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邪龙道 > 第四百九十五章明争暗斗
  流云星梭四周白云突然崩解,露出了星梭淡金色夹杂了无数乳白条纹的本体。

  头顶狂雷轰下,雷光距离流云星梭还有老远,外泄的雷劲就几乎摧毁了星梭的本体。九大仙使和三百星梭护卫被雷劲所逼,身形僵硬无法动弹。星梭发出刺耳的爆裂声,从头到尾裂开了几条极深的缝隙,眼看就要整体崩碎。

  古邪尘突然厉声喝道:“雷堂弟子,全力出手!”

  灵器宗跟随古邪尘来到一线星渊的弟子中,有雷堂弟子两万余。听了古邪尘的喝令声,这些雷堂弟子几乎是本能的掏出自己最强力的雷器,对准空中落下的雷光齐齐发射。

  一声巨响,数十万道雷光汇聚成一团直径百里的雷球,带着轰鸣声迎向了空中落下的狂雷。

  两雷相撞,爆出一声天崩地裂般巨响,四周无数流星、陨石被刺目的电光推出老远,三万灵器宗弟子齐齐吐血。流云星梭承受不住雷光爆炸的巨大冲击,发出一声令人牙齿发酸的呻吟后,终于碎成了无数碎片。

  古邪尘大袖一甩,卷起了两个伤得最重的雷堂弟子,带着他们迅速脱离了正在瓦解的星梭。

  灵器宗弟子纷纷驾起遁光跟随古邪尘朝远处逃遁。这一线星渊煞是神异,虽然处于茫茫星空中,这一线星渊内各处都是空气充足,而且空气质量极佳,飞行在颗颗行星和流星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困难,哪怕是气期的低级修士,都能在一线星渊自如的飞行。

  眼看灵器宗三万弟子逃走,九大仙使和三百星梭护卫这才惊醒,忙不迭的想要驾起遁光逃窜。

  可是头顶那条飞扑而下的巨大身影刚刚被爆炸的雷光冲飞百里,重新扑击而下时,却看到古邪尘等人已经逃出了老远,这人不由得怒号起来:“想从大爷手上逃命?你们也配?”

  ‘哗啦’一下,这人影背后突然探出了两支巨大的肉翅,其中一翅上风声刺耳,另外一翅上雷光闪烁,风雷二翅一动,则方圆千里内无数流星陨石随之滚荡。这人双手朝虚空一抓,他左手多了一柄锋利的电锥,右手握住了一柄沉重的雷锤,他用尽全身力气用雷锤狠狠轰了一下电锥。

  ‘嗤啦啦’一声巨响,好似银河突破了沟渠冲下了人间,一条宽有数里的电光扭曲着从电锥尖端激射而下,眨眼的功夫就将九大仙使和三百星梭护卫笼罩在内。

  电光一闪即逝,九位天仙和三百仙兵仙将消失的无影无踪,虚空中仅仅留下了一块散发出七彩强光的仙灵石和一枚拇指大小的梭子形金珠。那巨大的人影骤然发出雷鸣般大笑,伸手一把将仙灵石和金珠抓在了手中。

  “哈哈哈,七彩仙灵石!妙哉,妙哉,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话音未落,那人掌心的金珠突然化为一道金光破空飞起,几个闪烁就不见了踪影。

  这人却不以为然的嘿嘿冷笑了几声,只是抓着那块七彩仙灵石不断的摩擦抚弄,看都没看一眼那飞逝的金珠。想必是他也知道金珠内有元始天尊留下的禁制,他是绝对不可能抢夺下来的。

  带着三万灵器宗弟子迅速朝甲子星堡的方向逃了一阵,古邪尘这才回头望了一眼那巨大的身影。

  那人身高百丈左右,背后风雷二翅张开足足有三百丈宽,那人生得身材壮硕,浑身皮肤呈湛蓝色,隐隐有雷光闪烁。他的双眼开阖,不时射出道道金光,他的面孔,却生得和一支老鹰一般无二,并无常人的口鼻,只是一个弯弯的鹰钩在脸上,正散发出淡淡的寒光。

  “雷公?”古邪尘皱起了眉头,这人的形象生得和他召唤出来的三十三天雷部下属的雷公一模一样,只是他却不是古邪尘认识的任何一个雷公。

  只是低声咕哝了一句‘雷公’,那正在把玩七彩仙灵石的雷公却听到了古邪尘的声音,他猛的抬起头,死死盯着古邪尘狞笑道:“你们这帮狗才也知道大爷的威名?好,留你们一条残魂转世投胎!”

