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十重天地 > 第一章花与枯木
  微风携着花香蹦入草屋,窗外桃花开满了山坡。

  在这桃花烂漫的山林中,一间破旧的小木屋伫立在其中。

  穆峰猛地从梦中惊醒,脏乱的头发无力地垂在眼前,汗水浸湿了他那身打满布丁的破旧衬衫。

  又是那个梦么。

  无助与憔悴浮现在他稚嫩的脸上。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五年了,而这个梦无时无刻得侵蚀着自己的内心。

  相比于梦,那更像是记忆,一段不愿想起的记忆。

  二十岁本应死于车祸的穆峰,却意外地重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

  这里是一个与穆峰所认知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里没有东出西落的太阳,也没有阴晴圆缺的月亮,但一年却有四季,却有白天与黑夜。

  抬头看到的不是蓝天与白云,而是一望无际的灰色穹顶。

  这让穆峰想到“上辈子”看的一部名叫穹顶之下的电影。

  这时,沉重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位看似八九十岁的老人缓缓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和穆峰一样打满补丁的布衣,或者可以说是由补丁拼凑起来的。

  左袖管空空荡荡地垂在身旁。

  老人看见穆峰醒了,微微一笑,即使他的嘴已经被厚重脏乱的白胡子给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但穆峰依旧能从他月牙般的眉毛看出,他现在非常高兴。

  穆峰眼前的这位老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爷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一直昏昏沉沉的,而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了这个小草屋中。

  但十五年了,他依旧对这个老人一无所知,知道的只有他姓黎,附近镇上的人唤他为黎老,而穆峰更喜欢叫他爷爷。

  黎老是一个贫穷的单身汉,膝下并无子嗣,而自己是他上山砍柴的时候,在树林里发现的。

  但在穆峰心中,眼前的这个老人就是自己的亲爷爷。

  毕竟穆峰打上辈子开始,就是一个孤儿,从没感受过亲人的温暖,如果没有黎老的悉心照料,这辈子也依旧是孤身一人。

  “峰儿,你醒啦,来,这是我给你做的新衣服,你穿上试试。”

  看着递过来的衣服,穆峰眼睛有些不解。

  黎老的经济情况穆峰太清楚了,别说新衣服了,旧衣服都拿不出来。

  “爷爷,你哪来的钱做的衣服啊?”穆峰摩挲着手中的衣服,问道。

  “老头子我省吃俭用,也有些私房钱,给你做身新衣服还是可以的,后天就是你十六岁的生日了”黎老慢悠悠的在床沿边坐下,眉开眼笑地看着穆峰“快穿上试试。”

  穆峰眼睛有些湿润了,赶紧把身上的破布脱掉,穿上新衣服。

  “这几天不是隔壁镇子上有学校来招学生么。等你过了十六岁,年龄也就刚好了,可不能让你的未来都糟蹋在我这糟老头子身上。”

  穆峰惊讶地看着黎老,这事穆峰前天去最近的村子换米的时候就知道,但黎老的身体状况很差,从脚步声就能听出他就算走路都已经很吃力了,毕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也不知道能再陪伴他多久。

  但看着黎老开心的模样,那句拒绝的话却始终说不出口。

  罢了,先去了再说,回来就说学费太贵,去不起。

  穆峰心中暗地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天快亮了,将新衣服脱下收好,喝完粥汤,扛起扁担往山上走去。

  这是穆峰每天的工作。

  行走在盛开的桃花林中,沁人心脾的香味铺面而来,之前的忧郁一扫而空。

  心情也随之愉悦了起来,哼着一首跟铁匠女儿新学的小曲,一边捡着柴火,一边往群山的深处走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看了看旁边堆得整齐的两大捆柴火,穆峰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些应该又可以换一天的饭钱了。

  突然,远处传来杂乱的沙沙声。

  穆峰立即警觉了起来。

  这荒山野林的,有些野兽也很是正常。

  以前就遇到过三次老虎,一次黑熊和一次狼群,但每次都是擦肩而过,那些野兽仿佛都没看到他一般。

  可谁知道下次遇见后会不会直接冲上来呢。

  穆峰躲到柴火堆后,不敢轻举妄动。

  那沙沙声越来越响,只见一个人影从草丛中窜出,借助周围微弱的光芒,穆峰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红色的长发飘散在身后,好像夜幕中燃起的熊熊烈火。

  白皙如玉的脸上点缀着一双皎月般明亮的眸子。

  女孩身材纤细,动作更是十分灵活,踩上柴火堆一跃而起。

  但她在看到柴火堆后蹲着的人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

  脚下一个踉跄没踩稳,重重的摔在地上。

  “快跑!后面有熊!”那女孩不顾自己的伤势,回过头朝穆峰大喊。

  穆峰一惊,随后远处便传来一声熊吼。

  果然是熊!

