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山海无限镜花缘 > 第五百三十章叠加印记
  阳墨香不等唐敖回答继续说道:“因为武则天另有消息来源的渠道,证明百花仙子的确没有陨落,的确藏身在镜花世界中,她只是将计就计罢了,一旦被她找到百花仙子,百花仙劫就可成真,不知道有多少姐妹会枉死在百花仙劫之下,连用应劫之身苟且偷生的活下去都是奢望呢!”

  唐敖不置可否:“仙子告诉我这些能解决什么问题呢?还是仙子身在曹营心在汉,骨子里希望我能先一步找到百花仙子?”

  “当年布置百花仙劫这场杀局,始作俑者是常羲和风伯邑,最后操手的是羿神,哪怕我没有恢复所有关于仙境的记忆,但也明白这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百花众仙子只是仙境微不足道的仙人而已,能被羿神那样的神仙惦记,所图绝不是美色,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你知道吗?你愿意告诉我吗?”

  唐敖对阳墨香的冰雪聪明极为欣赏,但是他不能透露背后的原因。

  因为牵扯太大,整个百花仙劫也不过是某两个真皇之间交手的落子罢了,出面操手的还是羿神。

  真要给阳墨香剖析明白,阳墨香的心境只怕会崩溃掉。

  “三言两句解释不清,而且我知道的未必有你多,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化解百花仙劫,其中也包括让仙子摆脱武则天的掌控,我希望百花仙劫之下,百花众仙子都可以平平安安。”

  “你有心了,我虽然受制于武则天,但也要替所有的百花众仙子谢谢你,我知道你的来意,心月也好,花蝶舞也罢,处境其实和我相差无几,想要彻底摆脱武则天的掌控很难,我能说的是你现在面对的不单止武则天一人,虽然武则天对身边的所有人都隐瞒着,但是我猜测武则天已经和仙境有了特别的沟通渠道,甚至能接引仙人业位的神仙下界,你务必要多加小心,她在大唐奈何不得你,或许会在镜花世界布下杀局给你致命一击。”

  唐敖眉头一皱:“接引仙人下界?依仗的应该是那支羿神之箭吧!不过大千世界和小千世界都有着各自的规则,仙人下界也未必能拥有全部的实力,想要凭借一两件仙宝就将我击杀,只能说武则天和其背后的人想的太简单。”

  “你有信心是好的,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还有一个人想要见你,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阳墨香说着一旋身消失不见,不远处踉跄走来神色惊慌的高力士。

  高力士面色如土道:“唐大人,我原本想要把洛阳的变化偷偷的通告您,谁知险些露出了破绽,幸好刚才那位仙子帮衬才没有暴露。”

  唐敖对阳墨香的话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点头道:“有梅花仙子庇护也好,今后有关修炼者这方面你就不要再打探了,看样子是你主动央求梅花仙子要见我一面,有什么要紧事吗?”

  高力士从袖口内取出一封书信道:“这是公主殿下让我转交给唐大人的一封信,不管有什么危险,这封信我必须转交给大人啊!”

  唐敖将一瓶高力士能用到的丹药递过去,不再理会满面欣喜的高力士,接过信封旁若无人的展开观看。

  薄薄的只有两页纸却写满了蝇头小楷,满篇皆是太平公主李令月对唐敖的相思。

  看字迹这封信已经写了有一段时间,只是没有合适的时机送到唐敖的手中罢了。

  在这篇相思信的末尾,有几个字有点模糊,唐敖可以想象写到此处太平的心情是如何难以自持。

  让他恨不得立即飞到太平的身边,看看伊人是不是清减消瘦了。

  高力士没有兴奋到忘记了太平公主传信时附送的交待,急忙开口道:“唐大人,公主此时不在长安,据送信的人说好像去了终南山闭死关为大人祈福,大人如果不能平安,公主就永远不出来。”

  唐敖不胜唏嘘,太平是想看到最后的结果吗?他若没有成功太平肯定会以死殉情,而他成功了,太平夹在他和武则天之间也不会太过高兴。

  左右为难的选择,太平怎么承受的了?

  唐敖提笔给太平公主回了一封信,既然佳人不想此时相见,那就让鸿雁传书来抚慰令月的难心吧!