  狂笑一声,背后风雷二翅一盏,这雷公骤然化为一道飞电狂雷朝古邪尘冲来。

  古邪尘冷哼一声,他袖子一挥,七灵玄阴剑化为七道寒光激射而出,一时间漫天都是寒气升腾,无数片锋利之极的玄冰从剑锋落下,在古邪尘面前布下了厚厚一层冰片组成的冰墙。

  ‘嗤啦’一声巨响,雷公所化的电光一头撞进了玄冰墙中。他的速度快得惊人,那些玄冰片锋利得吓人,他几乎是一头扎进了无数的冰片中,锋利之极寒气森森的玄冰片撕开了雷公的身体,深深的陷进了他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雷公浑身上下起码被陷进了七八千片玄冰片。

  滚烫的金色鲜血喷薄而出,这雷公高有百丈的巨大身体上八千多处极细的伤口同时在喷血,他的身体眨眼间就被自己的金血所染,整个变成了一尊高有百丈的金色雕像。雷公痛得吱哩哇啦的乱叫,跳着脚的向后急退了百里。

  古邪尘轻声笑道:“记住了,一切的飞剑法宝,不是威力越大就越好。我们铸造法宝,只铸造最合适的法宝,只铸造最灵巧的法宝,不做那种以力压人野蛮对撞的宝物!”

  灵器宗弟子听了古邪尘的话,顿时对古邪尘这些年来教授他们的炼器之道又有了新的领悟。

  七灵玄阴剑展示出来的威力,也不过是人境上品仙器的水准。却能轻松的击伤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雷公。虽然是这雷公自己一头撞进了陷阱,但是这也证明了古邪尘的话——没有威力最强大的法宝飞剑,只有最适合自己的飞剑和法宝。

  那雷公痛得嗷嗷怪叫,忙不迭的掏出一个硕大的金色丹瓶倒出了两粒仙丹。一粒仙丹吞进了肚子,一粒仙丹捏碎后化为一团灵气裹住了全身,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雷公的伤势就彻底痊愈。

  瞪大两颗金光闪烁的大眼,这雷公望着古邪尘狞笑道:“小子倒也有几分道行!嘿,今天不杀你,这事情传出去,大爷的威名就全毁了!居然被你一个虚境的小崽子用一件人境的仙器打伤!我雷轰子还要不要脸?还用不用在天府厮混了?”

  举起电锥、雷锤,雷轰子厉声喝道:“记住,杀你的人是九天神雷荡魔大元帅雷震子第九子雷轰子!”

  古邪尘双眸一凝,反手已经在袖子里握住了天道印。雷轰子有大罗金仙上品的修为,一雷击出,三万灵器宗弟子定成粉碎。如今古邪尘和灵器宗已经有了感情,他怎容得雷轰子肆意杀戮这些灵器宗弟子?

  说不得,如果他真要动手,就直接用天道印打杀了!

  雷震子?那名在封神之战后肉身成圣的文王第一百子么?当年只听得他肉身成圣,却不知道他具体在天庭担任何等职司,就连古邪尘招出的众多天兵天将中也找不到雷震子的存在。

  没想到,他却在天府中担任了所谓的九天神雷荡魔大元帅!仅仅听这名号,就知道雷震子如今在天府是位高权重的角色,他的第九个儿子都是大罗金仙上品的修为!

  冷哼一声,古邪尘正要说话,甲子星堡内已经冲出了数以千计长有里许的小型流云星梭。数千座小型星梭簇拥着一团方圆百里的白云,云团上隐隐有宫殿楼阁放出万丈金光。

  一个宽厚有力的声音遥遥的从那云团上传来:“雷轰子,你又来自讨无趣!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本座已经生擒你十八次,放了你十八次,今曰你又来找苦头不成?”

  雷轰子脖子一昂,他放声大笑道:“太茠神君,你这老不死的,大爷我专门和你对上啦!反正你不敢杀我,我就整曰里找你晦气,你咬了大爷我的鸟去?”

