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二十一章
  今天是褚穆的最后一个单身之夜,明天他就要结婚了。一伙人趁着这个由头浩浩荡荡的起着哄要庆祝一把。

  纪珩东名下会所的顶层包厢里,整整开了三桌。男男女女的好不热闹。

  战骋一拍褚穆的大腿十分痛快的念叨“褚老大你丫儿倒是会赶,小爷我明天回队里这份子钱就省了啊。”

  “凭什么啊?份子钱不随那今天这顿你就请了吧。”

  “嘿你倒是不亏!”

  一桌的人一听战骋要请都嚷嚷着再加两瓶酒,在座的除了褚穆一个被冠已有妇之夫的名头没有女伴之外,剩下的几乎人人都搂着一个。江北辰旁边坐了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乖乖巧巧,看起来虽说美艳不及其他几人,但是那股青春朝气的劲头可是谁也赶不上的。都知道能来这的姑娘大抵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说话自然随意轻佻了些。

  纪珩东摸了最后一张牌在手里,冲着小姑娘吹了个哨“江三儿,这丫头是谁啊,卫葶那口你吃腻了?”

  话一出口,纪珩东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江北辰为了楚晗亲手封杀卫葶把人逼的毁了容是这圈子里人尽皆知的事儿,自己怎么久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江北辰倒是也不介意,抽出两张牌扔在桌上有些漫不经心的回“陈良善给我的,你喜欢就给你。”

  “别别别,你好不容易得意一个我哪能跟你抢啊?陈公子怎么想起来给你塞人了?他得罪你了?”

  江北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八成是怕我领了顾安安出来?”

  听完这话,明白江北辰和顾安安相亲那档子事儿的人都哈哈笑了起来。陈良善钟情顾安安,都快成为这伙人的笑柄了。一旁的小姑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最后一张牌被江北辰兜了底赢了个大满贯,几个人都嚷嚷着不服要和他拼酒。

  江北辰闲出一只手揽上女孩儿的腰,倒也不躲不赖“成啊,你们倒我喝。”整整三杯的龙舌兰未经任何调剂的就被端上了桌。

  江北辰伸出手拿起通透的酒杯向褚穆比了比“我这算庆祝你脱单吧。”,灯光下,他干净的手掌处还有两道明显的牙印子,随着他仰头喝酒的动作明晃晃的露了出来。

  “你等会儿,手上那印子是怎么弄的啊?”褚穆眯着眼睛看,看那口型可不像是他自己弄的。

  战骋闻言欠欠的探过头来看“哎真有嘿!江老三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呐,老实交代跟哪个美女弄狠了让人给咬了?”

  江北辰抬手看了看那两道牙印子,是那天楚晗咬他的时候留下来的,要是褚穆不提他都快不记得了,快有半个月了吧………他每天开车的时候能看到,洗澡的时候能看到,伸手揽别的女人的时候也能看到。

  还他妈真是碍眼。

  江北辰笑了笑四两拨千斤的避开这个问题“都知道你还问什么,你要是也想要下次让盛曦妹妹给你来一个就是了。”

  战骋现在一提盛曦就像拔了毛的藏獒,再凶也像个逗逼,于是梗了梗脖子也就不再吱声了。有人嫌江少这么喝不过瘾,干脆提了议让他喂旁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小心的看了看站在灯下的男人,精致挺拔。眼神里多了些期待。

  谁知江北辰竟然随意的点头应了“行啊,你们尽兴就好。”说完就旋步走向那个女孩子。

  “介意这种方式吗?”,他低头看着面色如花的女孩儿,语气温柔。

  女孩大概是被他看的有些怔,只是傻傻的摇了摇头。

  江北辰见她这反应笑的更开心,低头啜了一口酒就邪邪的向女孩儿嘴里渡过去。屋子里一下响起了哄笑口哨声,不绝于耳。

  唯独褚穆,战骋,纪珩东他们三个不见了笑意。他们太了解江北辰了,尤其是在男女这方面江北辰是有洁癖的,虽说也不是什么素和尚,但是他不是什么人都碰的。更何况像今天这样只为了满足别人就去亲吻一个才见面几个小时的人。以往在江少眼里,他要是不愿意做的事情,谁说都没用。

  他们也都知道江北辰从医院回来之后,虽无什么太大的情绪,但是整个人都变的开始随意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无关紧要也没什么能让他放在心上,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每天与众人夜场到凌晨然后在飙车回家,看似快活的不得了,其实,那却是他一种自我放逐的状态。就像现在这样。

  江北辰吻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女孩因兴奋或是恐惧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睫毛一动一动的眨着,口腔里不断有温热的酒液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