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特种教师 > 第1966章报信的人
  “叶大校,这次多亏了你们三位,不然这次伤亡可就大了。”进屋之后,何云师让人倒了几杯水,一脸笑意的对叶皇感谢道。

  “呵呵,算不得什么,这些悍匪其实并沒有冲关的打算,就算是沒有我们三人,你们守下來也不成问題的。”叶皇谦逊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真的要发生,谁也不能保证能不能守住不是,三位帮了我们大忙,这个恩情我何云师是不会忘的。”

  “什么恩情不恩情的,我是当兵的,保家卫国是份内的事情,沒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我也沒帮什么忙。”

  “叶大校客气了,我可是远远的看着你一枪一个一枪一个的接连打死了七八个人啊,而且还是处在快艇之上,就这枪法,我们一辈子都比不上的。”

  “还是平时练少了,多练总会打的准的。”

  “是啊,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总是不行的,这次要不是叶大校您恰好在,还真要出大事情了,也不知道南边到底怎么了,居然又动乱起來了。”

  何云师搞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怎么一回事,于是感慨了一句。

  “会不会是缅甸政斧又开始对掸帮开战了。”一旁的王队长说道。

  “若是开战了,新闻上应该有报道才是,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沒有,等吧,等上面派人过去查查,咱们就知道了。”

  叹了口气,何云师此刻对于这次事件能够无伤亡的解决还是有些庆幸和后怕。

  何云师沒有什么大抱负,能够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不出任何事情他就万事大吉了,至于要不要南下查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压根就沒想过。

  而叶皇也看出了这一点,眼前的何云师并不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刚才出事的时候,他的某些反应还不如那王队长來的迅捷。

  “何站长,你看下面情况查不清楚,这上面的船就不能走,咱们是不是该想个办法。”

  “能想出什么办法,下面情况不明,若是放了这些人下去,不出事还好,出事可能就是丢姓命,与其冒险,不如让他们先等一等好了。”

  “就这样一直等着。”

  “不等还能怎样,巡逻船都被打成那个样子,咱们派人下去,纯粹就是找死,只能等上面支援了。”

  叹了口气,何云师每一句话都把利害关系强调了一下,句句都好似在为跑船的着想。

  可是叶皇几人却是看得出,眼前何云师只是不想冒任何风险而已。

  心中叹了口气,叶皇旋即起身。

  “既然如此,那我去跟孙老哥说一些,也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何站长,您先忙。”

  说着,叶皇带着纳兰干戚同刑天推门离开了边防站,出了边防站的叶皇一脸的阴沉。

  从何云师的角度出发,他目前的所作所为并无任何的不妥,敌我不明,最好的办法是按兵不动,可是这种办事方式却不是叶皇能够忍受的。

  后者完全不是从大局考虑,甚至可以说有些懦夫的行径。

  自己之前说的好听,若自己真的不再,这些人未必就不冲关进來。

  “公子,您就别生闷气了,那何云师就是一个懦夫,自己沒事就万事大吉了,想让他替全局考虑,纯粹就是做梦。”

  叶皇看出了那何云师的打算,自然纳兰干戚和刑天也观察的**不离十了,纳兰干戚见叶皇冷着脸,眉头紧皱,以为他在生气,旋即安慰起來。

  “我生闷气,你也太瞧得起他了,我是在想另外的事情,你说给我们传递情报的人会是谁。”

  原來,就在半小时之前,叶皇准备乘胜追击,抓一个舌头回來问问情况,可是对方却是蹿射的飞快,无奈叶皇只能让纳兰干戚开足马力追击,而就在这追击的过程之中,从岸边丛林之中射过來了一根箭,箭上带着一张字条,字条上面写着八个字:前有伏兵,勿往前行。

  也正是因为这八个字,原本准备灭掉那一拨人的叶皇,最终停止了追击的脚步,折返了回來。

  而这给他们通风报信的人却是让三人一筹莫展,不清楚到底是哪个好心人再给他们示警。

  “嘿嘿,这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公子,我只知道你仇人不少,至于有恩的,还在国外的,我就不清楚了。”

  这纳兰干戚嘿嘿一笑开口说道。

  “废话。”

  叶皇骂了一句,看向刑天,“天子,你觉得会是谁。”

  “我有一种猜测,不过不敢确定。”沉吟的刑天抬起头,看着叶皇说道。

  “谁。”

  “徐可。”刑天缓缓开口道。

  “他,“刑天这么一说,纳兰干戚直接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与此同时,叶皇脸色也变了一下。

  “我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并不一定就真的是他。”

  见两人神情都为之一变,刑天耸了耸肩膀,笑说道。

  “你觉得这种可能姓有多大。”叶皇沉吟了片刻,觉得这种可能姓不是沒有。

  “如果和尚的猜测是对的,那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徐可,就算不是,也可能是他派的人,当然,如果他真的已经不是炎黄会的人,那这报信的,应该另有其人。”

  刑天分析道。

  “我在东南亚可沒什么朋友,别人不害我就算不错了,算了,不想这些了,就算是真的有埋伏,该去的还是要去。”

  “那咱们什么时候走。”

  “等天黑再说。”看了看天,离天黑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时间,“晚上我看看能不能从边防站借条船,咱们晚上顺流而下。”

  “嘿嘿,早就该这样了。”纳兰干戚一脸的兴奋。

  “你别高兴的太早,若是他们不借,咱们想走也走不了。”横了纳兰干戚一眼,叶皇转身而去。

  “你们先去上午的饭店吃些东西,我去跟孙船长说一声。”

  虽然说孙船长的船员对自己三人不怎么样,不过这孙满江却还是一个不错的人,一路上对叶皇三人很是照顾,所以他决定过去说一声。

  当叶皇赶过去把事情说明一下之后,孙满江听说晚上也未必能走,就是有些急了,可是下游情况不明,他也只能干着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