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仙道轮回劫 > 第577章寒祖大寿(六)
  杜凡极度心疼和郁闷,这柄银剑法兵的品阶虽然只是下品,但却是他人生中得到的第一件法兵,源自栖霞宗,陪伴他很多年了,在多次厮杀中助他一臂之力,拿下了一场场战斗。~,

  他对这件法兵是有感情的,一直带在身上,虽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説,用处已经不大了,甚至可以説是可有可无,但也不曾被他真正的替换掉,偶尔还会拿出来挥舞两下。

  原本他是打算将这件法兵送给百里仇使用的,哪成想在他炼气期时历经无数次生死之战都顽强保存下来的银剑法兵,却在筑基期的时候毁掉了。

  杜凡将银剑法兵仅存的剑柄收进了乾坤戒中,抬头看向李宗汶时,目中闪过一抹寒芒。

  “阁下方才施展的瞬移之法颇为玄妙,李某还想领教一下。”杜凡声音有些发冷的説道。

  李宗汶察觉到了杜凡的不对劲,眉头微皱,但也没有多説什么,大袖一甩之下,手中折铁扇往前方猛然一震,当即一把丈许大的灰色扇影呼啸而出。

  同一时间,李宗汶身形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另一个方位,手中折铁扇再次挥动,又是一把巨大的折扇虚影幻化而出,直奔杜凡扫了过去。

  随即,李宗汶身形再动……

  就这样,他几乎一口气换个八处地方,九把一般无二的灰色扇影同时出现在虚空中,从不同方位横扫而出,以半包围之势袭向了站在中间的杜凡。

  杜凡双手飞快掐诀,地面刹那形成一座三角纹阵。紧接着他手中法诀一变。三角纹阵一阵移形换位过后。变成了九角纹阵,其内符文密布,转眼凝聚出了九条灵动飞舞的符文之蛇。

  九条水蓝色灵蛇跃出纹阵,口中齐齐喷出一道水箭,随即九道水箭和九条灵蛇同时没入到了虚空之中不见。

  与此同时,九把灰色折扇也一闪隐匿在了虚无之中。

  刹那之间,虚无中传出九声脆响!

  只见九把灰色折扇在杜凡前方三丈远的半空中一闪而出,隐约可以看到每一把折扇体表。都现出了一个细小的孔洞,同时九把扇子光芒暗淡了小半,威能锐减。

  “嗖嗖嗖……”一阵破空之声响起,九条蓝色灵蛇凭空而现,分别对准一把灰色折扇,瞬间穿透而过,漫天灰芒飘洒之下,一把把幻化而出的灰色巨扇崩溃消散。

  九条灵蛇扭动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刚刚施法完毕的李宗汶。

  李宗汶眉毛一挑,手中折铁扇蓦然挥舞。罡风震荡中,九杆寒光闪闪的长矛瞬间成形。分别迎着九条灵蛇激射而出。

  一连串爆鸣声中,长矛、灵蛇彼此轰撞、对峙、崩溃……

  烟消云散之时,一道金鹤虚影横空而来。

  在金鹤虚影的包裹中,杜凡的双拳宛如小鸡啄米一般接连捣出,动作快似闪电,带起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道道残影,当即一团团金色拳云呼啸而出,数量之多足有数百,挤满了天空。

  放眼望去,附近天空之中、四面八方皆是金色云团,层层叠叠,遮天蔽日,笼罩苍穹。

  目睹此景,李宗汶倒吸口气,神色间终于流露出了几分凝重,握着折铁扇的手掌狠狠一搓,一把折铁扇竟然如同梦幻一般的变成了九把,且不是虚幻,而是真实存在的九把扇子。

  李宗汶单手一扬之下,九把折铁扇漂浮在半空中,彼此散开,在他周身围城了一个圈,环绕着他徐徐旋转,在这一刻,一股难以言明的无形之力,隐隐约约的散发而出。

  忽然,高空中,无数团金色拳云之上,一把六七十丈大小的灰色巨扇蓦然浮现,铺展开来,横贯长空,只是无意间的微微一动,便掀起了一场飓风,将下方的金色拳云震散了一些。

  与此同时,李宗汶周围的九把折铁扇分别涌动出一层透明气体,一扩之下,以他身体为中心,三尺为半径,形成了一层环形气罩,将他严严实实的护在其中。

  这当真是一套攻守兼备的武道秘法,玄妙精深的很,创造此法之人,必然是一位惊才绝艳之辈!

