图纸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本该是回去医院的,可是楚妈妈打住院就念叨着想要家里的生活用具,她想着设计院离家近,不如直接回去拿了明天一早再回去。

  公交和地铁早就没了,街道上偶尔有呼啸而过的私家车将空气中打上更加凛冽的味道。她在寒风中裹了裹外套,最终还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夜色里,她白净的脸上透着浓浓的疲惫。光洁的额头轻轻的抵着车窗怔怔的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心下一片动荡。

  今天一进办公室,她就看到桌上放着一束百合,娇嫩欲滴的散发着动人的芳香。花间夹着一张淡蓝色的卡片,有些狂乱的字体上分明写着郑凯的大名,同屋的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暧昧不明。随即就接到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只是向她表达了那天的歉意,对于让她辞职的事表示十分内疚,在无其他。

  楚晗明白,这才是棘手的地方。他与自己从不相识,却从不以陌生人该有的礼遇对待她,今早的一捧花一通电话已然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如果郑凯的目的真的是他,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虽是过去她遭予岁月重伤一场,可还是不愿看到旧人与罹难重逢。

  二十分钟的车程,司机到了地方,巷子口却不知被谁用了一堆水泥砖头拦住,车怎么也拐不进去,只好无奈的付了钱下车。临走时,司机还好心的提醒道

  "小姑娘,一个人走好危险的,还是叫人下来接你吧。"

  楚晗弯身礼貌的与司机道了谢,看了看漆黑的巷子,纤弱的身影转身没入其中。

  哪里还能有人来接她呢。其实她也不是不害怕的,附近的居民一旦天黑,是从不出门的,就算有什么事要办也都有人陪着。楚晗紧张的望了望巷子,柔婉疲倦的神色被一丝恐惧所替代,还是咬咬牙狠心走了进去。

  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