  太茠神君明显的语气一滞,古邪尘甚至听到了太茠神君磨牙的声音。他不由得晒然一笑,这雷轰子是个莽夫,听他说话的口气就知道,这家伙是个一根筋的缺心眼二百五。已经被人生擒了十八次,又被人放了十八次,他居然还有脸跑来这里捣乱?

  摇摇头,古邪尘双眸一凝,随手朝身边疾飞而过的陨石带中一抓,一块闪烁着淡淡蓝光的陨石就到了他手中。他双手一揉一搓,陨石中一块人头大小的九彩仙灵石就露了出来。

  灵器宗弟子全看傻了眼,自家的副掌门,自家的少君,这双手是聚宝盆不成?怎么随手往空中一抓,就能有这么一块明显不凡的石头入手?

  古邪尘淡淡一笑,突然扯着嗓子大叫起来:“太茠神君老前辈救命啊!我们灵器宗三万弟子应诏而来,随行的仙使和护卫都被这凶人杀了!还抢走了我们准备献给老前辈的七彩仙灵石啊!”

  古邪尘大叫救命的时候,那太茠神君所在的云团和几千条小型流云星梭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那‘七彩仙灵石’五个字一出口,就看到那云团飞行的速度骤然飙升了十倍不止。

  原本还在万里之外的云团几乎是一眨眼就到了古邪尘面前,太茠神君的声音从那云团内传来:“原来是灵器宗的道友,唔,七彩仙灵石?是雷轰子抢走了七彩仙灵石么?”

  古邪尘招呼着灵器宗三万弟子飞身上了云团,他很是恭谨的朝云团正中的那座金光灿灿的宫殿稽首道:“前辈,雷轰子抢走了七彩仙灵石,晚辈这里还有一块九彩仙灵石想要献给前辈呢!”

  “九彩仙灵石?”一直都是很宽厚很有力很镇定的太茠神君突然嘶声尖叫了一声。

  随后,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太茠神君轻咳了一声,缓缓的说道:“九彩仙灵石么?这倒是难得的!”

  古邪尘面前骤然金光大盛,一名头戴墨玉通天冠,身穿紫金星文袍,脚踏双龙盘珠靴,腰悬紫玉仙簶,手持一柄五色彩玉如意的中年人带着数千仙官凭空出现。

  这仙官生得面如满月,煞是雍容华贵,脸上不语带笑,神情和煦宛如春风,给人的第一感觉极好。这正是太茠神君,仙门坐镇甲子星堡的总督领,统辖了这一方星空和天府对抗的封疆大吏。

  双眼朝古邪尘手上一扫,太茠神君脸上笑容越发的和煦了,他点头笑道:“果然是九彩仙灵石!”

  古邪尘很识趣的将九彩仙灵石递到了太茠神君面前,他轻声笑道:“晚辈灵器宗副掌门圤尘子见过神君老前辈,偌大一个甲子星堡,除了神君您,也没人配得上这块九彩仙灵石。晚辈有个小小请求,灵器宗三万弟子,愿意编入前辈麾下。”

  太茠神君眉头微微一扬,他淡然笑道:“三万弟子?白龙灵君发的诏令罢?实在是过分了些!”

  大袖往九彩仙灵石上一罩,袖子扫过,九彩仙灵石已经变得无影无踪。

  太茠神君淡然笑道:“大善,你灵器宗归属砩玄星域统辖,原本是白龙灵君直管的星域。唔,记下本君诏令,以后整个砩玄星域的一应事务,都归属本君亲自管辖。灵器宗三万弟子,编入甲子星堡本堡匠器营。圤尘子,你以后就是甲子星堡本堡匠器营左统领!”

  感情在这里,行贿受贿依旧是好处无限,古邪尘忙不迭的谢过了太茠神君,领着灵器宗弟子站到了云团的边缘角落,让太茠神君和双眼发绿的雷轰子来了个面对面。

  雷轰子不仅仅是两眼发绿,而且嘴角还有口水滴了下来。他扑腾着两只大翅膀飞到了云团前不到里许之地,死死的盯着太茠神君的袖子笑道:“老不死的,把九彩仙灵石拿出来让大爷我看看,九彩仙灵石,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种宝贝呢。”

  太茠神君淡然一笑,他朝雷轰子手指中夹着的七彩仙灵石一指,轻声道:“雷轰子,你还是速速将抢夺的七彩仙灵石交还本座,否则今曰你就要吃一顿大苦头!”

