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武道天心 > 0349在这里就好
  念出大荒山三个字时,一闪而过的魔气波动非常轻微,但就这么一点,也让他感觉到了。

  他走进重繁的屋子,找了半天,在花架上找到一盆绿色的兰花,从兰花的泥土里翻出一个黑色的指头大的小东西。

  泥土也是黑色的,这东西也是黑色的,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土块,如果不是事前知道它的存在的,根本不可能发现得了。

  重繁看着姜风把它放在茶碟上,微微紧张地道:“魔气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姜风点头:“没错,非常轻微,平时完全感受不到,只有念出大荒山的时候,才会有一些非常模糊的感觉。……看,又出现了。”

  重繁问道:“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风道:“后面一个问题,得你去慢慢排查了。前面这个,让我来看看……”

  这东西非常小,只有指头大,黑乎乎的好像是一个整体。

  姜风把手伸到黑块旁边,手指轻轻一点,几条金线突然游了出来,悬浮在黑块旁边。

  重繁眼力很好,他立刻看出来了,这些金线是由无数细小的金砂组成的,正是姜风在九天国战中得到的闪星砂。

  星砂与姜风绑定之后,跟他有一种意识相连的感觉,如臂使指。

  如今,这几条金线浮到黑块旁边,接触它,开始往里渗入。

  没一会儿,黑块突然分解了开来。变成几个更小的黑色方块,卸了开来。方块正中心有一个更小的红色晶体,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它一出现。魔气的感觉就变得明显多了。

  黑色方块的硬度波动组合方式;红色晶体的亮度形状波动频率……各种各样的数据被天机魔方吸收,推算。最后得出结论。

  短暂的沉默后,姜风道:“这是一件魔器,它能够储存与发送信息。”

  这里是重繁住的地方,也是忆帆里的第一机密重地,平时出入这里的情报极多。一听这话,他马上紧张起来:“它在搜集传递情报?”

  姜风摇摇头,看了他一眼:“不,它现在没有启动。”

  他解释道。“魔器和宝器一样,要运行的话都需要力量输入。宝器需要明力,魔器需要黑暗明力。这些黑石一方面能够隔绝魔气,另一方面也能储存魔气。它个头太小,根本储存不了多少,一旦运行,还很容易暴露。所以,它现在是被关闭了放在这里的。”

  重繁深深地看了姜风一眼,完全没怀疑他的话,也没问他是怎么认识魔器的:“也就是说。它现在还没有搜集过情报。”

  姜风点头:“应该是这样,不然,它早就被发现了。”

  重繁皱眉:“这样说的话。把一个关闭的魔器放在这里,有什么用?”

  姜风注视着他,道:“叶宵身化魔龙,有这一个证据,已经足够让她身败名裂。”

  重繁之前被针对得太多了,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个魔器放在这里,是用来打探消息的。

  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

  勾结魔族,是重罪中的重罪。重家族长勾结魔族,族长一脉马上就会永无出头之日!

  重繁握紧。脸上掠过怒气:“这种伎俩,很有可能整个重家都会被陷进去!”

  姜风思索片刻。突然问道:“之前朱天国泰仓魔战的时候,重家有个人跟魔族关系紧密。这件事情后来怎么样了?”

  重繁何等机密,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瞬间倒吸一口凉气,道:“那件事到后来断了线索……你的意思是?”

  姜风道:“重家是人类抗魔的中流砥柱,从族长这里破坏人类对重家的信任,对于魔族来说,比掌控重家来得更方便而且有利。”

  他点了点桌上的魔器,道,“至少,有些人跟魔族有关系,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重繁沉思片刻,看向姜风道:“抱歉,本来说好了明天带你去千帆尽各处看看的,现在我可能要食言了。”

  姜风摇头道:“不用客气,这件事情当然更严重,你尽管去办。”

  重繁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行了个大礼,道:“多谢,你又救了我……救了我重家一次!”

  重繁本来想安排姜风跟他同住的,姜风最后还是拒绝了。

  重繁想了想,没有坚持。

  离落叶宴只有八天不到的时间,现在还出了这种事情,他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姜风住在这里,出入反而不便。

  他安排了一个名叫夏犹寒的年轻人给姜风当向导,吩咐夏犹寒这段时间完全听姜风命令行事。

  这年轻人表情微异,仍然还是恭敬地领命了。

  姜风到达千帆尽的时候正是上午,中午跟重繁一起用了餐,现在也才刚到下午。

  他思索片刻,道:“我要去武修区一趟,你跟我一起去吗?”