  天象如此骇人,杜凡自然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即便是他,也不禁心中一惊,就算他有足够的自信去硬憾天空巨扇,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想让自己暴露太多。

  杜凡当即不再迟疑,在周围层层金色拳云的掩饰下,立刻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施展出了杀手锏之一的虚空斩!

  正在催动巨扇天降之法的李宗汶,脑海中突然涌起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来不及继续施法,仓促间挪移了一下身体,带着周身气罩,整体错开了尺许左右的距离。

  “哧……”一道血线飙出,一把寒刃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气罩之内,在李宗汶的脖颈处留下了一道半寸深的血槽,若不是他躲闪的及时,此刻已经人头落地。

  李宗汶顿感头皮发麻,心脏一阵狂跳。

  在他看来,这把寒刃出现的太诡异了,视周围防护气罩为无物,没有产生任何的碰撞和破坏,就这么凭空闪现在自己身体边缘,好似无中生有一般,让人心悸,这才是真正的攻击无形,太可怕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把寒刃蓦然浮现,刺向他的胸口位置。

  李宗汶脸色一白,展开一种玄妙身法,在原地留下一抹残影后,堪堪避过了要害,不过在他的胸口处,却有一口血洞显露,并触目惊心的往外流淌着汩汩鲜血。

  李宗汶胆战心惊之下,先前施展的武道秘法已然终止。

  高空中的灰色巨扇光芒暗淡,呈现出了逐渐消散的状态,盘旋缭绕的九把折铁扇,纷纷一颤重新归为一把,而他周围的那层防护气罩,也在九扇归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杜凡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再次施展一道虚空斩,趁着对方手忙脚乱之时,金鹤虚影缭绕中,迅速欺身上前,一拳击在了李宗汶的小腹上,将对方轰下了擂台。

  至于他刚刚施展的虚空斩,自然是不曾经过推衍过的残缺之法,否则李宗汶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对于外面的武者来説,整个擂台是被层层金色云团包裹着的,里面的一切景象单以肉眼是不可见的,然而修真者散发出来的神念探视,却被杜凡的强大神念一弹而开。

  所以,没有人知道方才擂台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到李宗汶,口喷鲜血倒卷而出,面色苍白中狠狠的砸在了下方的地面上,重伤昏迷。

  金色云团散去后,杜凡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目睹此景,群雄屏住了呼吸,望向杜凡的眼神中带着强烈的震惊和骇然。

  那可是李家第一天骄啊,竟然就被这个修真者击败了,而且前后战斗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足一刻钟,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有diǎn不真实,而且李宗汶败的还是那般的莫名其妙。

  “宗汶!”皂袍老者大惊,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李宗汶身旁,并且飞快的取出数枚丹药送入他的口中,又将手掌压在李宗汶的身上,运转功法,助其炼化药力。

  半晌后,李宗汶悠悠转醒,待看清皂袍老者后,神情间尽是痛苦之色,还带着浓浓的歉意与愧疚,虚弱的説道:“族叔,我败了,让家族蒙羞,请求责罚。”

  説着,李宗汶身体一震,又是一口鲜血涌出,面色已是惨白无血。

  “这不怪你,你告诉我,是不是那小子动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大声説出来,我给你做主!”皂袍老者目光如刀,盯着台上杜凡,阴沉开口。

  李宗汶苦涩中摇了摇头,正想説些什么的时候,皂袍老者却再次开口了。

  “你不用説了,我都明白,这个奸诈无耻的修真者,故意弄出来层层迷雾,意欲掩人耳目,但是这种偷鸡摸狗的雕虫小技,岂能迷惑我眼,他刚才分明动用了卑鄙下流的宵小手段,这场比斗不能作数,而且还要给此人惩罚!”

  李宗汶先是一怔,随即苦笑一声,没有言语。

  “李兄……”寒家中年男子微微皱眉。

  “寒兄不必多説,此子必须要罚,以示公正,倘若寒家抹不开这个面子,老夫可以代寒家行此事!”皂袍老者冷声开口,身体一晃,就要有所动作。

  “你这个老不死的,还要不要脸?!”

  一声充满愤怒的咆哮刹那间响彻全场,轰鸣八方,以至于此地所有人一愣过后,都不由自主的寻找声源所在,结果却愕然的发现,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擂台之上的李道明。

  “你説什么?”皂袍老者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勃然大怒,一股杀意冲天而起。

  “我説,你这个老不死的,太不要脸了,输不起就别玩,都一大把岁数、快入土的人了,却当着一众小辈的面,搬弄是非,扭曲事实,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卑鄙无耻下流的人!”杜凡看向皂袍老者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大声开口,一diǎn都不客气。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