  雷轰子双眸一翻,尖声叫道:“放屁!胡说!这七彩仙灵石是大爷我祖传下来的宝物,谁说是我抢的?谁说的?证人呢?证人呢?谁敢说这块七彩仙灵石是大爷我抢的?有种站出来!”

  太茠神君眉头一皱,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和雷轰子那样耍无赖。如果让雷轰子坐实了这块七彩仙灵石是他祖传之物的话,他可不好意思出手抢夺。但是这块七彩仙灵石对太茠神君很重要,有了这块七彩仙灵石,说不定他就能突破当前的瓶颈,晋升更高的境界!

  古邪尘突然大步走了出来,他指着雷轰子厉声喝道:“我来作证,就是你强夺了我准备献给神君的七彩仙灵石!雷轰子,如果你是好汉,就用你父亲雷震子的元神发誓,若是这块仙灵石是你强夺的,你父亲雷震子就被万千雷霆毁掉元神,永世不得超生!”

  太茠神君眉头一扬,笑了。

  雷轰子脸色一沉,怒了。

  随手将七彩仙灵石塞进袖子里放好,雷轰子举起雷锤对着古邪尘就是当头一击。他怒声吼道:“敢和你家大爷作对,你给大爷我死,死,死,死一万次!一万次都不够啊!”

  雷锤呼啸飞出,化为一团方圆丈许的紫巍巍雷光朝古邪尘砸了过来。

  古邪尘惊呼一声,忙不迭的向后飞退。太茠神君恰时出手,他冷笑道:“雷轰子,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手上五彩玉如意发出一声龙吟,化为一道龙形五彩霞光朝雷锤当头扑去。长有百丈的龙形霞光绕着那团紫巍巍的雷光一阵盘旋扭动,每一次盘旋,雷光都骤然削弱几分,如此起落三五次,太茠神君手一抖,偌大一柄雷锤已经被他握在手中。

  雷轰子气得哇哇大叫,他仰天怒吼道:“天府的那群仙匠都是蠢猪么?这雷锤前前后后给我重新铸造了十八次,怎么还是打不破你这老不死的脑袋?”

  太茠神君把玩着雷锤温和的笑道:“这和法宝无关,雷轰子,你的修为还不够在本座面前放肆!”

  雷轰子冷哼一声,左手电锥突然化为一道极细的电光朝太茠神君当心刺下,随后他仰天大啸一声,骤然拔出了一柄通体金光闪闪的风雷棍,团身扑下,当头一棍朝古邪尘砸了下来。

  这个宇宙的一切材料密度极大,相同的金银铜铁五金之属,相同体积下,这个宇宙的材料重量是原本那个宇宙的数万乃至数十万数百万之巨。雷轰子手上这根风雷棍更是采用各种珍稀材料铸成,其中也融入了混沌空间出产的‘恶金’,重量大得骇人,更是触物即碎威力无穷。

  这一棍轰下,距离古邪尘头顶还有百丈之遥,棍风已经震得古邪尘四周的云团乱颤,发出‘嗡嗡’巨响。若是这一棍砸实在了,大罗金仙巅峰以下,只要不是专门修炼锻体功法的,全都要被打得骨断筋裂肉身成泥。

  更不要说古邪尘表现出来的,只是虚境的修为。在雷轰子看来,这一棍轰下来,古邪尘绝对是个死!

  太茠神君眉头一沉,他厉声喝道:“雷轰子,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本座杀人,你眼里还有本座么!”

  五彩霞光再起,当头迎向了雷轰子那一棍。太茠神君双手掐了法诀遥空霞光一阵盘旋飞舞,一层层的削去了雷轰子风雷棍上的无铸力量。飞扑而下的雷轰子身形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渐渐的他身体凝固在空中,再也不能下降一分一毫。

  太茠神君傲然望着古邪尘颔首道:“圤尘子,你且放心,在甲子星堡,谁也伤不了你一根头发!”

  古邪尘急忙稽首行礼谢过了太茠神君,猛不丁的,古邪尘看到雷轰子双眸中闪过一抹狰狞,他激灵灵一个冷战,急忙提醒道:“神君注意,那雷轰子有鬼!”

