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三十三章
  沈曦和的葬礼是在两天后举行的。整个过程都只有楚晗一个人作为亲属送行。没有仪式没有吊唁,仅仅是把骨灰敛好送到墓园下葬。过程简单的让人心里难受。

  闻信而来的战骋和纪珩东把车停在公墓外侧的停车场,和江北辰靠在车前盖儿上抽烟。

  "褚老大说了,老板出访他身在异乡不能亲临,派了远在法国的褚唯愿回来估摸着今晚上就能到,他对于此事表示沉痛哀悼的同时也希望你自强不息千万保重。"战骋带着个墨镜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朝楚晗那边探了探头意有所指的问"她怎么样?情绪还好么?"

  "不怎么样。"江北辰苦着脸盯着那个小小的瘦弱的身影"那天晚上差点自杀,要不是我手快估计丫儿就下去了。"

  纪珩东若有所思的玩儿着手里的车钥匙"那你也不能就这么办吧,你家老太太找你两天了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估计是听着什么信儿了。"

  "再说吧,她现在这样我根本不敢离开,等过一段我带她回去和老太太摊牌。"

  "那郑凯那事儿你说了没有?"

  江北辰舔着嘴角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来得及,找机会吧。"

  战骋和纪珩东对视一眼极其有默契的拍了拍江北辰的肩膀。

  "兄弟,千万保重吧。"

  楚晗和江北辰这俩人的路,走的从来就不是顺风顺水,何况是面对这种一辈子的事儿。

  阳光正好。

  楚晗站在洁白的墓碑前看着沈曦和楚林元的照片被阳光打上一层金黄,温暖和煦。

  她静静的立在那里,缓缓对着逝去的人道出了压在心底里最深的秘密。

  "爸爸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以为我离开他就能逼迫自己选择一个无关于他的生活,可是。。。他再出现我面前的时候我所有的克制忍耐和原则就都不见了。。。所以我选择和他在一起,我知道我不孝顺没能做一个好女儿,爸爸妈妈你们原谅我好不好?"

  "他对我那么好。。。好到我今生都无以为报。。。那是我爱了所有青春的人啊。。。我怎么能对他的珍惜视而不见呢?妈妈,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珍惜自己好好的活着,我会努力给自己幸福,你和爸爸祝福我吧。。。"

  空旷的墓地里楚晗喃喃的说着,像是要对着爸爸妈妈说尽心里的委屈和愧疚。将手里的雏菊放在碑前,对着曾经把她视若掌上明珠的双亲,鞠了三个躬。那是她的歉疚,留恋,和承诺。

  歉父母之恩,恋父母之情,诺今后之日。

  远远地瞧见楚晗从里面往出走。三人都姿势一致的掐了手里的烟直起身子。

  纪珩东抢在江北辰的前头抱了抱楚晗,眉目间带着些从未有过的收敛。

  "楚妹妹,节哀顺变。有事儿你就来找四哥,四哥保证比妈都好使。"

  战骋扯着纪珩东的领子把人拎开,也安慰的抱了抱楚晗。这个从小与他们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却经历了他们谁都未曾经历过的事情,也算得上是饱尝辛酸荣辱。与对褚唯愿的娇纵不同,他们几个对楚晗更多的,是怜惜。

  "楚晗,以后什么事儿有我们给你顶着,咱妈已经去那边了你也别太难过,人早晚都有这么一天。"

  楚晗默默的点了点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俩人还是很感激的。

  "谢谢你,战骋哥。"

  "行了你俩办事儿去吧。"江北辰瞅着那俩不排除为了占便宜的货出声撵人。紧了紧楚晗身上风衣的扣子,伸手打开自己一侧的车门。"你上车,我们先走。"

  老话说,亲人入葬莫回头。

  战骋瞧着江北辰的车走远了,才打开后备箱拿出整整三盘子炮仗一字排开。里面的火药都不同于市面上卖的,那是战骋在大队里弄的真家伙。

  当小辈儿的给老人送个响,这是规矩。震天的响声崩了一地的红纸和硝烟,连墓地的老板都给惊动了。

  这里葬的非富即贵,老板赵啸自然也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对着四九城里的这些个权贵早就门儿清。如今听见这炮仗阵势就知道来人不善。

  "战二爷,纪四爷,这是什么风把您二位吹过来了?"

  纪珩东挥了挥面前的白烟,冲着那头的老板比了个手势"你过来!"

  "哎!"赵啸匆匆从那头走过来"有什么事儿您吩咐!"

  纪珩东斜斜的靠在车门子上慢悠悠的开口。"我俩有个舅妈,生来就爱干净,今儿个葬在你这儿以后你找个人给伺候好了,别像其他那些个沾了灰落了雨的,看着就闹。"

  "成!您二位放心!我一准儿安排好,让咱舅妈住的舒服。不知是哪一座?"

  战骋伸手指了指"那边,东区第二个。"

  赵啸瞄了瞄,疑惑的问"那不是。。。。"

  纪珩东挑了眉毛凉凉的问回去"是什么?我家的亲戚没听说过你还熟啊。"

  赵啸心下多了几分明白。楚林元虽然当年自杀但也是按照同等规格入了葬,这些年除了楚晗偶尔来看过基本没什么亲人,今儿个这两位爷放了话找人照看,估计就是这楚家,又要翻了牌。当下也不敢再多问,忙找人收拾去了。

  战骋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的问"你说,他俩这回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