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五行御天 > 第1586章:太狠了
  戚长征一副沉思状,正经道:“不该是仙尊,我估计是某位吃饱了撑着的道尊,你说会是哪位道尊没事干来戏弄我呢?”

  小龙人挠挠头,一副萌样道:“会不会是我爹啊?他经常做这样的事情,谁欺负我就会引雷劈他,也只有你吧,没有被雷劈死,你该感到庆幸,还应该对我好点。”

  “哦,原来是你爹啊,那我就放心了。”戚长征一副恍然模样,回头对猿青山说:“青山啊,等我离去,你好好保护霹雳,千万不要让他受到伤害,要是真伤了他也不要紧,往空间裂缝一丢就是,保准他老爹也找不见他。”

  小龙人大怒:“好你个戚长征狠辣如斯……”

  猿青山一把推开他,“别闹,我没心情开玩笑。”

  “好吧,不开玩笑。”戚长征拍拍猿青山肩膀,传音道:“放心,我不会有事,我走了之后听紫衣安排,等我回来。”

  猿青山死死抓着他胳膊,好似戚长征下一刻就会消失一样。

  “寒玉,做件事,将他封印起来。”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广和山人。

  “我看谁敢封印我!”广和山人震怒。

  “老黄,来一下。”

  黄阁老依言现身而来。

  戚长征冷冷盯着广和山人,“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条路老老实实让寒玉封印你。第二条路,黄阁老剁下你四肢,一年之内不可修复,你就做一年人棍。黄阁老,可能办到?”

  黄阁老道:“旦凭少宫主吩咐。”

  戚长征点点头,“三个数,你选,一,二……”

  “我接受封印。”广和山人颓丧道,他完全相信黄阁老能轻易做到这一点。

  “听见没,老黄称我少宫主。”戚长征轻拍猿青山传音道,“还有一件事回头我再一起告诉你们,等你们知道这件事就不会再为我担心。”

  “真的?”

  “废话,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猿青山不满传音:“你骗我还少吗?”

  戚长征捶了他一拳,“那是以前,不是现在,等人到齐我一起说。”

  几句话的工夫,冷寒玉已经将广和山人封印起来,就如初见广和山人那般,这家伙防御力着实强横,以冷寒玉如今实力使用阴阳簪也只能限制其变身能力而无法将其完全封印。

  不过,这样已经够了,要是完全封印,还不方便往下操作。

  小龙人拽了拽戚长征,低声问他打算怎么对付广和山人,话语间不无担忧。戚长征说你关心他,小龙人撇撇嘴,“我才不关心他,蠢得要死,只不过他师祖和我爷爷关系不错,我也和他多有接触,你要惩罚他惩罚就是,别太狠行不?”

  “不狠不行啊,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容忍,唯独他对紫衣的态度我容忍不了,我也不过分,不会要了他的命,最多就是切了他的是非根,封印个百来年无法再生也就够了。”

  小龙人不是很明白,“是非

  根是什么?”

  戚长征笑得邪恶,指了指小龙人胯下,小龙人一阵恶寒,夹紧双腿,着急道:“不行不行,太狠了!”

  “狠个屁,这种人就该这么治他,我也是看在陵王的面子上才只打算封印他百年,再说陵王不也是头疼这家伙见到女仙就癫狂吗,我琢磨着他也有这个想法,只是下不去手,干脆由我来做这个恶人。

  至于封印百年不能再生,我办不到,老黄应该可以。老黄身份特殊,由他出手封印也合适,百年之后紫衣如玉,包括寒玉实力境界必然都会有个飞越,这样我也能放下心来。”

  说着话,卡拉提与布尔吉诺一同到来。亲眼见到戚长征,二人很开心,不过在见到戚长征之时都是先行施了一礼,这一礼代表二人歉意。

  戚长征闭关突破,袁紫衣也在殿内,外头琅琊宫六人之中,他们二人与古巨尔的表现让冷寒玉、颜如玉与猿青山三人感到心寒。

  虽说他们三人中了沐馨仙君的魅惑仙术吧,可沐馨仙君魅惑仙术是范围类施展,不仅仅是他们三人受到迷惑,红叶山峰所有仙人,包括冷寒玉、颜如玉与猿青山三人都受到迷惑。其他人不去说他,琅琊宫六人都受到迷惑,为何冷寒玉、颜如玉与猿青山就能保持理性而他们三人却会被沐馨仙君左右?