  他没有像太平公主那样写满了两页纸的相思,只是誊抄了诗经中采葛一篇: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文字简单却直抒胸臆,完美的表达了他对太平公主的思念,没有佳人在旁的日子,时间总是过的那么缓慢。

  将书信封好之后,他从障壁珠中取出那件琉璃宝塔,在法宝上留下禁制,让高力士务必亲手转交到太平的手中。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秋天是太行山最美的季节,黄栌树在这个时候仿佛被施展了魔法变换了颜色。

  漫山遍野一片火红,好像朝霞映衬下的云朵趴伏在山峰各处,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震撼。

  秋天同时也是收获的季节,特别是对辛苦劳作了十个月之久的民夫们,硕果累累的枝头上挂满了柿子,红宝石般的山楂果,掉落在地上的野核桃毛栗子,这些都是可以果腹的食物。

  这个秋天对唐敖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五行观已经修筑完毕,他的本命印记即将和大唐世界融为一体。

  尽管不能让大唐变成他的领域小世界,可是二者之间的联系将愈发紧密。

  哪怕再也没有了众妙之门,失去了镜灵天赋,只要大唐世界还在,就不至于让他在虚空中迷失。

  大唐就是他的指路明灯,永远照亮着他回家的路。

  “耽搁的时间已经不短,王勃和薛畅早已带着扬州军士卒和民夫离开,是时候留下我的本命印记了。”

  唐敖站在新修的五行观前驻足。

  五行观的规模接近一座小城池,建筑在山峰顶上,雾气如流在道观下方淌过,看起来宛若神迹一般修筑在云海之上。

  唐敖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因为修筑五行观不但消耗了扬州军一多半的粮草,就连十万民夫中也有三千余人因为各种意外和灾病埋骨在此,让他愈发感觉到了心头沉甸甸的责任。

  若是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利用这座道观,以此为支撑庇护整个大唐世界。

  留下本命印记所需的材料唐敖早已准备妥当,此时一样样从障壁珠中取出来,在五行观前布置了一座奇异的阵法。

  当阵法被他触发,形成了宛若透明穹顶的结界将五行观罩住,卓绝不凡的五行观瞬间在原地消失。

  而在大唐世界的障壁外,穹顶结界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只有唐敖才能看到的光芒,使五行观看起来就像是大唐世界的皇冠。

  唐敖瞬间感觉到与大唐世界的联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层次,感觉到大唐世界像是一个孱弱的婴儿。

  在无尽的虚空中瑟瑟发抖,完全没有任何防御的力量。

  而五行观本命印记散发的光芒,顶多是让其多了些温暖而已。

  “这就是小千世界的具象化吗?”

  唐敖好奇的感知着前所未有的体验,与此同时,被他放在障壁珠中的两颗世界石自行浮现而出。

  其中一颗布满裂纹的世界石似乎和大唐世界发生了某种共鸣,竟然从大唐世界汲取着一丝丝紫色气息,这让唐敖大惊失色。

  尽管唐敖瞬间封印了世界石,可还是被这块世界石汲取了不少难以名状的力量。

  大唐世界愈发虚弱,世界石上的裂纹却减少了三分之二。

  “仙家宝物果然犀利的难以想象,大行伯的行宫小世界居然可以汲取其他世界的本源之力。”

  唐敖推测出前因后果,知道大唐世界被吸取的是本源之力,一个世界的本源啊!

  “如此一来,我对大唐世界的愧疚更多了,庇护这个世界责无旁贷。”

  唐敖摩挲着不会再轻易碎裂的世界石,这两块世界石形成的行宫小世界比他的障壁珠还要玄妙万分,稍加拓展就会形成他的领域世界。

  不光拥有储藏法宝的功能,在斗法厮杀时也是一大杀手锏。

  唐敖站在空无一物的山峰上,手指在眉心宝镜虚影上一点,顿时让寄身在唐敖时候的白泽神魂发出惊叫声。

  “小唐你疯了?居然要把本命印记和领域印记叠加在这个灵气匮乏的世界?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吗?”

  “我知道。”

  唐敖应声答道,但是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魂血乃至神魂被糅合成一个特殊的符文。

  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融入到大唐世界中。

  白泽见唐敖不听劝阻,白羊般的身影浮现在唐敖身后,做出拟人般的砸手动作。

  “小唐你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就算你想留下本命印记,镜花世界不是比大唐好上千万倍?镜花世界又是百花仙子塑造,更适合你呀!你把本命印记和领域印记放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着把自己埋葬在这里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