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武林高手在非洲 > 第一百八十章菜刀飞来,诛神戮仙
  王宁之所以选择住在班霍夫大街上,还有另外的打算,那就是给玛尼潘金矿出产的黄金,找到更好的销售渠道。?≠

  而班霍夫大街上,遍布世界各国的大银行,住在这些这些喜欢储备黄金的大金主附近,沟通起来更加快捷方便。

  一旦与这些大金主达成出售黄金的协议,就可以把玛尼潘金矿出产的黄金,用专机直接空运到这里的银行,省去了诸多中间环节,不但利润增加了,而且变现非常迅。

  对于高展,对外汇的需求量,几近天文数字的桑迪部落来说,获得外汇的度,也是至关重要的。

  既然来到了赫赫有名的班霍夫大街,王宁也不着急去拿两千亿美刀,决定先带领三个大小老婆和拉伊夫,逛一逛这条无数俊男美女梦寐以求向往的,遍布购物天堂的世界名街。

  走在班霍夫大街上,丽丽娜和萨拉,见猎心喜,兴奋的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时不时的还要拉着王宁,去那些奢侈品店里看一看。

  丽丽娜和萨拉心里也清楚,桑迪部落目前外汇紧缺,对于那些琳琅满目的奢侈品,也只是看看,流一些口水而已,并没有疯狂扫货的冲动。

  走在班霍夫大街上的王宁,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异样的感觉,来自班霍夫大街上,那些不时与王宁擦肩而过的武林人物。

  虽然这些武林人物,穿着普通人的衣服,行为也与普通人无异,但是却逃不过王宁这位武林大行家的法眼。

  这些武林人物,经过日积月累的训练,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力习惯已经与正常人大行径庭。

  比如走路时,正常人一般都是大腿的股二头肌和半腱肌先力,带动大腿向上,大腿带动小腿,向前迈出一步。

  脚落地后,脚趾和小腿上肌肉才开始力,通过跟腱,带动小腿,推动身体向前,抬起另外一条腿,再向前迈出一步。

  而练过轻功的人,却是脚趾和小腿肌肉先力,通过跟腱,推动身体向前,然后大腿的股二头肌和半腱肌先力,带动大腿向上,大腿带动小腿,向前迈出一步。

  所以这些武林中人,虽然极力掩饰自己的武功底子,尽量表现得像个普通人一样,但是他们走路的步履,躲闪行人时的微小动作差异,落到王宁的眼睛里,王宁立即就判断出,这些人的实力,是处于哪个档次。

  这些时不时与王宁擦身而过的武林中人,有的武功低微,只能列在江湖末流,有的却实力强悍,已经跨入江湖一流高手行列。

  王宁甚至看到两个,实力已经稳居江湖一流高手的男女,联袂而过,却行色匆匆,似乎像是在赶场一样。

  瑞士这个国家,自从建国以来,就一直秉承绝对中立原则,所以这里的国际机构很多,各国的派驻在这里的机构也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瑞士这个国家,有如此众多的武林高手。

  看到王宁有些走神,艾莉卡挽住王宁的胳膊,轻声问道:“老公,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

  王宁轻轻摇头:“没什么,突然看到很多同道中人,感觉有些惊讶而已。”

  艾莉卡很惊讶:“老公,你在苏黎世这里,有很多熟人吗?”

  王宁无奈的笑了:“艾莉卡,你也知道,我失忆了,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不是有熟人?”

  突然,拉伊夫凑了过来,指着前面道:“老板,你看!”

  王宁顺着拉伊夫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块巨大的广告电子大屏幕上,赫然出现了十六个比脸盆还大的字:‘月明之夜,雪山之巅,菜刀飞来,诛神戮仙。’

  下面还有几行小字:‘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横扫八荒,人头宴主独孤一愤,诚邀桑迪部落守护神秃噜唯,与本月十五月明之夜,决战于阿尔卑斯山脉主峰雪山之巅,贪生怕死,不敢应战者,是垃圾堆里的龌龊小爬虫。’

  丽丽娜也看到了电子大屏幕上的字,皱着眉头问道:“秃噜唯,这写的都是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

  王宁微微一笑,解释道:“上面的十六个大字,是说这个叫独孤一愤的人,要在雪山之巅耍菜刀,他菜刀耍的非常好,实力凡脱俗,碾压当今世界凡间所有武林高手,不但碾压凡间武林高手,还能够神挡杀神,仙挡杀仙。”

  拉伊夫惊讶道:“这么说的话,这个独孤一愤,岂不是比上帝还厉害?老板,真会有这么厉害的人?我感觉这个家伙是在吹牛。”

  王宁笑了:“这个世界上,喜欢吹牛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能把牛皮吹得这么响的,恐怕独此一份,别无分号。”

  艾莉卡的想法,没有王宁这么乐观,忧心忡忡的道:“这个独孤一愤,敢这么吹牛,说不定本事也不小,老公你可要小心点。”

  王宁笑道:“我这么说,也是战略上藐视敌人,但是战术上还是会重视敌人,你放心,我会小心应对的。”

  虽然王宁这么说,艾莉卡还是没有完全释怀,多年的情报工作积累的经验,让她隐隐感觉到,独孤一愤约战王宁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萨拉不解的道:“秃噜唯,后面还有这么多小字,似乎是跟你约战的。”

  王宁点头:“没错,这个人约我本月十五月圆之夜,去阿尔卑斯山脉主峰顶上决战,害怕我不去赴约,所以最后说,我们俩人,如果谁贪生怕死,不敢前去决战,就是龌龊的小爬虫。”

  萨拉继续问道:“秃噜唯,你认识这个独孤一愤吗?他为什么要约你决战?”

  王宁摇头叹气:“唉,你们也知道,我失忆了,之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我想这个人或许曾经与我有什么过节,或者是受魔门之柱的指使,所以我预感到,独孤一愤这次,是来找我拼命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丽丽娜,今天有点一反常态,开始担心起王宁的安危来,轻声道:“秃噜唯,你可以不去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