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绝世神豪系统 > 第六百零七章事件终了
  不去理会装比如风,长伴吾身的林天,老王低头看了一眼跪卧在地的铁鹰,良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浑浊却又精明的眼睛里流下了两行清澈的泪滴。

  林天有些好奇,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过七十的老人为什么会流下眼泪,只是,没等林天发问,老王头接下来的动作便直接告诉了林天是为什么。

  只见,老王头落泪的同时,浑身颤抖的伸出双手,抬头仰望着天空,梗咽道:“老友啊!你可以瞑目了!”

  听到这句话,林天想起来老王之前口中所说的人物背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铁鹰的师傅应该和老王头是好哥们,而且看目前老王头流露出的感情,额,好吧,好基友,一辈子…

  “那个…这货怎么办?”林天实在是不想打断老王头的感情自然流露,但在这么托下去,尼玛,半个章节没有了!/抠鼻…

  老王这才想起来,这会儿去悼念老友确实有些不是时候。

  回头看了一眼被林天说这话,顺手踹了一脚的铁鹰,老王头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是怎么被这个孽障毒杀的,也想起了自己的那个侄女死状是如何的凄惨…

  想着想着,怒气便不断的上涌,俗话说的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我…!”

  老王头猛然举起了他那因为常年习武,老茧横生的手掌,而在老王头的脚下,便是铁鹰的头颅!这一掌要是落下去,不管这个铁鹰是如何的丧尽天良,但一顿牢狱之灾想来老王头是跑不掉的。

  林天见状心里一个激灵,眼看着老王头的这一掌就要落下去,赶忙伸出手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让开!”林天的声音大,老王头的声音比他还大,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吼出来的。

  林天见状哪敢放手,是,铁鹰固然该死,但这里是现代化的都市,可不是小说里替天行道,我行我素的武侠世界,这要是出了人命,自己还好,但老王头肯定是会惹到麻烦的啊!

  “你疯了?”

  “你放手!看我毙了这个畜生!”老王头的情绪很激动,红着眼睛叫道。

  林天一眼不发,但他的态度却说明了一切,只见林天气沉丹田,仿佛一个山峰一样牢牢的扣住老王头的手,扔老王头如何用力挣扎,却是徒劳无功。

  二人僵持了一会儿后,于是挣扎不过,又或许是累了,老王头终于冷静了很多,不过那也是相对而言,林天怕他一松手,老王头立马就会下手杀死铁鹰,故而手一直没没有松开。

  “你这一掌要是落下去,你是痛快了,可是你想过没有,这里可不是古代!惹上了人命官司,你的家人怎么办?朋友怎么办?”林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道。

  老王头的动作猛的一僵,停了下来,然后看着林天幽幽的说道:“我孜然一身,无牵无挂,你让我毙了这畜生,将来去了地府,我也和老友有个交代。”

  “……”

  林天愣了愣,尼玛,神特么的孜然一身…你老人家都那么大的岁数了,连个家人都没有?我去!这人生也太失败了吧!唉?不会是…

  想着想着,林天不由得将目光看向了老王头的下半身,还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哦~原来如此啊~

  尼玛!你了然个鬼啊!老王头无语,人老成精,老王头自然看出了林天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想去做解释,毕竟那是一段坎坷的婚姻…咳咳,好吧,就是娶了媳妇生了娃,然后他痴迷练武,媳妇就觉得他有点不务正业了,想要让老王头放弃,不过老王头也是倔强,三番两次之后,干脆,离婚吧!就这么着,一直到现在,他在也没有娶过,所以才会说自己孜然一身了无牵挂。

  但林天不知道啊!还以为老王头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好吧,就算林天是神医,但到了老王头这年纪,看这方面的事情,如果不上手,这么**的事情,林天也是看不好的,毕竟随着年纪的增大,这方面的状态也会变化的…额…貌似跑题了。

  不过,林天的话,也让老王头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之前他说他是孑然一身也没错,但如果说他没有家人,对家人没有感情,那就大错特错了,所以,在林天惊讶的目光中,老王头的力度逐渐减小,最终停止了挣扎后,颓废的一叹,道:“唉…你说吧,该怎么做?”

