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魔王在路上 > 241一招屠龙
  朱斯提兹不知道命运为什么要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在茫茫的迷雾中飞行了一天一夜后,他仍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条猥琐的巨龙居然会是巡海巨人的第十二位战士,这比海里的鱼能在天上飞还要不可思议。而且身为巨龙的一员,那个家伙似乎完全没有巨龙应有的敬畏,竟然逼迫自己去攻打三大龙城之一的天之霹雳。

  龙城啊,那可是巨龙们的圣地与庇护所。当年神系血脉巨人与巨龙之间的战争,就是因为金龙们建立起了第一座龙城——暮色之城,最终变得难以为继。

  朱斯提兹在大陆上的同胞们,在长达数十年的围攻中始终没能攻破暮色之城的防御结界。从而导致捕天巨人们普遍出现厌战心理,成就了今天两族间“战而不战”的尴尬状态。

  和以防御著称的暮色之城相比,同样作为龙城圣地的天之霹雳,则充满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没人知道这座龙城是何时建立,如何建立,以及建在了哪儿。

  万书吧nsbm;

  即使身为巡海巨人的朱斯提兹也没有见过天之霹雳的真面目。尽管他借助登天塔看到了天之霹雳的影子,但那也仅仅是银龙城的影子而已。所以朱斯提兹在天空中飞行时,还要考虑如何才能让自己真正撞上天之霹雳。幸亏红色怒火给了他一双翅膀,这是他目前最值得依赖的工具。

  别看这对翅膀那么小,但足以让朱斯提兹控制自己飞行的方向。他甚至可以借助气流进行爬高和俯冲。朱斯提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鸟儿般在天际翱翔。如果不是肩负救助同伴的重担,或许他会选择就此靠飞翔去漫游天下。他可还从没在高空中,欣赏过一直以来巡游的这片大海。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朱斯提兹现在必须前往天之霹雳。而且在迷途海域中,他什么都看不见。每时每刻,眼前只有白乎乎的浓雾。如果不是耳边生风,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在向前飞。

  因此朱斯提兹不敢轻易改变自己的飞行路线祸天妖帝。深怕偏离方向就再也找不回正确的方向。

  在经过65个小时漫长的飞行后,朱斯提兹知道自己应该已经接近银龙城了。

  要是希内欧在这里多好啊!朱斯提兹又怀念起他的弟弟希内欧来。独眼巨人拥有可以看透迷雾的眼睛。如果希内欧在这里,那寻找天之霹雳可就容易多了。好在正如红色怒火所说,希内欧的心之妖精还在,他还可以复活。心之妖精具有找到希内欧身体碎片的能力。只要还有一块碎片,希内欧的身体就能再生长出来。所以为了希内欧,朱斯提兹也必须找到天之霹雳,完成红色怒火交给他的任务。

  朱斯提兹借助一道上升气流,开始爬高。他希望尽可能飞到高处,以便搜索银龙城的位置。

  朱斯提兹的运气相当不错。他选择的这股气流将他顺利带向高空,一直到达迷途海域的浓雾上方。他居高临下,用手拨开左眼眼皮,仔细观察着底下的茫茫雾海。

  数十分钟后,朱斯提兹全身轻轻振动了一下,他瞧见一条银龙的身影。这条银龙正贴在浓雾的边缘上飞行,完全没有发现头顶上空的朱斯提兹。

  有银龙就意味着银龙城便在附近。朱斯提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跟住这条巨龙。他相信银龙一定会“带”自己前往天之霹雳。

  这样的跟踪持续了足足四个小时,就在朱斯提兹也有些不确定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前方的浓雾中出现了一大片黑影。因为他在高空里飞行。能够看得犹为清晰。这片黑影的形状宛如一条盘踞的巨龙。

  天之霹雳!这就是朱斯提兹曾经从登天塔上,看到过的天之霹雳的影子。

  也就在这时,那条银龙开始爬高。他飞快地向朱斯提兹接近,令巡海巨人来不及躲避。

  “被发现了吗?”朱斯提兹心里打起一个问号。但是此刻的高空中空空荡荡。可以打掩护的云彩都没有一朵。朱斯提兹迅速做出决定,他一变翅膀的伸展角度,猛地朝下冲去。

  不管对方有没有发现,朱斯提兹都要正面迎战。在自己的心之妖精回归后。巡海巨人已经不需要遵守与神灵间进行的约定。他可以主动向巨龙发起攻击,而不需要被动防守。

  神系血脉巨人与龙族原本就是交战双方,即便朱斯提兹没有和巨龙们动过手。但他也从捕天巨人那里,听到过足够多的与巨龙战斗的经验。

  与巨龙战斗绝对不能犹豫,尤其当对手是银龙时。因为银龙是巨龙中的超强力战斗个体,他们力量和体格在巨龙中都很少见。

  在与神系血脉巨人正面对抗的战斗中,银龙是唯一可以和巨人们展开肉搏的巨龙。如果不是银龙一族过于自我,与其他巨龙不够团结,战争的天平或许不用等到金龙城的建立,就已经向巨龙们倾斜了。

  所以朱斯提兹狠狠地扑了下去,在那条银龙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扑到了龙背上。这条银龙看起来还非常年轻,在体格上比朱斯提兹小上一倍都不止。突遭袭击银龙显得惊慌失措,他拼命扇动龙翼并回转脑袋看向自己的背部。

  朱斯提兹一把箍住银龙的脖子,然后用力勒紧。“咔嚓”一声,在他强劲爆发的怪力下,银龙的脖子像根树杈那样被折断了。一招得手朱斯提兹并不敢放松,而是继续紧紧地勒住。直到十几秒钟后,银龙扑腾的翅膀才完全停了下来。

  朱斯提兹立刻感到身体被向下重重地拉去。他低头看到银龙的两条后腿上拴着一根粗大的绳索。绳索绷得笔直,似乎是吊着什么重物。朱斯提兹恍然大悟,难这条银龙太好对付了些,即使是条半大不小的银龙也不够就这点战斗力。

  朱斯提兹这才松开手,任由那重物拉着银龙的尸体向下落去。而他摆动一下翅膀,重新向高空中飞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