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圣人门徒 > 第四百二十二章元探花!
  可惜他还没有踏入入神之境,没有撕裂虚空的神通,只能依靠御琴术尽量的加快速度。

  是唐雨啊,就是那个打残了十七哥的唐雨,这家伙是元家所有后辈弟子的死敌。

  唐雨从沧州越界到随州,家族就放了狠话,要让唐雨有来无回。

  这几个月,家族入神级后辈强者,几乎天天在随州全景寻找唐雨的踪迹,尤其是十五哥元让,更是每天马不停蹄的走遍了随州全景,动用了随州的三教九流,目的就是要找到唐雨的踪迹。

  现在倒好,满世界找的敌人,竟然登门来了。

  这不是挑衅元家是什么?

  这是杀上门来了啊!

  可惜元林的修为不够,要不然以他的性格哪里能忍得了?

  “七哥,七哥,七哥在不在,我要找七哥。”

  进了大房的院子里,元林急急匆匆,大声嚷嚷,搞得整个院子鸡飞狗跳,一众仆从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恰好院子中元青正在读书,自被唐雨废了修为,回到家族之后紫袍强者给了重新开了法海,他的性子就沉稳了很多。

  经过了几个月的苦修,修为也在渐渐的恢复。

  见到元林一路嚷嚷,他皱皱眉头道:“什么事情,林儿……”

  元林一看是元青,脸色一变数变,道:“那个家伙杀上门来了,他杀上门来了!”

  “你说谁?谁杀上门来了?”

  元林不住的喘气,咽了一口唾沫,才缓过劲儿来,道:“还能是谁,唐雨唐先觉,在门口投了拜帖,要登门拜访七哥和十七哥呢!”

  “什么?”元青双手微微颤抖。脑子一片空白,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前段时间他还自我安慰,心想唐雨夸通天海口,说是一定要来随州。来了随州却也只敢做缩头乌龟,比之他和七哥两人大摇大摆的闯上京不可同日而语。

  可是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唐雨竟然敢登元家之门。

  “他……他在哪里?他……就在门口?”

  元林狠狠的点头道:“就在门口,就在门口呢!”

  “好个唐雨。今日你我两人不死不休!”元青狠狠的将书砸在地上,新仇旧恨齐上心头。

  虽然他心中嘲讽唐雨无胆,可是唐雨从沧州到随州,其行踪经过隐杀楼的抵报已经很清楚了。

  在沧州灭杀万俟家小少主,一跃登上天下进士榜,到了随州之后更是敢单枪匹马的闯连元家都视为禁忌之地的陶家,而且还杀死了陶家之中的重要人物。

  后来又在武德城外,沙田镇和伍清风联手大战陶潜,而且因为这一战,让隐杀楼对他大加赞赏。在天下进士榜上的排名直接飚进了前一百位。

  而且隐杀楼抵报之上明确说了,唐雨拥有和法境修士一战之力。

  短短的半年不到的时间,唐雨便如流星一样崛起。

  而反观元青,被唐雨废了修为,一切从头再来,恐怕要几年才会恢复之前的修为,什么时候能进入天下进士榜,还遥遥无期。

  “他在哪里,带我去!”元青瓮声道。

  “等一等!”

  元青浑身一震,拱手道:“七哥!”

  元林更是恭谨之极。不敢抬头,说话的自然不是别人,此人便是元家年轻一辈的魁首,元家的探花郎元三。

  元三穿着宽松的士子服。神色平静,淡淡的道:“元青,此时你去除了自取其辱,还有更好的结果么?在上京你输了修为,莫非到了随州你还要将家族的颜面都输掉么?

  别人是登门拜访,我们同为百家。就算是生死之敌,断然也不能失掉我元家的礼数。

  否则此事传出去,还不让天下士子耻笑?”

  元青双眼通红,黯然低下头,道:“七哥说得对,是我鲁莽了!”

  “嗯!”

  元三轻轻点头,道:“元林,去通知家族传讯堂,传讯我元家所有弟子,告诉他们,唐家唐先觉登门拜访我元家。”

  元三说完,一伸手,长袖甩动,虚空撕裂,其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下进士榜探花郎,只有探花的心胸和气度。

  对区区一个唐雨,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就算唐雨是唐岚的儿子,他也一直没在意过。