  但那女孩看来是伤的不轻,连站都站不起来,如果现在自己跑掉的话那她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穆峰也没多想,随即背起柴火,扑到女孩身上。

  那女孩也是吓傻了,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差,被熊追了之后还碰到个色狼。

  “你想干什......”刚想大喊出声,便被一只混合着泥土与青草味道的手给按住了嘴。

  “别说话”穆峰另一只手扯断背上捆着柴火的绳子,柴火随即倾泻而下,将两人埋的严严实实。

  短暂的安静后,熊沉重的脚步伴随着喘息声,出现在两人的周围。

  女孩估计是被吓傻了,留着眼泪死死盯着穆峰。

  穆峰透过柴火间的缝隙向外望去,黑色的庞然大物在周围游荡,

  看那体型,穆峰认出来了。

  那是生活在这一带的熊王,据说附近的村子请了好多武力高强的人来剿灭这头巨熊,可最后都以变成它的盘中餐而告终。

  这个女孩怎么会招惹到这么个东西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紧张得气都不敢出一下。

  转了一圈无果后,熊王好似失望得低吼了一声,钻入草丛中走了。

  听着逐渐消失的脚步声,穆峰终于松了口气。

  “那......那个......”怯生生的娇嫩的声音从身下传来。

  穆峰这才想到自己还压在人家小姑娘的身上呢,立马直起身,连声抱歉。

  “没事”女孩坐起身整理下衣服。

  “你怎么会从那个方向跑过来?”穆峰望向女孩冲出来的方向,那是群山的深处。

  “我跟我姐姐走散了,我叫段月,你叫什么”女孩那明亮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穆峰。

  “我叫穆峰”穆峰回道,但思维全被她的名字吸引住了。

  月?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月亮么,不光没有月,也没有与月相关的词语。

  难道是同音的其他字么?

  “段月是吧,月是哪个月。”穆峰强做镇定问道。

  “月亮的月啊”段月捂着嘴轻笑道,好像有人讲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月亮?”穆峰装作不理解的表情。

  “什么?你竟然连月亮都不知道?”段月有些惊讶,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从脚边捡起一根树枝把玩着,“不知道也对,毕竟这最底层世界是不知道月亮的。”

  说到这,段月好像想起些什么,嘟囔了一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把树枝像玩厌了的玩具般丢的远远的,从腰间的袋子中摸出一个球塞进松软的泥土中,紧接着,那个球中窜出一道明亮的火蛇直奔天空。

  最后段月就一直呆呆地望着愈渐黑暗的天空,不发一言。

  穆峰也没时间管她,蹲在地上捡着散落一地的柴火。

  没过多久,远处的天空中也亮起了一道淡白色的光。、

  “这是信号弹?你为什么不早点用?”穆峰直起腰,将捆好的两堆柴火绑在扁担上。

  “你竟然知道这是信号弹?”段月略微表现出诧异的神色,也只有一瞬“这种子母信号弹太贵了,我爸妈一共也就留了五对下来。”

  “哦,这样啊”穆峰挑起担子,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在天彻底黑之前下山,这个世界没有月亮,虽然不知道白天是怎么亮起来的,可到了晚上那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哎,你别走啊,你就这么忍心把我一个女孩留在这深山老林里么。”段月跑到穆峰身边,从柴火堆里抽了根大小正好的树枝。

  “你干什么”穆峰被这个闲不住的丫头弄得有些恼火,这肩上的柴火就是生存的口粮,少一根那就是少几粒米呢。

  不过更让穆峰焦急的,是现在的夜色已经彻底暗到看不见眼前的路了。

  一声清脆的摩擦声传入穆峰的耳中,随即一簇小小的火苗出现在眼前。

  “真的是,你出来砍柴都不记得带灯的么。”火苗映射着的是一张美丽的脸庞,她手里的那支从他肩上挑的柴火堆中抽出来的树枝,正像蜡烛般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我家穷,没钱买灯。”借着微弱的光,穆峰看到了熟悉的道路,接下来的路就算闭着眼都能走了

  “谢谢你,我找到路了”穆峰从柴火堆里又抽出几根树枝递给段月“这个地方很安全,你就在这等把,离你发信号弹的地方也有一定距离了,别让你姐姐找不到,我有急事,就先走了。”

  说完便冲入了黑暗之中。

  看着穆峰的背影,紧了紧手中的那几根光滑的树枝,跳动的眼眸中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回到家中,穆峰卸下肩上的担子,长舒一口气,总算到家了。

  可转瞬间,弥漫在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不禁让穆峰脊背一凉,不详的预感犹如洪水般冲进大脑。

  出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