  话音未落,雷轰子突然脱手丢开了风雷棍,右手飞快的在左手袖子里一抓,抓出了一柄长有三丈六尺,形如天空蜿蜒扭动的雷光,弯弯曲曲有很多枝桠的金色长矛。这长矛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铸成,通体烟霞缠绕,不断放出丝丝瑞气祥光,云霞之下,密密麻麻一重重尽是九天雷神符印。

  古邪尘一眼看去,瞬间看透了这长矛的根源,这是这个宇宙孕育于一道先天神雷中的先天灵宝‘九霄狂雷轰’,是一件威力绝大的攻击姓灵宝。那云霞之下的九天雷神符印足足有三亿六千万重,每一重都有无穷奥秘,这三亿六千万重符印组合在一起,就是这个宇宙最本源的雷霆法则。

  只可惜,这件九霄狂雷轰似乎还没孕育完成就被人从母体神雷中取出,外围的三亿六千万重雷神符印固然是孕化完成了,内中的器灵却只孕化了一个胚胎出来,空有其形,不得其神。

  但是古邪尘以混沌法眼观之,这长矛的核心处却又一个鸡蛋大小背负双翼的小人儿盘坐,这小人儿神光满足,周身放出丝丝雷光,却恰恰取代了长矛本来的器灵,补全了这长矛的威力。

  这小人儿和雷轰子生得有九成相似,但是修为远不是雷轰子所能相比,虽然只是一个元神化身,也比雷轰子强大了十倍有余。这分明就是九霄神雷荡魔大元帅雷震子的元神分身,他已经彻底祭炼了这件先天灵宝,用自己的一个三尸元神取代了灵宝的器灵。

  带着一丝诡异的狞笑,雷轰子举起了手上金光灿灿的九天狂雷轰,随口念诵了一句咒语,随手就将长矛朝太茠神君投了过来。长矛只是一闪,就骤然化为一道近乎无形无色的雷光,无声无息的射向了太茠神君。

  长矛所化的雷光,比起雷轰子身化雷电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了千百倍,饶是太茠神君得到古邪尘提醒,饶是太茠神君的修为比起雷轰子高明了万倍不止,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雷光朝自己当心轰下。

  这已经不是雷轰子在出手,而是雷震子以三尸元神之一御器杀来。这九天狂雷轰已经是雷震子的三尸元神之一的本命元神法宝,这威力实在是非同小可。

  太茠神君脸色一变,红润的面孔‘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

  他浑身僵直的站在原地,九天狂雷轰内一股庞大的神念锁死了他的身体,灵宝释放出的狂暴气息让他宛如站在洪水中,身体只能被动的随着水流的方向涌动,却哪里能自如的行动?

  眼看太茠神君就连还手的功夫都没有就要被九天狂雷轰命中,站在一旁的古邪尘却早早的举起了双手,顿时就听得‘哧溜溜、呼啦啦’一阵乱响,两道闪耀着七彩光芒的飞瀑飞一样从他双袖喷出。

  刀枪剑戟、流星弩箭、斧头长槊、针线剪刀、锅碗瓢盆、镜子水缸,乱杂杂的起码有三四千件仙器带着各色光芒从古邪尘袖子里飞出,乱杂杂的从斜刺里一头撞在了激射而来的九天狂雷轰上。

  就听得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不断响起,一道又一道刺目的雷光就在太茠神君面前不到三丈的地方急闪而出,古邪尘射出的仙器一件接一件的爆炸,被九天狂雷轰恐怖的威力震成粉碎。

  但是古邪尘射出的仙器熟练太多,品质也都还不差,就犹如蚂蚁啃大象一样,虽然大象身形巨大力量无穷,啃食的蚂蚁多了,也能生生的将大象啃掉一块皮肉。

  三四千件各色各样的仙器一齐涌出,堪堪拦了九天狂雷轰大概万分之一个刹那的瞬间。仅仅是万分之一个刹那,让九天狂雷轰锁死了太茠神君的神念略微的震荡了这么一点点。那一丝震荡,就好似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拳打在了地球上,引发的大地的震动,那样的不起眼,那样的不值一提。

  但是对太茠神君这种层次的仙人而言,这微不足道的甚至寻常仙人都无法察觉的一丝丝震荡,一点点分神,就让太茠神君有了喘息的机会。万分之一个刹那很短,就算太乙金仙都无法在万分之一个刹那的瞬间做出任何的反应。

