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侠影恩仇记 > 第一百四十章:寻找掌门
  正茫然出神,听到屋外一声说道:“就是这里了,昨天就在这里,他把闵师兄的一只耳朵给削了下了”,另一个声音喝道:“你们好大胆,见到掌门也敢如此放肆”,先前那一人说道:“我们哪知道他就是新的掌门”,后一人说道:“瞎了你们的狗眼”。

  屋外走进三人,其中一人见到凌霄城,满心欢喜,说道:“可算找到你了,陈双雁拜见新掌门”。凌霄城见进屋的三人中,有一个是昨日在酒楼中被自己削断了五根手指的胖子,还有两人便是一直在寻找自己出任天禽门新掌门的陈双雁和白灵。

  凌霄城从怀中拿出那块黝黑的扳指,冷冷说道:“这是你们天禽门的掌门信物,我现在交还给你们,你们以后也不要来烦我了,我是不会去做贵派掌门”。陈双雁说道:“这万万不可,这扳指历来便是旧的掌门传至新的掌门,掌门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不要就不要了呢?”,接着又说道:“这三个月来,派内为了争坐掌门一事,自相残杀,死了不少兄弟。本来之前支持铁掌门的弟子就不多,铁掌门走后,李子木和莫清溪更是狼狈为奸,将派内的这些兄弟都给害的差不多了,倘若他们二人中一人坐上了掌门的位置,那天禽门今后在江湖上可真要遗臭万年了”。

  凌霄城说道:“天禽门现在的名声很好么?比江湖上那些下三滥的门派还要可恶”,一想起李子木的那些恶迹斑斑污龊之事,就恨不得立刻将其昭告天下。陈双雁说道:“所以我们才不遗余力的要找到你继任我们新掌门,否则让李子木坐上这掌门说完位置,后果不堪设想”。陈双雁从凌霄城的言语神情中知道他对李子木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甚至痛恨,便处处拿李子木相激,仿佛凌霄城不来做天禽门的掌门,这掌门之位就要被李子木夺去了一般。

  凌霄城问道:“你们既然那么担心李子木坐上掌门之位,为何还跑到这里来,你们就不怕这一出来,李子木就趁机做了天禽门的掌门了么?”。

  白灵和陈双雁来到这里,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便说道:“掌门有所不知,我们天禽门如要坐上掌门的位置,就一定要有那前掌门的传承下来的扳指,没有这个扳指,李子木休想做我们的掌门”。

  陈双雁和白灵做一个“掌门”,又一个“掌门”的称呼凌霄城,似乎早已将凌霄城当做了天禽门新任的掌门,凌霄城心中暗暗叫苦:“这掌门之位我是万万不能坐的,否则这事迟早会被爹爹知道,那我就永远也回不去了”,心下正思索对策,陈双雁说道:“三天后,便是碧水湖堂主大婚的日子,承蒙江堂主不嫌弃,便邀请了我和白灵师弟这月十五齐赴碧水湖参加婚宴。我和白灵师弟在派内始终无法斗过李子木和莫清溪,便借着这机会恳求江湖各大门派施以援手。我们路过这里,刚好碰到那个不成器的闵师弟,嚷嚷着要找李子木好替他报仇,我们细细追问之下,便得知了掌门原来你在这里,便叫李师弟带了我们前来。这三月来,可费了我们不少功夫”,说着又向那胖子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向掌门道歉?”。

  凌霄城对着姓李的胖子毫无好感,冷冷说道:“不敢”,陈双雁察言观色,说道:“等凌少侠正式继任我们掌门,就可以立下门规,好好约束门下弟子所作所为,违者严惩不贷”。凌霄城一听,心中暗自点头,说道:“好”,陈双雁和白灵一听,欣喜万分,凌霄城忽觉不对,这一出口,自己岂不是答应了他们要做天禽门的掌门了?忙转移话题说道:“正好我在三个月前也接到碧水湖的婚事请帖了,我们现在就起程去碧水湖,这掌门一事等我们从碧水湖回来再定夺如何?”。陈双雁和白灵见凌霄城不像之前那样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拒绝做天禽门的掌门,此次听他语气似乎尚有答应的迹象,心头均是一宽,两人相视一笑,均想:“这三个多月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凌霄城走之前回头看了一下罗红燕住的这茅屋,百感交集,心中极为挂念她,心想等这些事情一了,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绝不能让三妹孤苦伶仃的受人欺负。凌霄城回到镇上才猛然发觉云水瑶不在身边,快步走上昨日那酒楼,酒楼上昨日经过他一闹,现在已经变的冷冷清清,那掌柜的见到他,吓的手脚哆嗦,说道:“大英雄饶命”。

  凌霄城心中愧疚,问道:“昨日坐在窗边桌子和我一起的那个姑娘哪里去了?”。那掌柜一听他话,知道他不是来闹事的,顿觉宽心,说道:“她坐在那里,一直到晚上,直到我们打烊了才离开”。凌霄城问道:“她有说有她去了那里么?”。那掌柜的摇摇头,凌霄城悻悻走下楼来,陈双雁问道:“掌门要找的那位姑娘是谁?掌门说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叫师兄弟们去找找看”。凌霄城一听,忙摆手道:“不用了”。陈双雁见凌霄城眼露惊恐,心想:“难道掌门和哪家姑娘私奔了不成,担心我们找到,闹得满城风雨?这少年人终究是风流了些”。他哪里知道凌霄城是担心天禽门的人垂涎云水瑶的美色,将她抓了去,献给李子木,而自己还不是天禽门真正的掌门,如何能管教的了李子木,哪还敢叫天禽门的人大张旗鼓的去找云水瑶。

  当下三人一路南下,到了第二日,凌霄城说道:“我们先去罗家庄一趟”,罗家庄离凌渡码头不远,凌霄城想起那晚自己一路追踪天禽门下的两个弟子到了罗家庄,结识了草上飞和罗红燕,三人大晚上的还意气风发的跑到城外的庙中将李子木和莫清江打的落花流水。再后来自己从碧水湖回来,中了南海四盗的奸计,被草上飞救了回来,三人又在罗家庄义结金兰。而如今,短短三个月,草上飞已死,罗红燕退隐江湖,不知所踪,三人中只剩下自己,一种孤独,凄凉之感油然而生,令他不胜嘘嘘。

  chaptererror;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