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龙翔都市 > 第九十六章找缪静谈话
  走出家门,我沿着小区的小路向着我们小区隔壁的公园走了过去,九月的天气,秋风已带来了寒意,公园中多种鲜花渐渐的凋落。全本小说网它们被无情的寒气所驱赶,告别了暂短的青春期,慢慢走向衰老。然而,只有少数花却在這时大显神威,昂首怒放了。菊花就是這少数花中的佼佼者。

  菊花,花中隐士者也。她有松树般的风格,有着梅花似的品行。古往今来,曾被世人所赞许。它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扎根于土壤之中,它就能茁壮地成长着。它的枝干挺拔直立,叶片郁郁苍苍,足能给人美的享受。

  最使人欣赏不够的是它那盛开着的鲜花。爬上山坡,走进公园,迈进庭院,那盛开于凋谢的百花丛中的菊花,散发出沁人的香气,置身于菊的海洋中,有谁的心不能被陶醉呢?你看它,五彩缤纷,落落大方,争芳奇艳。白的、红的、紫的,那成百上千的花啊,足有碗口大。片片弯曲的花瓣,团结紧密,显得高雅纯洁。万紫千红的菊花啊,你羞羞哒哒地低着头,显示出你特有的文静庄重,如火如荼的菊花啊,你不畏寒意,坚强不屈……

  菊花,你给九月带来鲜艳,菊花,你给大自然带来无限的生机、美感。

  我沿着公园里的林间小路,向着公园中心的湖泊慢慢的走去,一路走来,小路两旁种满了一朵朵怒放的菊花风情万种,极尽妖娆,黄色的菊花代表着淡雅、白色的菊花代表着高洁、紫色的菊花代表着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远远望去,這些菊花好似在向世人展示它的一身傲骨,已经那难得可贵的奉献精神。

  我走出林荫小路,在湖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静静的坐在那里,望微波粼粼的湖面,回想着這几年来的事情,从美国开始,到回到中国,一直以来做什么事情都顺风顺水,几乎没遇到什么难事,让自己不知不觉的,变的自大起来,总认为没有办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只到昨天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大错特错,想着想着我渐渐的进入沉思中。

  缪静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学校里,她给教务处挂了个电话,向教务处请了个假,就跑回宿舍里,回到宿舍,她脱下身上的衣服,躺在了床上,默默的流着眼泪,现在的她心里很乱很乱,不停在问着自己,“怎么办?”虽然跟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是吴凯,而不是那两个流氓,但是那毕竟是女孩最美好的第一次,没想到就這样糊理糊涂的没了,這让她怎样也无法接受,无论吴凯让她怎样的心神不宁,给她是怎样的好映象,否则她曾经是否有动过心,她都无法接受没有爱情的第一次,不明不白的第一次,眼泪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心里很痛,很乱,从小继承了母亲传统思想教育的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面对跟她发生关系的吴凯,想着吴凯的笑容,她无法冲破世俗的眼光,跟一个是自己学生的男人结婚,千头万绪,让她越想越乱,现在她非常向往母亲的怀抱,一种无力感袭上心头,只有哭才是现在的她,最好的发泄方法,也许是因为太累的原因,哭着哭着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我一直就那样坐着,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太阳已经开始西落,公园里游玩的人群渐渐的减少,终于胃中的饥饿感把我从入定中,拉回到现实。我看了看手表,没想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心想“自己竟然坐了快八个小时!”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伸腿,走出公园,拦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里。

  我回到宿舍里,李立他们都已经都下课回到宿舍,他们看到我走进宿舍,就到向我打招呼,并询问我失踪了一天,到底去哪了?我听到他们的话,对着他们笑了笑,并没回答自己的行踪,而是问他们要不要去食堂吃晚饭,在得到他们的同意后,我们才一起向着食堂走去,由于我们去的时间比较早,食堂里来的同学并不多,我们彼此分工,买饭的买饭,打菜的打菜,拿碗筷的拿晚筷,没有一会,我们就把自己的任务都完成,并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大家坐下以后,就开始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我由于昨晚过度的体力劳动,而今天一整天都颗粒未进,所以我并没有加入他们聊天的行列,而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就当我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听到王平对着我们说到:“吴凯,李立,张杰,你们知道今天我们缪老师,为什么没来上课吗?”

  听到王平的话,我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认真的听起他们的话来。

  李立听到王平的话,就立刻好事的问道“为什么?难道你知道?”

  “那当然了,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我们学校最著名的名侦探。”王平回答道

  “是为什么?你到底快说啊!”张杰问到

  “那好吧!既然兄弟们兴趣這么高,我就告诉大家,今天早上,我从外面回来到学校门口我看到我们缪老师,穿着套男装,坐着出租车在学校门口下车,接着连钱都没找,流着眼泪,跑回学校里,接着今天一天的两节课都是我们的系的教授来上的。”

  “什么!王平你不会看错吧!真的是缪老师,还穿着男装,流着眼泪,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李立问到

  “我想因也是,你们看啊,如果不是出事,为什么缪老师穿着一套男装,还哭着跑回来,我猜缪老师不是遇到流氓,就是被男朋友甩了,不然也不会哭着回来。”王平分析道

  “我猜出事的可能性大点,你们听说没有,前段时间,我们学校的小路上曾经出现过色魔,该不会让缪老师给遇上了吧?”张杰说道

  “我看八成也是,不让怎么会没穿自己的衣服,最重要的她是哭着回来,而且下车非常匆忙,连钱都没找,不是出事,还能是什么?”王平分析道

  “我看未必,你们想,刚才王平说是穿着男装,哭着回来,如果是出事了,色魔能把自己的衣服让她穿回来吗?还有如果是遇见色魔,那反抗的时候,脸上绝对会留下或多或少的伤痕,按照我多年的经验,我认为,缪老师一定是跟她男朋友约会,结果她男朋友向她提出着這类要求,她不同意,结果俩人拉拉扯扯的,就把身上的衣服给撕了,而她不是让她男朋友给上了,就是不同意她男朋友的要求,她男朋友要跟她分手,所以回来的时候穿着套男装,还哭着回来,老大你说我分析的对吗?”李立问我道

  听到李立的话,和看到他们看我那询问的眼神,我回答道:“你们现在怎么也变的跟八婆一样,這么爱管别人的闲事,我可告诉你们刚才的话,就我们几人這里说说就可以了,到外面可不能乱说,知道吗?”

  几人被我這么一说,王平回答道:“老大,你就不好奇吗?那可是我们学校所有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