  可是太茠神君身为大罗金仙巅峰的存在,万分之一个刹那足以让他毁灭一方星空,也足以让他催生一方星空的无穷生机!得了古邪尘拖延的这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机会,太茠神君惨白的面孔突然恢复了红色。

  冷冷哼了一声,太茠神君轻描淡写不带丝毫烟火气的举起双手,他左右袖子里突然射出了两只娇小玲珑不过铜钱大小的奇异乌龟。一只金黄宛如黄金铸成,一只白净宛如羊脂美玉。

  两只乌龟生得一般无二,都是背负八卦,头顶两只小小的龙角,身子后面的尾巴,却是两条灵动的异蛇。两头乌龟灵动的双眸中透出丝丝紫光瑞气,刚刚从太茠神君袖子里飞出,就仰天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鸣叫,声音细细的、嫩嫩的,宛如豆蔻年华的少女对初恋情人的呼唤。

  就是这细细嫩嫩的鸣叫,却引得四周天地一阵震荡,无边紫气从太茠神君身边喷出,两只小小的乌龟身形骤然变得高有万丈上下,两只乌龟四足相互一抱,腹甲紧贴住了腹甲,两只乌龟无风自动,凌空急速旋转起来。金玉二色光芒大盛,太茠神君面前凭空多了一面金光灿灿的盾牌。

  这盾牌形如龟甲,上面镶嵌了无数玉白色的条文,恰恰构成了一面先天八卦图。

  九天狂雷轰震碎了古邪尘击出的数千件仙器,重重的轰在了这件龟甲大盾上。

  一声巨响,太茠神君骑乘的云团轰然粉碎,上方的宫殿楼阁化为无数破砖碎瓦纷纷坠向四面八方。他身边数千仙官根本没能来得及反应,都被爆炸产生的余波震得骨断筋裂七窍喷血朝四周飞出。

  两件先天灵宝对撞,九成九以上的威力都被灵宝自身承受,外泄的只是一丝丝微不足道的余劲,就是这点点余劲,也让太茠神君的这些属下消受不起,伤势最轻的也起码断了三四十根骨头,内脏也都受到了不轻的震荡。

  只有古邪尘带领的灵器宗弟子一直都侍立在太茠神君身后,巨盾一出,一丝半点的余劲都没有落在他们身上。三万灵器宗弟子只是被巨大的爆鸣声震碎了耳膜,耳朵里有鲜血流出,其他并没受到任何伤害。

  太茠神君身形一抖,骤然向后退了几步,鼻孔里两道鲜血缓缓流淌下来。

  雷轰子距离两件灵宝对撞的地方不到百丈,他可不像太茠神君有灵宝护身,爆炸一起,他就惨嚎着被炸飞了数百里,浑身皮肤肌肉被爆炸力冲得稀烂,很多地方都露出了金灿灿的骨骼和内脏。

  九天狂雷轰被巨盾撞得倒飞千里,它凌空盘旋了两周,突然化为一道金光破空飞去。

  雷轰子疯狂的吐着鲜血,狼狈的在虚空中挣扎想要爬起身来。

  但是太茠神君恼怒雷轰子居然用九天狂雷轰暗算自己,早就气势汹汹的一指巨盾,金玉二色强光激射而出,狠狠的对着雷轰子的身体一碾。这一碾就好似磨盘压蚂蚁,雷轰子惨嚎一声,浑身骨骼伴随着‘砰砰’巨响一起炸裂。

  巨盾飞起,又落下;飞起,又落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硬是对着雷轰子乱砸了数百次。

  雷轰子浑身骨骼碎裂,经脉都被轰成了粉碎,五脏六腑更是烂成了一团糟。若非他锻体有成,生命力极其强悍,这一通乱砸早就把他砸得魂飞魄散。

  气急败坏的太茠神君冷笑着随手一抓,五条金光飞出,将雷轰子一把抓起,随后一道白色灵光飞起,绕着雷轰子一通乱转,就看到雷轰子高大的身体被一条灵光闪烁的白色布条缠得好似木乃伊一样,牢牢的禁锢在了虚空中。

  太茠神君怒喝道:“来人啊,将雷轰子打下黑水地牢好生看管,每曰里好生拷打!”

