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唐门小姐的江湖游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临阵背叛
  为等父亲回归,易子枭并未离开太远,只让队伍驻扎在附近的林子里。是以唐倾墨很快就找到了他,让身边两名护卫暂时隐蔽,她独自朝青龙阵营走去。

  突然看见一名女子孤身出现,藏剑山庄的弟子们都有些警惕。

  但易子枭脸上的表情却是惊讶的,“墨墨,你怎么只身来此?”

  唐倾墨对他粲然一笑,答得无比自然,“我来找我的盟友,还需要带很多人吗?”

  她这般大方坦率,对他全情信任,倒让易子枭不由自主生出几分愧疚来。

  但倾墨此时却完全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直接就和盘托出道:“我在路上遇到了点麻烦,勇义白虎将我们拦住,要求单挑比武,对方的神兵很厉害,我身边无人能敌,无奈之下只好来找你了。”

  易子枭静静地听完,心知这并不是一个无理的请求,于他而言甚至简单得有点过分。若换做从前,他定然毫不犹豫就会随她前去,哪怕他们不是盟友。

  可是,一想到她信誓旦旦地同自己结盟,转身却又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他心中就如撕裂一般。来倩倩说得没错,他不能总是对她予取予求,这样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重要,永远都不会在乎他的心思。

  狠了狠心,他硬下心肠对她说道:“我可以帮你,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请求。”

  倾墨虽然讶异他竟会提出交换条件,但想想盟友之间本就该互相帮助,便天真地点点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你当然能做到,就看你愿不愿意了。”易子枭声音沉沉的。

  倾墨微有茫然地看着他,既然是她能做到的事情,那一定要现在提出吗?

  易子枭深吸口气,一字一顿道:“不管他现在是南宫凉还是萧君祈,我只要你答应,不再同那个男人继续来往!”

  什么?倾墨睁大了眼睛,完全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心中有些生气,她蹙眉反驳道:“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要我答应。”

  虽有预料她大概会拒绝,但亲耳听她这般无情地说出口,却还是让易子枭心寒至极。在她眼里,自己到底算什么呢?一厢情愿的追求者,还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便宜道具?

  他为了她不惜同父亲翻脸,同盟友决裂,甚至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至高权力。可她呢?她怎么就能这么心安理得地一边享受他的付出,一边又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末了再给他来一句“你无权过问”?!

  呵呵,他是无权要她答应他的条件,但他却有权决定要不要再帮她的忙。

  “既然你拒绝条件,那么我们的盟约便也算到此为止了。”易子枭冷冷道。

  唐倾墨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想从那里面看出一丝玩笑意味来。然而没有,那双鹰隼一般的深眸恢复了往常的锐利和凛然,丝毫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所以他是真的要背弃她了?就在这十万火急的关键时候,他亲手打破他们之前的约定,打算眼睁睁看她陷于水火之中?

  “易子枭!”唐倾墨努力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复下胸口翻腾不止的气息,冰冷的眸光盯着他一瞬不瞬,“我后悔,今日才认清你;我庆幸,今日终看清你!”

  毫不留情地掷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地拂袖离去。

  易子枭怔怔地看着眼前那道冷冽背影,心中的痛楚非但没有减轻,反倒伤得更重。

  他何曾想过要背弃她,他想要的不过是她的一句承诺而已,哪怕是骗他也好、敷衍也罢,至少让他还有继续盲目下去的理由,也给为了她而损失惨重的藏剑山庄一个交代。

  毕竟,他是藏剑山庄的少庄主啊!

  当着手下这么多弟子的面,他只想让众人知道自己的诸般牺牲不是场笑话,那个他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值得他如此,可她竟连这一点尊严都不屑给他。

  总是像雄鹰一样明亮的双眸瞬间黯淡下来,易子枭一拳砸在身前粗糙的树干上,却对指间涌出的鲜血视若无睹。他唇角的笑苦涩到凄凉,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说道:“唐倾墨,你是当真要把我的骄傲全部碾碎了踩在脚下,才善罢甘休吗?”

  四下里一片寂静,连满地的草木都消磨了声音。

  良久,一道喑哑的嗓音才缓缓打破宁静,“走吧。”

  左右立刻有人应道:“少庄主?”

  “既然我已背弃了灵犀火凤,我不想再背弃她。”易子枭抬起头来,眼神已然重归清明,“我们去会会白虎。”

  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女子虽然对他无情,可他堂堂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岂能真的对她无义?

  但左右的侍从神色却皆有纠结,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告诉他道:“少庄主,其实……我们并没有背弃灵犀阁。”

  “什么?”易子枭如遭当头一棒!

  就在此时,突然有传信云雀朝此飞来,雀足上系着的是绯红的轻帛——这是灵犀火凤的标志。

  立刻有人捉了云雀揭下帛书,一览之后总结汇报道:“火凤有难,单家的杀神截住了她们,青龙需即刻赶往支援。”

  易子枭忽然感到一阵可笑,原来爹早就安排计划好了一切,从头到尾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都是他。

  “少庄主,请履行盟约。”数名弟子齐声提醒道。

  易子枭嘲讽地看着他们,语气平静地问道:“若我不肯去呢?你们可有把握对付那个杀人魔?”

  那位捉了云雀的年长弟子目光蓦地一冷,“庄主有令,若少庄主不从,便优先攻击唐门黑麟。”

  ……

  唐倾墨走出林子时,忽然听见天空传来战报:“灵犀火凤,四十七人!”

  心里暗暗一惊,灵犀阁怎会这么快就损失了三十来人?而且对手并没有报出,说明人员无损。她是亲身见识过灵犀阁威力的,能毫发无伤破了那些女人的攻防大阵,对方得有怎样恐怖的实力!总不会再来一个王珊珊吧?

  自从流风玄武战败,战场上就一直被一股阴影笼罩着,令人毛骨悚然。她猜不出这阴影来自于哪一方,又可能存在于好几方,这让她感觉非常不安。原本还有藏剑这个强大盟友可以给她一份依靠,但是现在,她又再度一无所有了。

  算了,算了,求人不如求己,不远处还有许多弟子在等她,他们才是她唯一可以依靠和信赖的力量。

  倾墨努力定了定神,抛去之前遭受背叛的痛心,昂起首坚定地朝自己的阵营走去。

  勇义堂主李霸刀见她还是只带着两名侍卫回来,心里不禁有些失望,看来藏剑易庄主还是信守了对朱砂的承诺。不过既然唐门黑麟没有帮手,于他而言则是一个大好的猎物,单凭鲛鲨便能制住对方,并且助己方提振士气,一举两得。

  他故作不知地问道:“唐姑娘怎么自个回来了?莫不是没找着你的盟友?”

  唐倾墨略有疲倦地回望向他,眼神却如看开般一片坦然,“我们没有盟友了。”

  李霸刀的嘴角浮现笑意,刚想借对方意志消沉之时趁机发难,然而他的耳朵却又听见另一道清冷的声音——

  “谁说她没有盟友。”

  倾墨听着这熟悉的嗓音,脑袋先是一呆,但随后就是一喜,她转头寻向那个声音的所在,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影子。

  周遭的气温忽然低了一些,头顶似有冷风划过,无人察觉到有陌生气息逼近,但唐倾墨身边却突然站了一个人。

  宛若天人的蓝衣少主微微侧首,对身边女子温柔一笑,连他身上的冷香仿佛都暖了几分。

  眼底的寒冰如春雪初融,他声音轻浅,却含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我来做你的盟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