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情战 > 第三十八章
  楚晗到达设计院的时候,郑凯的车已经停在楼下了。一大早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其实楚晗还是很意外的。原本是想拒绝可是郑凯的话实在太容易让人产生想法。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亲死亡的的真相吗?”

  就这一句话,楚晗即将出口的不字被她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一只手也停顿在公寓大门的把上,“你说时间地点。”

  “我就在你公司楼下,你到了再说吧。”

  一路上,楚晗都在不自觉的思考着郑凯到底要和自己说些什么,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她也隐隐的有些迫切的想要和郑凯见这一面。

  郑凯远远的见楚晗从那边走过来,娉婷的身影在这个盛夏里美好的如同一幅画,只是好可惜,她不属于自己。烦躁的伸出车窗灭了烟郑凯深吸一口气下了车去。

  今天这场见面是郑凯做的最后一个决定,事关生死。一个郑家和江家决斗的重要机会竟被他硬生生的赌在一个女人身上,自己还真是,荒唐。可是没办法,谁让他认准了她呢?

  相隔十步左右,楚晗和郑凯保持着恰到好处不远不近的距离,礼貌且疏远。

  “到底什么事儿你说吧。”

  郑凯也是万花丛中过的男人,一眼就能瞧出楚晗那种和江北辰在一起的气息。不禁心里更加阴郁了几分。“总不能这么站着说吧,说你父亲的事儿还这么对我?你还真是好没诚意。”

  楚晗转过头望了望设计院对面的一家咖啡店,随手一指。“那就去这儿吧。”

  郑凯耸耸肩一副由着你的样子,“好。”旋步跟着楚晗前后走了进去。

  正值早上上班的时间,不少来来往往的白领打着哈欠走进店里买上一杯热热的咖啡再匆匆离去,看上去还带了一些喧嚣忙碌的味道。

  楚晗和郑凯就这么格格不入的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里,彼此面面相觑。楚晗捧着上来的热拿铁温了温冰凉的手指,才抬起头正视面前的男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郑凯不咸不淡的喝了一口面前的褐色的液体,才缓缓开口。“你就对你的救命恩人这种态度?好歹咱俩也算是认识一场,总不急着一会吧。”

  楚晗知道郑凯这是跟自己打太极,稳了稳自己的心绪往身后的沙发上靠了过去,柔和的小脸上甚至带着好脾气的笑。

  “那你慢慢喝,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对待郑凯这种人,最忌焦躁。

  郑凯也忽然没了兴致搁下手中的杯子,开始了自己今天最大的战役。

  “你爸当年的自杀,和江家有很大的关系。”

  楚晗把耳畔过的头发轻轻别在脑后,语气忽然冷淡下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当年江北辰的父亲同一个班子后来楚林元因江振国举报被查的事情谁都知道,可是父亲畏罪自杀却也是事实。这是楚晗和江北辰之间最大的隔阂,也是两个人努力想要搁置忽略事情。如今被郑凯这样轻松的提起,任是谁都不禁会皱了眉头。

  郑凯轻松的也往身后靠了靠,“可能我的意思你没听懂,我是说,你父亲自杀是江家递的刀。”

  轰隆一声,郑凯的话让楚晗的大脑里像是霹雳过一道晴空闪电让她无法反应。因为这个结果,是楚晗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一时她也有些忡怔,“你的意思是……我爸爸的自杀其实是……是江家逼的?”

  郑凯十分赞叹的拍了拍手掌,为她的聪明。楚晗不相信,继而追问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爸现在的样子,他因为江北辰现在已经被调查组隔离了,和你爸的情况简直太像了不是吗?他这么狠的至我于死地我当然也要让他不好过。”

  江北辰查出郑玉坤在项目上的巨大亏空收受贿赂的帐目,已经被递上去了。上面派人来查证据确凿,郑玉坤理所当然的就这么进了隔离室,连带着郑凯的安达集团都一起接受全部清查。这些年父子俩私相授受了不少东西,自然也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如今江北辰在这么个时候摆了郑家一遭,楚晗是有理由相信郑凯的目的的。

  郑凯见他此行的目的成功了一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