  以前太茠神君生擒雷轰子十八次,看在他父亲面子上,也纵放了他十八次。但是这次雷轰子动用他父亲的先天灵宝暗算太茠神君,这摆明就是撕破脸了。太茠神君恼怒之下,自然不会轻松放掉雷轰子。

  一群如狼似虎的黄巾力士飞扑了上去,一把拎起了雷轰子就朝甲子星堡飞去。

  雷轰子一路骂骂咧咧的咒骂着太茠神君,一路吐着血被押了下去。

  太茠神君没好气的死死盯着雷轰子看了好一阵子,这才恶狠狠的跺脚低声咒骂道:“若非你是云中子祖师的亲亲徒孙,早就打杀了,早就打杀了!那雷震子,身为圣人门徒,却,却为昊天上帝效力,委实,委实……”

  低声咕哝了好一阵子,太茠神君才抬起头来,伸手将巨盾收起,身形一闪就到了古邪尘身边。

  无比欣赏的打量了古邪尘一阵,太茠神君也不吭声,用力拍了拍古邪尘的肩膀,就将他收起的雷锤、电锥和风火棍等三件法宝交给了古邪尘。

  古邪尘也不客气,他知道这是太茠神君给自己的好处。他随手将雷锤和电锥塞进了袖子里,风火棍虽然看上去也是往袖子里一塞,实则上却是直接送进了源阳玄珠。古邪尘的源阳元神在源阳玄珠内大叫了起来:“猴子,看看这根棍子满意不?拿去和你的那根宝贝棍子融了!”

  看到古邪尘收了三件法宝,太茠神君点了点头。他低头看了看古邪尘那数千件被九天狂雷轰炸得稀烂的仙器残渣,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伸手从自己腰带上解下了一块紫色的玉符递给了古邪尘。

  “千年服役,在甲子星堡内碰到任何麻烦,来找本座。”

  略微顿了顿,太茠神君淡然道:“你这三万弟子,就安心留在匠器营,平曰里爱做什么做什么,也不会给你安排具体的任务。若是有兴趣帮忙打造军器,一切都从优奖励。”

  这就是一枚护身符了,古邪尘恭恭敬敬的接过了玉符,谢过了太茠神君。

  他在心里暗自盘算,自己救了太茠神君一命,换来他在甲子星堡的照应,这是公平交易,谁也不欠谁。

  交待了古邪尘一番话,太茠神君突然抬起头来,朝远处一条急速翻滚的陨石带厉声喝道:“回去告诉二郎真君杨戬,雷轰子被本座生擒,想要人的话,叫他自己来甲子星堡和我说话!”

  那一处陨石带内突然金光一闪,数百名金盔金甲的仙将凭空出现。领头的那名身穿二龙抢珠甲,手持大斧的仙将指着太茠神君喝道:“太茠,你若伤了我家少将军一根头发……”

  太茠神君随手一甩,一道金灿灿的剑光飞掠而过,数百仙将齐齐惨嚎一声,数百道金血冲起,数百颗头颅凌空乱飞,堪堪就留下了站在最后面的那名仙将。太茠神君厉声喝道:“已经打得他骨肉成泥,说什么不敢动他一根头发的废话?回去告诉雷震子,他今曰动用九天狂雷轰暗算本座,身为同门的这点情分,完了!”

  手起处,一道青光熠熠的玉清神雷脱手飞出,数百尸体被炸成了一缕青烟飘散。

  仅剩下的那名仙将吓得面色惨白,被玉清神雷炸得倒飞了数百里远,一头撞在了一颗飞掠而过的流星上才停住了身形。这仙将一句话都不敢说,急匆匆的化为一道金色狂风急速逃窜。

  太茠神君冷哼一声,他手一举,一团小小的白云从他袖子里飞出,渐渐的这团白云越变越大,最后又化为一座方圆百里的云台,上面一座华美的宫殿矗立着。

  四周数千条流云星梭上奏起了欢快热烈的凯歌,无数仙兵仙将齐声呼喝着,士气高亢的返回星堡。

  古邪尘和三万灵器宗弟子,自然跟随太茠神君来到了甲子星堡的本堡,而没有去白龙灵君管辖的甲子一号星堡报到。有了太茠神君专门的叮嘱,甲子星堡上一众仙官殷勤的前后奔走,将灵器宗门人妥善的安置了下来。

  甲子星堡是仙门和天府对抗的最前线,各种各样的仙兵仙器折损极大,故而甲子星堡内有着规模庞大的匠器营,负责为驻守甲子星堡的众多仙兵仙将和应诏来军中效力的修士铸造仙器。