  夏犹寒长着一双非常多情的桃花眼,看上去完全不像重繁这种人的手下。他诧异地道:“你第一次来千帆尽,不去坐一下快哉风吗?”

  他刚说完这句话,嘴巴就闭上了。

  姜风顿了一顿,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下他,问道:“之前在后面一直跟着我的,就是你吧?”

  夏犹寒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姜风微微一笑,赞道:“隐迹的功夫的确不错!”言下竟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

  他转身向行政厅外面走,夏犹寒愣了愣,跟上去问道:“你不介意?”

  姜风不在意地道:“我的确对快哉风很有兴趣,不过还是先干正事比较好。”

  夏犹寒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谈话的时候不断被别人抢去主动权,但对方的态度语气,都完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要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他是重家久经训练的人才!

  有趣,不愧是跟少族长平等相交的人……

  他笑了笑,再次跟了上去,这次没再想办法试探姜风什么的,而是老老实实地介绍道:“忆帆里武修区有心明武宗开馆教授,有高等设施可以训练或者进行挑战,测试能力,不知道你对什么比较感兴趣?”

  姜风问道:“高等设施,可以承受什么样的打击?”

  夏犹寒道:“心明武宗级别的,肯定没有问题。”

  姜风想起在云中车上发生的事,问道:“有更高级一点的吗?”

  夏犹寒惊讶地打量了一下姜风,回答得还算得体:“那就只有去银蛇馆了。”

  银蛇馆是忆帆里武修区最出色的两个武馆之一,师资之强设备之优,除了与之并肩的怒鳄馆以外,没有其他地方能比得上。

  单说设备的话,由于银蛇馆配备了一名三线宝器师,所以无论安排还是维护,都比怒鳄馆更出色一点,是心明以上境界的最优选择。

  姜风听他介绍了一下,问道:“收费呢?”

  夏犹寒笑着道:“您是被邀请来落叶宴的客人,在千帆尽的一应花费当然都由我们负责。”

  姜风之前经过了军事区和贸易区之间。军事区给人的感觉是威严,贸易区给人的感觉是繁华,而武修区就是活跃。

  一进武修区,就看见了一个圆形的竞技场,纵横约有十丈,一阶阶台阶向下延伸而去。

  台阶上坐着许多观战者,竞技场中则有两人正在捉对格斗。

  这两人都是阳明武者,等级不算太高,战斗经验却非常丰富,打起来灵活多变,非常激烈。

  观战者不时站起来大声呐喊助威,情绪非常高昂。还有一个灵活的小个子在人群里穿行,他手里捧着一个零钱盘,偶尔会有观点者往里面投钱登记什么。

  夏犹寒介绍道:“这是武修区的公共格斗场,所有人,不管什么等级都可以登记申请在里面战斗。外面的挑战也经常放到这里来解决。在这里,不管是输是赢,恩怨都到此为止,如果再继续到外面去生事,忆帆里是不会允许的。”

  姜风指着那个小个子问道:“那是下注?”

  夏犹寒瞥了一眼:“这里不设官赌,那也就是小孩子自己闹着玩儿。忆帆里不会干涉,不过下注金额不得超过一个金币。”

  夏犹寒有些骄傲地道:“您别看这个公共格斗场不起眼,这可是四线宝器师亲手设计制作的。曾经有两位意明武皇在这里赌战,激战之后,格斗场安然无恙!”

  姜风的眼睛亮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申请战斗吗?”

  夏犹寒道:“是,凭区牌登记申请,不限等级。不过,像您这样是身明武尊,又没有约好的对手的话,格斗场会自动从申请者里为您匹配相当的对手。”

  姜风笑了起来:“这样的话,那还用去什么银蛇馆!就在这里训练好了!”他的眼睛闪着光,道,“还有什么训练,比实战更有效?”

  夏犹寒紧盯着他,片刻后也笑了起来:“说得也是。好的,申请格斗在这边,请跟我一起来!”(未完待续)

  ps:感谢skiller平行线上的人我把桃子咬哭拉zhing弄小攻dekid的月票,感谢肥不溜秋的打赏,感谢ato911赭砂惑星粒子ianian的天天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