  但是今天,唐雨竟然敢登元家之门,却是让他有几分欣赏,百家后辈,天才绝伦的多,好勇斗狠多,心狠手辣的更多。

  但是真正有大气魄,大胆略的人却少如牛毛。

  天下进士榜,能入他元三眼的也不过五指之数,唐雨区区一力境修士,便有这等魄力,却是值得他亲自一见。

  唐雨站在门口,门口另外一位守门的元家弟子别提多难受,紧张得手都发抖。

  眼前这人可是唐雨啊,三叔公曾经说过,但凡见到姓唐的人,皆可杀之,谁如果杀死姓唐的人,都可以找他领赏。

  可以想象三叔公对唐家人是有多深的怨念,而当年那个叫唐岚的人,将三叔公折腾得有多惨。

  现在这个唐雨竟然敢登元家的门,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唐雨脸上一直挂着微笑,道:“小兄弟,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人。”

  “你……你,我才不紧张呢!你……你自投罗网,我紧张什么?”少年磕磕绊绊的道。

  唐雨哈哈一笑,道:“你说话都在结巴,还说自己不紧张?”

  少年脸一红,怒视唐雨,好似唐雨取笑他,就是小瞧他元家一般,强烈的家族荣誉感,让他很愤怒。

  唐雨不再看他,而是对空中拱手道:“元探花,唐先觉何德何能,竟然劳探花郎亲自出门迎接?”

  “哼!”一声冷哼,蔚蓝的天空之上,元三的身形慢慢的浮现,他身影一闪,便站在了门口。

  他对少年道:“你下去吧,安排在临江阁设宴,在望江院备客房。”

  “是!”少年恭恭敬敬的冲着元三鞠躬,飞也似的消失。

  唐雨规规矩矩的冲着元三拱手,道:“上京唐家唐雨见过元三探花!”

  元三眯眼盯着唐雨,道:“你登我元家之门,你想过自己能出去么?”

  唐雨洒然一笑,道:“唐雨愚钝,从未听过元家有龙潭虎穴一说。唐家元家同属百家,我既然游历到了随州,又岂能不登门拜访元家?再说了,当日我和元青兄有约定,说过倘若来随州,定然登门看望他,我定然不会食言。”

  “好!”元三大赞一声,道:“你既然有这一份磊落气度,那我也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在我元家之中,倘若你能败尽我元家后辈中的力境高手,我便不为难你!”

  唐雨哈哈一笑,道:“行了,元探花,你刚才不是说设宴了么?咱们先去赴宴,你顺便传下令去,就说我唐雨就住在元家,凡是对我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我都接下了,哈哈!”

  唐雨哈哈一笑,踏步便进入了元家。

  元三嘴角微微一翘,撕裂虚空,唐雨毫不示弱,紧随其后,两条身影瞬间消失。

  看唐雨这架势,那真是豪气干云,可是谁有能想到,他此举也是万般无奈。

  进入元家固然难以善了,可是碰到了陶潜那个人妖,那定然是立刻死翘翘,两相权衡,也就只有在元家最安全。

  更何况,有元三在,还可以施展一出驱狼吞虎的好戏?

  唐雨造访元家,在几个时辰之中就传遍了整个家族,元家举家震动。

  接着散落在外面的元家弟子如临大敌,一个个以最快的速度返回。

  而元家的异常举动,很快在宜城就掀起了一股风波,宜城修行界没用多长时间,也知道了此事,一个个也被这惊天消息给镇住了。

  “就算他老子唐岚当年也没有这么张狂吧?”酒楼上,一白发老者拍案而起,勃然道。

  “元家后辈,倘若连一个唐岚都拿捏不住,那元家就不用在百家院混下去了。”另外一名修行者也在一旁附和道。

  “欺人太甚,上京的这小豪门贵人,真是无礼之极。这些法家的杂碎,辱没了我儒道礼仪,真是该统统都杀死。什么儒法皆尊,都是打着幌子让咱们好为他董氏卖命呢!

  要是我是元家老祖宗,真就反了他娘的,元家坐拥随州一州之地,他董氏真厉害,大可来攻,大不了鱼死网破。”

  小小的酒楼,气氛热烈,一个个随州本地的修行者,无不义愤填膺,如果言语咒骂能杀死人,唐雨此时只怕要死一千次了。

  而在杨懿和陶潜所在的包房之中,杨懿轻轻的“咦……”了一声,眼睛却看向了陶潜。

  陶潜微微皱眉,神色并未见太多异常。

  一旁的杨青却拍手道:“好个唐雨,真是大赞。这才像是爷们儿干的事。可怜元让这些天日日找他,真是莫大的讽刺,现在唐雨就在他元家府邸之中了呢!”

  他冷冷的瞅了陶潜一眼,道:“只怕有些人要失望了!姘头被人杀死了,一心想报仇,可报仇的对象却去了元家,就不知道有人是不是有胆量,也敢去挑战一下元家的探花郎。”(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