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修真归来 > 489.公道
  说到娘亲卢宛彤,邝初雨又忍不住眼眶发红。年纪轻轻,父母双亡,她的人生,实在悲惨。

  “用剑的人?”苏杭立刻想到了祁景天,难道堂堂副城主,也参与了攻镇?

  “不是祁副城主,只是他的几个弟子。”邝初雨说,她之前亲耳听到苗弘毅称呼一人为师兄。在这个时代,只有同门才会互称师兄弟。

  “弟子……”苏杭的杀气忍不住又提起来,虽然祁景天没有亲身来此,可派出弟子已经表明了一切。

  就在苏杭准备去东来城。夺回双环法器的时候,邝初雨抬起头来看他,轻声说:“能带我回元明镇吗?”

  苏杭没有多说,只嗯了一声,催动脚下飞梭,朝着元明镇而去。邝初雨回头看了眼死尸遍野的青安镇,这是她第二次看到如此惨烈的画面,于那颗本该纯净的心灵中,埋下了一颗带着暗影的种子。

  风儿吹来,那轻微的呼啸声,也带着些许悲鸣,仿佛哀悼如此多的人因为贪婪而死。那悲情的声音和情绪,将邝初雨感染,她脑子里忽然多了个想法:“如果乐道也是大道,是否能够杀人?又是否能够救人?”

  在此之前,她从没想过只是用来陶冶情操的琴曲,能够用在别的地方。就像邝志义说的那样,这个时代。无人敢信乐道能与其它修行法门相提并论。

  青安镇距离元明镇,大约五千里,以苏杭脚下飞梭的速度,两个小时不到,便看到了那座镇子。

  邝志义死后,苗弘毅堂而皇之的将此地占据,并安排一名心腹临时接管镇主之位。不少青安镇的修士,也跑来这里填补空缺。那一战,元明镇修行者也死的七七八八,正缺人手。

  老远的,苏杭便看到一座尸山。元明镇死去的修行者,被扔在镇外。供凶兽啃食。高等或顶级凶兽,并不喜欢吃腐尸,所以吸引来的,大多是低等凶兽。

  眼看一堆凶兽围着尸山大快朵颐,邝初雨流下泪水,紧紧抓着苏杭的衣服,泣不成声。苏杭面色阴沉,两镇交战,成王败寇。但死的那么多人,却连个坑都不挖,只丢在外面暴尸荒野,苗弘毅做事太让人不齿。

  苏杭沉哼一声,拿出黑火香炉打出去。

  中等巅峰的法器,威势汹汹,更有黑火灼烧,一堆低等凶兽当即被烧的哀嚎不已,四散逃窜。

  元神体在尸山中转悠一圈,苏杭找到了邝志义残破尸身,他本打算将邝镇主单独安葬。然而邝初雨却阻止了他,哽咽着说:“爹说过,生为人杰,死为鬼雄。他对不起自己的兄弟,那么死也要死在一起,将来入了幽冥。也要闯出一番名气。我想,爹一定更希望与他们合葬,而非分开。”

  邝志义是个很有抱负的人,可惜他不该投胎到修真世界,又或者说,他晚出生了数百年。

  倘若在几百年前。像他这样有能力的人,早该上位了。那个时候,人们需要领袖带领他们,在凶兽的威胁下生存。

  然而几百年后,物是人非,当初那些实力和抱负都有的人。大部分已经死去,就算还活着的,也都在思索着如何能将修为提升到更高层境界。只有修为提上去,人类生存的几率才会更大。至于下面的些许纷争,只要不影响大局,已然无关紧要。

  苏杭默默以黑火香炉。在尸山旁轰击出一个巨大的坑洞。那震耳欲聋的声响,引得不远处的元明镇注意。不少人都来到附近打探情况,想弄清楚是什么声音发出如此大的声音。

  当他们看到一个年轻人手持香炉,在尸山旁挖洞时,都微微愕然。随后,一群人面色阴沉过来,冷声说:“你乃何人,敢来这捣乱,不知晓此处乃元明镇贼人伏首之所吗!”

  苏杭看也不看他们,直接伸手打出一道独尊印,这队修为最高不过开府境初期的修行者,被他像苍蝇一样拍死。尸首四分五裂,散落的到处都是。

  苏杭面色平静,继续轰击着大地。直到坑洞足够大,他又用灵气将一具具尸体整体的摆放进去。邝志义的尸首,被摆在了最上面。

  邝初雨有些呆呆的看着那尸堆,忽然说:“少了娘……她不在,爹应该会很想念吧……”

  苏杭已经从她口中得知,卢宛彤在被掳走的半途,便自爆经脉,以求保住贞洁。如此刚烈的女子,值得敬佩。

  就在这时,更多的人从元明镇里跑出来。为首者修为颇高,丹田中一颗不金色圆球缓慢旋转,已经半只脚踏入金丹期。只要魂魄附着其上,便可成就金丹大道。

  方才苏杭轰击大地,早就引来了注意,而他一掌拍死来问话的人,更是被人看的清清楚楚。青安镇派来驻扎的人,立刻明白这人来找茬的。便蜂拥而出。

  苏杭远远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头问邝初雨:“有熟人吗?”