  这里边就比较微妙了。

  当时事态危急,袁紫衣不说破,解除魅惑之术也只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随着时间推移,不论是他们三人还是冷寒玉、颜如玉与猿青山三人,都会想的明明白白。

  当然了,也不是说他们就会暗藏心机,暗藏心机的是司马泊与耶林道君,袁紫衣分得很清楚,只能说是他们三人对于戚长征的立场不是那么坚定,由此才会受到沐馨仙君魅惑仙术指引拒绝站在保护戚长征一方。

  此刻二人刚一到来便向戚长征表达歉意,这一点在戚长征看来就够了,他也不会往心里去。

  至于古巨尔,许是与戚长征太熟,也许是天性使然,没有对戚长征说出歉意的话来。不过,在戚长征出现之后,有那么两三次欲言又止,脸上也露出纠结的表情来,戚长征都看在眼里。

  好吧,其实戚长征完全能理解古巨尔,毕竟二人曾是生死大敌,过去的事情虽然都说开了,相处起来也随意,但毕竟有过几十年的生死交锋,化敌为友,芥蒂却也没有那么快抹去。

  何况到了后来,沐馨仙君一方破解朱雀杀阵前后,不论是古巨尔还是卡拉提与布尔吉诺都表现得可圈可点,完全一副拼命的架势,就冲这点,戚长征也要感激他们。

  天外天仙人都比较热情,情绪也都是摆在脸上,几句话的工夫,便又如往常那般说说笑笑。

  只是因为有黄阁老在,说笑之间也多了几分拘谨。

  关起门来就好了。

  琅琊宫八人都进入宫殿之内,众人围坐,戚长征为每人倒了杯酒,举杯道:“我能顺利破境要感谢你们每一位,生分的话我不多说,就以杯中酒表

  示感谢。”说罢,一饮而尽,众人也都饮尽杯中酒。

  “卡拉提、布尔吉诺,叫你们过来是我有些事情要交代,另外就是和卡拉提的较量还没有结束,现在不多说,先把我们未完成的较量结束。”

  卡拉提说:“罢了,来的路上,古巨尔已经告诉我们你大败沐馨仙君经过,我不可能战胜你,琅琊宫大师兄只能是你。”

  猿青山说:“别啊,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还想看长征虐你一顿。”

  这话一说,众人便都笑了起来,布尔吉诺笑道:“事实上古巨尔对我们说起你大败沐馨仙君之事我们都不信,特别是卡拉提直嚷嚷不可能,古巨尔便将战斗画面给了他看,他不服也不行。”

  卡拉提苦笑道:“光听是不服,可见到你大败沐馨仙君画面不得不服,说句心里话,你是我见过初入阴阳极境战力最强的仙人,不论是上三天还是天外天,没有人可以和你相比。”

  古巨尔冷不丁的道:“言之过早,等我晋升阴阳极境首先要挑战的就是长征,对大师兄之位我从来没有放弃过。”

  猿青山扔了支烟给他,“我支持你,不过你肯定要排在我后边,我会比你早一步晋升阴阳极境,对于琅琊宫大师兄之位,我先来争。”

  卡拉提摇头感叹:“虽说我还是想争一争大师兄之位,可见到你们只有阴极境境界却并不比我弱多少,等到你们晋升阴阳极境,我怕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啊!”

  布尔吉诺打了他一下,“别说泄气话,现在不行不代表两年之后还不行,等我们从天坛战场回来,我相信你有机会成为琅琊宫大师兄。”

  戚长征诧异道:“你们要去天坛战场?”

  布尔吉诺颔首道:“数日前收到天外盟总盟传讯,所有仙君分两批前往天坛参战,我和卡拉提都在这一批,为期两年,两年之后换第二批仙君。”

  戚长征问道:“是单只你们天外天仙君还是上三天仙君也需前去?”

  布尔吉诺道:“都要去的,只不过我们天外天仙君包括初境,而上三天仙君只有中境仙君前去。”

  “什么时候走?”

  “一个月之后启程。”

  “这么说来,丹阳苍茫他们也可能前去。”

  古巨尔显然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他说:“不是可能,祖界防区只留下上河师兄,丹阳苍茫和布里师兄都已确定第一批前往,另外广陵仙门长陵子也会去,陵羽留在空间裂缝。”

  古巨尔口中的上河师兄便是祖界防区第四位仙君,隶属上三天玄武仙门,也是一位中境仙君,在戚长征闭关破境期间同来出力,不过相比丹阳布里,他的战力较弱,比之苍茫仙君战力也略有不如,许是性格使然,少言寡语,一直以来存在感都比较低。

  戚长征蹙眉道:“无缘无故不会让大批仙君前去,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古巨尔摇摇头,“我不清楚,着急回来,与丹阳师兄没说上几句话。”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