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神秘宝灵
  p:感谢大家的支持,晚上还有一,求订阅!

  冰阵之中,寒风吹拂,四人沉默。

  片刻之后,凤三娘道:“xiǎo子,我们两个没有听过复阳液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如你所説,对修炼没有一diǎn帮助,不过若真的得到了,验过之后,也确实如此,赐你一diǎn,倒也妨。”

  这夫妇二人中,凤三娘虽然沉默寡言,但到了关键时候,总是由她拿主意,説起话来,也是滴水不漏,绝不可xiǎo觑了。

  “多谢两位前辈,可否请两位——”

  叶白谢过之后,便想请二人立下誓言。

  “不可能!”

  凤三娘直接打断了他要説的话,冷冷道:“xiǎo子,莫要得寸进尺,我和老东西,不会给你立下任何誓言,你若是不满意,想将血流液怎样就怎样,毁了也随你,大不了十年时间一到,我和老东西从空间裂缝里离开,但你不要忘了,你得不到那样东西,却要关乎性命,我们三个,便来比比谁先撑不住!”

  叶白闻言,傻了眼!

  凤三娘对局面的观察,洞若观火,短短时间里,就将叶白反制的死死的,扭转了局面。

  “夫人高明!”

  蒲东看着叶白的7≈吃鳖样子,哈哈一笑,顺便拍了凤三娘一记马屁。

  几人这几句话,是直接説出口的,纪风起也听的到,此君也是听的声咧嘴,一副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叶白在占据上风的时候,算计惯了别人,但显然不可能次次成功。

  听到凤三娘的话。不禁目光闪烁起来。

  “xiǎo子,不要再计算了,你的心思我都已经看穿,根本路可走,不要再耽误时间,把血流液给我们!”

  凤三娘目光。锐利如鹰。

  叶白轻轻吁了一口气,面色难看,正如凤三娘所説,他已经失去了谈条件的资格,这一次,紫珠也帮不上忙,就算他躲进去,也济于破局,奈説道:“希望破开这个局之后。两位前辈,能够记得自己的话。”

  “那就要看老夫的心情了!”

  蒲东挺着胸膛,洋洋得意的道了一句,一副吃定你的样子。

  叶白彻底失去主动,奈扬手。

  嗖!

  叶白将手中xiǎo瓶,向凤三娘。

  凤三娘接过玉瓶,揭开塞子,一股甜腻到异常的浓郁香味。立刻飘了出来,在寒风的吹动下。很弥散在阵中的每一个角落。

  仔细看去,瓶中是一团仿佛在血红色与金色之间,不断变化着颜色的液体,数量不多,只有十来滴,气息也是异常古怪。仿佛是某种生灵一般,起伏不定。

  “确是血流液,xiǎo子,干的不错。”

  凤三娘看了几眼,便将盖子盖上。赞了叶白一句,因为之前的不,所紧绷着的面孔,也渐渐松弛了下来。

  “两位前辈,叶兄,血流液虽然炼制出来了,但为了确保击伤甚至击杀宝灵,我看我们还需设置一个陷井,令他进来之后,就法逃脱。”

  纪风起终于开口,面色正经起来,瞳孔深处,透着些许的阴冷之色,做了此人对手的修士,肯定很难有好日子过。

  叶白闻言,神色轻松道:“这件事情,我想两位前辈,在这段时间里,应该考虑的差不多了吧?”

  蒲东diǎn头道:“我们两个老家伙,会再布置一个阵法,将血流液置于阵法之中,这个阵法会留下一个生门,吸引宝灵进去取血流液。等到他进去之后,我们两人就会赌住这个生门,展开瓮中捉鳖。”

  叶白和纪风起,diǎn头同意。

  “那就有劳两位前辈了,我已经等不及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纪风起豪迈中,又带着几分阴气森森的道了一句,此人的三尊幽邪鬼影被杀,对这位宝灵,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好感。

  蒲东二人diǎn了diǎn头,四人一起,出了冰阵。

  ……

  斜向上而去的青石山道上,冰风守护之阵,已经撤去,换上了一个的大阵,同样是寒风凛冽,雪花飞舞,察觉不到什么杀机。

  这门名为十二天门阵的阵法,原本该是由十二杆上品灵宝等级的阵旗来布置,但现在只有十一杆,正对着石道下方的那处,缺了一杆,一副中门大开的样子。十一杆阵旗之间的气机牵引,也显得的迟滞缓慢。

  浓郁的香气,从阵中飘散出来,香气来自于大阵内侧的一只玉瓶。

  蒲东,凤三娘,叶白,纪风起,屹立在天空里,肉眼和神识,一直在监视这个半残的十二天门阵的情况。

  这个围剿宝灵的任务,当然是交给蒲东和凤三娘这两个彼岸高手的,但叶白和纪风起的面色,同样严肃凝重,毕竟关系重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