  林天见老王没有了动手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是松开了手,毕竟这时候在抓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当然是交给司法机关,到时候,是在牢狱里…不,病床上躺到死还是直接拉出去枪毙,就看他的造化了。”林天整理了一下袖口,说道。

  之所以说到一半要改口,还是因为法律问题,要知道,监狱可不是慈善机关,现在的铁鹰可以说是除了能喘气能吃饭,其他的和一个植物人没什么区别的,监狱那里也不可能将他弄过去然后还找人照顾他,顶多是找个三流的医院,往角落里一扔~咳,有些黑暗了,不过意思嘛,就是那个意思,大家领会精神!

  “唉…也只好如此了…”老王头再次叹了口气,眼神里些许的不甘,当然,也有期盼。

  不甘的是,他不能亲手掌杀铁鹰以泄他的心头之恨,期盼的是,但愿警察给点力,给弄个什么死刑之类的…

  “哼!算你走运!”

  “额呵哈哈哈哈…”铁鹰闻言发出一声诡异的笑声,接着道:“很遗憾吧?不能亲手杀死我?来啊!有本事杀了我啊!”

  虽然二人看不到铁鹰的表情,但也是能感觉到这话有多么的欠揍,不过,林天到是看出了一二,现在的铁鹰,也就只能痛快痛快嘴了,而且对他来说,这种状态,活着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呵呵,杀了你,我怕脏了我的手,你放心,会有人来收拾你的。”林天活动活动手腕,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而林天口中的有人,自然指的是官方。

  “啊啊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许是清楚自己的下场,铁鹰嘶吼着发出了他最后的诅咒,奈何,因为嘴巴张的太大,直接吃了一口土…

  “啊?做鬼?那你多余了。”林天笑道,嘛蛋,怎么所有反派临死前总是要说这么一句话呢?开始听了还挺怕怕的,不过听的多了,貌似一点威胁感都没有啊!

  随后,林天直接报了警,到底说有地位有好处,林天一报警,几乎半个小时不到,现场就呼啦啦围上来一群人,而记者们,也是闻风而至。

  不过林天也算有先见之明,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恐怕后面的麻烦事儿不少,所以提前上了自己的车子躲了起来,而现场,则留给了老王头。

  因为铁鹰的所作所为丧尽天良,老王头的‘事迹’又颇有传奇色彩,所以这件事在新闻上连续报道了好几天,最终,以法庭宣判铁鹰枪决而收尾,也算是应了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林天拿起了今天的报纸,看了一眼新闻,叹道。

  不过老王头一夜成了大明星,因为林天走的时候有交待,不想太张扬,所以将铁鹰擒拿,便成了他一个人的功劳,而这件事知情的人也不多,除了老王头,也就公安局局长知道了,恩,现在可能上面也知道了。

  不过上面没什么反应,林天也是乐得如此,倒是老王头,一夜之间被按上了各种宗师的名头,每天想要上门拜师的热血青年门更是差点把老王头家的门槛踏烂!

  最后,老王头还被武~警~部~队特聘为教头,教我们敬爱的武警官兵们一些简单的武学基础,和制敌之策。

  而对于林天来说,帮助老王头只是一个偶然,但对于老王头来说,却是一份恩情,所以在对以往对林天的误会感到羞愧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庆幸,有这么一个人在武林,也不算是什么祸事,想着登门道谢,却又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老王头便学着年轻人那样,买了些礼物,用快递的当时送给林天,当然,以他的经济能力也买不起什么多贵重的礼物,无非是一些水果糕点之类的,不过礼轻情意重,林天到也不是很介意。

  放下报纸,林天悠然自得,哥这也算是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了…额,不对,应该是,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下了楼,见众女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林天不由得驻足观瞧。

  “啧啧啧,这个丧尽天良的玩意儿总算伏法了!”这是谢丽葶,这妮子自从嫁给了林天,这说话的方式可没少沾染津门这边的语气风俗。

  在加上本身略带些许京味儿的语言风格,听起来倒是有趣,不过也算是一锅杂烩了。

  “这老爷子可真是老当益壮啊!据说这个铁鹰还会什么鹰爪功呢!一下子就能击穿顽石!”郑紫荆一脸敬佩的接口道。

  林天闻言不由得有些莞尔,心说她们也在聊这种八卦啊?不过她们又怎么会知道,其实真正制服铁鹰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他们最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帅气的无人能比,虎躯一震便让四方臣服让他诸仙佛陀纳头就拜的林大官人是也?

  系统:你厚颜无耻的样子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