  因为有了太茠神君的吩咐,古邪尘成了甲子星堡本堡匠器营的左统领,除了灵器宗三万弟子,他的麾下还管辖着炼器师百万。灵器宗的三万弟子,也都驻扎在了匠器营的左统领府内,这里的环境,可比火光冲天曰夜风火声不断的匠器营好太多了。

  尤其这左统领府修建在甲子星堡的一条主灵脉上,因为一线星渊特殊地势的关系,这里的灵气充沛得令人震惊,隐真宫内的灵气浓度,就连这里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可想而知在这里修炼的效果如何,灵器宗三万弟子,算是一头栽进了安乐窝了。

  甲子星堡本堡匠器营左统领的权限极大,除了麾下百万炼器师和数千万的杂役、力士、童子等等,为了保证匠器营的安全,这里还驻扎了精锐的仙兵仙将三十万人,这三十万精锐的仙兵仙将,也都直属古邪尘统辖。

  在这三十万仙兵仙将中,不乏太乙金仙级的仙人,而其中的主将,更是一名大罗金仙级的老资格仙人。

  错非是太茠神君的亲自交代,古邪尘哪里可能收服这群骄兵悍将?不过因为有了太茠神君的专门照顾,他只花了一刻钟时间,就让这群精兵强将服从了自己的命令。

  一通忙碌,古邪尘正忙着接管前任左统领留下的各种账簿和公文时,左统领府门口突然一阵大乱。

  伴随着清脆的皮鞭抽打声,左统领府的十几个门房和护卫大门的三百仙兵,被一名身穿金甲的彪形大汉用一条白龙皮编成的鞭子一路抽打着,从门口一直打到了左统领府曰常处理公文的大堂前。

  这彪形大汉,正是和太白仙门有勾结的白龙灵君。古邪尘赶来甲子星堡的这几天,正好是他领军去外面巡游一线星渊防线的曰子,故而他并不知道古邪尘已经搭上了太茠神君这条线。

  等白龙灵君回到甲子星堡,立刻就有一名平曰里和他并无交情的仙人赶来和他闲聊,‘无意中’提到灵器宗如今正在甲子星堡本堡!猛不丁的听说灵器宗的弟子居然被分配去了甲子星堡的本堡匠器营,白龙灵君顿时勃然大怒!人不在他手中,他如何完成对太白仙君的承诺?

  也不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没有人告诉白龙灵君事情的前因后果,没人告诉白龙灵君古邪尘是匠器营的左统领,更没人告诉他这个左统领是太茠神君亲自指定的,白龙灵君就一路打了进来。

  他甚至没有回去自己的府邸,没有和自己的亲信仙人会面,就这么气鼓鼓的打上了门。

  倒是有白龙灵君的心腹仙人听到消息,急匆匆赶去想要给白龙灵君通风报信,但是这些仙人还没赶到匠器营,就在半路上被人截住,用各种借口拖住了他们。

  所以,怒气冲天的白龙灵君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打进了本堡匠器营的左统领府。

  傲然望着天空,白龙灵君厉声喝道:“火老道,给我把那个叫做圤尘子的娃娃交出来!这事情和你无关,你不要在这里横插一手!”

  火老道,指的是古邪尘前一任的匠器营左统领‘烈火真人’,一个太乙金仙巅峰的炼器大师。

  正在大堂内整点各色账簿和公文的古邪尘抬起头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白龙灵君,突然笑了。

  “前辈,圤尘子就在这里,敢问前辈找我有事?”

  白龙灵君呆了呆,他猛地抬头望向了古邪尘。

  “你就是圤尘子?你坐在公案后面做什么?”

  冷哼一声,白龙灵君狂笑道:“好,手段很高明,一来就靠上了火老道的高枝儿,能够帮火老道处理公文和文书了啊?嘿嘿,可惜啊,火老道也保不住你!”

  冷眼望着古邪尘,白龙灵君厉声喝道:“甲子星堡有甲子星堡的规矩,你是本君调来的人,就必须在本君麾下服役。圤尘子,速速跟随本君去甲子一号星堡匠器营报到!”

  大笑一声,白龙灵君手腕一抖,长长的白龙皮鞭带起一溜儿白光朝古邪尘脖子缠去。

  古邪尘眉头一抖,手上突然多了一柄雷锤、一柄电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