  邝初雨转头看了看,面色黯然的摇头,说:“没有,那一战,凡是有点修为的,都战死了。剩下的多,大多刚刚开启气旋,或者根本没有半点修行天赋。”

  苏杭点了下头,提着黑火香炉掠去。见他主动过来,为首者冷哼一声,说:“此处乃苗弘毅苗镇主所辖,还不放下法器,跪地求饶!”

  回应他这番话语的,是一座快速放大的黑炉子。炉体上有着很是复杂的器纹浮现,近乎高等法器的可怕气息扑面而来。那人心里一惊,连忙掏出法器试图抵抗。然而在黑火香炉的冲击下,法器当场爆碎,那人闷哼一声,却见炉子停顿。

  紧接着,炉盖打开,一股股黑火窜出,将附近所有修行者全部卷入其中。苏杭的声音,显得异常阴冷:“这里是元明镇英杰入土为安之所。你们这些,不配和他们死在一起!”

  连魂魄都能引燃的黑火,将那些修行者烧成了灰烬,苏杭大手一挥,狂风席卷而来,将灰烬刮的很远。

  黑火香炉升起,被苏杭一手托着,他掠至元明镇的墙楼上,高喝道:“凡不属元明镇原居民,二十息内离去,否则格杀勿论!”

  有些不长眼的修行者,见他一个人。试图用人海战术攻击。结果被苏杭用黑火同样烧成了灰烬,刮的满天都是。那冷酷无情的样子,强大的法器和修为,让青安镇驻扎在此的修行者明白,此人不可抵挡。

  这些人里,没几个是忠臣义士。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心里想着:“等我们回到青安镇,将此事禀告镇主,再来找你算账!”

  苏杭没有理会那些逃跑的人,该死的人,都死了。这些漏网之鱼,他懒得动手。杀太多,万一真引来天谴,怕是难以收场。

  二十息后,镇子里的人跑掉上千,剩下寥寥几十个胆大的藏匿在暗处。有些被苏杭用元神体揪了出来,还有些则被居民们带着仇恨的心态指认出来。这些人,苏杭毫不留情的杀了个干净。如此,元明镇里,只剩下原来的居民。

  那些人望着站在墙楼上的苏杭,有人认出了苏杭的身份。不禁跪地哭喊:“前辈,邝镇主死了,求前辈为镇主大人主持公道!”

  “求前辈替元明镇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我等跪拜!”

  看着那跪倒一片的居民,苏杭暗叹一声,朗声说:“青安镇自苗弘毅以下。已全部授首,各位可以安心了。”

  跪在地上的居民们,听到这话不由愣了下,有些不敢相信。青安镇那么多人,都被杀了?

  邝初雨一直都在看着苏杭,看他掠到镇子上喊话。看他放生,又看他杀生。无论在做什么,苏杭的表情都没有太多变化,人命在他眼里很值钱,但也很不值钱。

  他的从容和冷酷,慈悲和残忍,让很多人无法理解。

  看着那张不算柔和,却让人心安的脸庞,邝初雨转过头,看向了邝志义的尸体,她呢喃着说:“爹,你看到了吗。前辈来了,他为你讨了公道……”

  安抚了元明镇众人后,苏杭又飞掠回来。邝初雨转头看他一眼,忽然问:“你喜欢杀人吗?”

  苏杭伸出双手,以灵气牵引着四周的泥土,将深坑内的尸体覆盖起来。巨大的坟堆前。他微微摇头,说:“不喜欢,但有时候,不得不杀。哪怕慈悲的佛陀,也有降魔之法,也有愤怒法相,何况我只是个人。”

  邝初雨并不知道佛陀是什么,却听明白了苏杭的意思。她低头看了眼苏杭的手,那双手,沾满了血腥。可是,她闻不到血的味道。

  苏杭转头看她,说:“我要去东来城,你留在这吧,他们应该很希望看到你平安归来。”

  “你要去杀人吗?”邝初雨问。

  苏杭没有避讳,点点头,说:“双环法器是我送你的,别人没有资格佩戴,必须拿回来!”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邝初雨心里莫名的一谎。不是因为紧张,也不是因为害怕,反而带着丝丝缕缕无法说清的暖意和甜意。chaptererror;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