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三十一章
  车几乎是鸣叫着停下的,惊的司机出了一头一脸的冷汗。

  楚晗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弄得躲闪不及跌在了地上。

  司机惊惧的朝地上的人骂道"要死啊!跑这么急!"

  沈为弈探过头往外瞧了一眼,心虚的顶了一句"好像是。。楚小姐。。。"

  "我/操!"这回轮着江北辰不淡定了,可以称的上是慌张的从后座开门下去。

  楚晗的膝盖处赫然一大片擦伤,她哪里顾得上这些,撑着身体努力起来连看都不看车里的几个人再度往路边跑去。

  江北辰看着她神色焦急的样子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十分恼怒"你干什么去?命都不要了!!"

  楚晗被迫回了身盯着眼前这张皱眉的脸,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睫毛忽闪忽闪的眨了眨,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江北辰。。。我妈妈不行了。。。"

  这种时候,人的情感总是会战胜理智下意识的寻找自己最依赖的人,当他出现的那一刻,自己则会卸掉所有的防备。

  而楚晗不得不承认在她的世界里,江北辰就是这样一个人。

  江北辰也没想到事情是这样,伸手把哭得厉害的人按在自己胸前一下一下的拍,低低的安慰着

  "别怕,我带你去医院。"

  转而对司机吩咐,去医院,最快的速度。

  其实江北辰明白,可能沈曦和的生命怕是真的要到尽头了。他无法欺骗楚晗告诉她一切会好的,告诉她其实没事儿。当事实□的呈现在面前,那是一种任你如何躲避都无法抛开的无力和恐慌感。

  他江北辰能做的,就是陪在楚晗身边,给她需要的一切,哪怕她觉得那不重要。

  车内的气压很低,司机和沈为弈都知道这个时候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楚晗整整一路上,手心冰凉,强抑制自己的眼泪却还是忍不住簌簌落下。江北辰把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试图用自己的温度给她一丝暖意。

  整整将近半小时的路程缩短了一半,到达医院的时候车还没停稳,楚晗就跑了下去。身后紧跟着江北辰。

  陈儒颂看着仪器上越来越微弱的生命体征,摘下口罩做了自己这一辈子最难开口的决定"我们尽力了。。。"

  在场的医护人员也纷纷低头,作为一个晚期淋巴癌的患者,他们的确尽力了。

  整整比预期多出几个月的生命也让沈曦和的精神状态走到了极限,现在她仅仅凭着氧气罩下最后的氧气维持着,她想,她得见女儿最后一面,说完自己一直没说的话。

  楚晗一路奔跑到病房,陈儒颂正好领了人出来。

  她慌忙捉住陈儒颂的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祈求"陈医生!妈妈她怎么样?"

  陈儒颂缓慢的摇了摇头"这是她的极限了,进去看她最后一面吧,她一直在等你。"

  楚晗突然发出一种近乎哀号的声音,那是痛的极了才会有的绝望。

  "妈妈。。。"

  看着楚晗身后不发一言的江北辰,陈儒颂才敢说出那句话。

  "帮她准备后事吧。。。"

  江北辰一下闭上了眼,喉结在颈间动了动,最害怕的事,还是来了。

  沈曦和看着床前跪在地上的女儿,心中满是不舍。

  岁月侵蚀着让她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华,可是眉间对女儿的温柔,却也还是丝毫不减。

  "囡囡。。别哭。。,妈妈就要走了,给妈妈笑一下,让我记得我女儿有多漂亮。"

  楚晗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拼命的摇头

  "妈妈。。你别走好不好?我一个人不行的。。。"

  "囡囡啊,"沈曦和伸出瘦弱的手努力的摸了摸楚晗柔软的发顶,苍白的脸上带着自豪的笑意

  "我的小楚晗一眨眼长了这么大呢。。。如今你舍不得我,我又如何舍得呢?你是我从怀里带到大的宝贝啊。。。"

  "你爸爸走的时候我真的想就这么跟他一起走了,可是我还有你啊,我怎么能扔下我的女儿不管呢,我的囡囡我再了解不过了,我在,你就有一个家。可是囡囡啊,人,总归逃不过生老病死的。妈妈的命数到了,这就是人生,是你用任何方式都挽回不了的。"

  "所以啊,囡囡,让妈妈安心的走好不好?你尽力了,我也尽力了。这就是安心,你这三年从来就没有快乐过,妈妈心疼啊。。。。"

  沈曦和的眼角两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