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十二章
  看着抽血的软管源源不断的流淌过鲜红的血液,江北辰靠在软软的沙发里用另一只手撑着太阳穴,思绪忽然被拉扯的很远。

  六年前的夏天,江北辰要去美国留学的前夜,一众发小借着欢送之名饮够闹够之后,他与战骋纪湛东他们一起上了高速飙车。

  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玩起来更是不顾旁人,谁知快要结束时才发现车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忽然失灵。江北辰为了不伤及其他几人尽量减速打了转向直挺挺的撞在了护栏上。

  好在车子性能极其高,安全气囊弹出来最大的给予他保护。也是上天庇佑,让原本该随着惯性葬身火海的江北辰活了下来。只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几个哥们儿把人送到医院的时候,情况已经十分危险。闻信而来的江母哭得不成样子,江父得知此事后也从B省乘直升机赶来。江老爷子更是亲自坐镇医院守着孙子。

  一时间,整个圈子里的人几乎都被惊动了。

  陈儒颂是江老爷子曾经的私人医生,这次亲自出任江北辰的主刀医生。可是因为失血太多,血型特殊,就连血库的备用量都被用完了,更来不及从别的地方调。

  正当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楚晗出现了。

  当时19岁的她没有犹豫的走进医院站在众人间,却没看任何人。只是对着陈儒颂坚定的说

  "我是和他一样的血型,抽我的吧。"

  那一刻的她,是从未有过的耀眼和光华。美丽,干净,坚定。

  在座的无论是江老爷子还是江父江母,都被震惊了。他们也从未想过,向来与他们不睦的楚家,竟然站在这里朗声不卑不亢的说着这样的话。

  江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来,与她面对面站着,沉声问道

  "丫头,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想好了?"

  楚晗微微一笑,也回道"想好了。"

  整整800CC,超出女子输血极限的近两倍。就连为她抽血的护士都忍不住心惊肉跳的劝她"小姑娘,不能再抽了,身体吃不消的呀。"

  可是坐在那里的女子只是轻轻的摇头,白净清秀的脸上丝毫没有惧意。

  一旁的江母纵是再担心儿子也有些不安起来。

  "小晗,别再抽了,阿姨看着心里不落忍啊!你说这要是你爸爸妈妈知道了,该多心疼。"

  楚晗回过头,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飘渺。

  "阿姨,如果江北辰活不过来,我做这些就更没意义了不是么?"

  这一句话,任是谁都明了了。楚家的女儿楚晗,对江家的幺孙,动了心。是甚至能豁出命的动心。

  手术整整十小时,楚晗的手臂被一次一次的扎进尖细的针头,直到最后两边的臂弯都乌青了才从手术室里传出成功的消息。

  江北辰醒来的时候,是一个下午。阳光刚好从窗里洒进来,镀进一室温暖。

  他稍稍偏头,就看到她俯在床边纤细的背影和两条扎的乌青的手臂。

  努力的伸着手指想触碰她,可是只碰到她柔软的长发和因发落而露出的精致苍白的脸。睫毛微微颤动,楚晗感觉身旁的人在动,一下子惊醒恰好对上那人狭长漆黑的眼眸。

  她忽然哭了起来,日日夜夜期盼的人,她不惜用自己去交换的人,终于醒了。

  那一个下午,江北辰的病房里来过一拨又一拨的人,关心慰问,鲜花果实。

  那么多的人来往,那么多的礼物相送。在他眼里,其实都不及床边少女那一抹背影和来不及擦去的两行清泪。

  也是从那个时候,他和这个女孩子开始了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褚穆推门进来的时候,江北辰刚刚抽完第一袋坐在软卧里闭眼缓解眩晕。

  "清楚了么?"

  "清了,不是郑凯干的。是那片小区里的几个混混。"

  "今天那仨人赌输了钱想找个人发泄,本来是要强个足疗屋里的按摩女,没料到碰上楚晗下班回家,就大着胆子把人劫了,就是给你打电话那时候。"

  江北辰睁开眼神色有些晦暗不明,声音特别轻的问了句"然后呢?"

  褚穆动了动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那样的事是他用什么样的词语都无法躲避的。

  "没做成。她肚子上的伤是自己捅的,估计是想自杀。身上的伤也是她反抗的时候打的。那几个人见她那架势也吓傻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