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留情江湖 > 第三章,绝处逢生
  听得“砰——”一声,二人落在一块空地上,震起地面许多灰尘来。萧念雪身上本是疼痛不已,心中牵挂着桔栀,也不觉得多疼,反而在地上挣扎着摸索,希望能抓到桔栀的一截衣裙,也安心些。

  此刻正在一个阴暗的洞里,这洞中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桔栀亦是如此,牵挂着萧念雪,身体疼痛得起不来,双手却不闲着,向黑暗中摸索。

  两双手寻摸许久,终于,指尖触在一起。二人心中当下放了心,随即缓缓牵住了。

  “念雪,是你吗?”桔栀天籁般的声音。

  “是我。”

  这一声回答,纵使桔栀心中有千万种不安,此刻也化解的无影无踪,仿佛萧念雪是她心中的天地一般,坚不可摧。

  有了这双手,萧念雪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他用生命为之守护的珍宝尚在身边,又有何理由害怕?

  心想寻找出路,便向周围摸去。摸得脚边有潭水,不急不缓得流动着,向下摸也摸不见底,便朝桔栀汇报来:“桔栀,脚边有道水,尚不知深浅,我们就坐在这里为好。”

  桔栀本惊恐未定,听到萧念雪的声音,这才放下心来。她听得一潭水不知深浅,当下蹲身拿起一块石头来,向前一抛,落入水中,发出“噔”的一声,水花随之溅起,打在二人身上。

  “念雪,你可摸得到底吗?”桔栀问道

  “并未摸到。”萧念雪答。

  桔栀紧紧抓着萧念雪的胳膊,生怕离开太远了,她确认了萧念雪与她紧紧贴在一起,这才开心无比,绽颜说道:“那就是刚刚及腰了。”

  “哦?你怎么知道?”萧念雪问道。

  “我刚扔了块石头进去,听声音大,水花也大,便知不深,你又说手摸不到底,我想应是刚及腰吧。”桔栀道。

  “那便好,”萧念雪像是安慰桔栀,又像自我安慰,喃喃说道:“说不准过了这条河,就可找到出路了。”

  二人手牵着手,一同踩入水中,桔栀说的果然不错,水深刚好达萧念雪胯骨处,行起来虽有些困难,但二人相互鼓励,也给了自己不少的信心,走来也不觉困难了。

  因是地下,这潭水中淤泥也甚多,萧念雪与桔栀也格外的小心,生怕踩到淤泥,被阎王吸走。萧念雪儿时也经常下河玩水,知道规矩,也嘱咐了桔栀,每一步都先试探性得一踩脚底,确认无淤泥才落脚。有时不小心一脚踩在淤泥上,二人齐心协力也可努力拔出脚来。

  走了约莫两个时辰,水声依旧潺潺,桔栀忽然问道:“念雪,方才那一刀朝我们劈来,你为何不躲闪,而是舍身将我护住?”

  这问题刚出口,二人却都已红了脸。

  黑暗中,萧念雪沉默不语,手上依旧紧紧攥着桔栀的小手。

  约莫又是两个时辰,二人总算上了岸。因这四个小时在水中走来并不停歇,又未进食,此刻二人身体均已虚弱无力,上岸之后便都躺在岸上,喘息个不停。

  萧念雪挣扎着身体爬了起来,喘着粗气,继续向远处摸去。

  “念雪,”桔栀轻声呼道。

  “嗯?”萧念雪疑问得回应了一声。

  “千万莫要走远了,”桔栀嫣然一笑,声音中充满了凄凉,却又夹杂着说不出的幸福。她柔声缓缓念叨着:“当我去见爹爹妈妈时,希望,有个人能陪在我身边。”

  萧念雪听了这句话,心痛无比。他不知到底能不能走出去,但他必须抗起这个责任。

  只因,他用生命为之守护的珍宝尚在身边。

  “桔栀,相信我,我们一定能……”

  “念雪,”

  桔栀打断了萧念雪表达决心,话语中轻柔无比,她缓缓地,又问起方才那个问题:

  “念雪,方才那一刀朝我们劈来,你为何不躲闪,而是舍身将我护住?”

  沉默许久,溪流潺潺,在二人身边流动,那声音宛如一曲动听的交响乐。

  萧念雪同样的语气,缓缓答道:“因为,我喜欢你呀。”

  因为,我喜欢你呀。

  这一句,说得桔栀面红耳赤,虽黑暗中看不清,但仍是羞起红晕。桔栀心中登时欢喜起来,她柔声嘱咐道:“念雪,你去吧。路不好走,千万小心。”

  “哎,”萧念雪应了一声,并不急走,想再说些什么,然而站了许久,什么也说不出口,只好叹了口气,朝前方走去了。

  每走十来步,萧念雪便回来,扶起桔栀,按原路往前走十来步。

  …………………

  这样子,缓缓得过。二人在山洞中不辨曦月,也不知过了多久。

  约莫两天,桔栀渐渐走出了马贼屠镇的阴影,二人口中话语也渐渐多了些,大都是些互相鼓励的话。

  桔栀一个花季女孩,心中自然有千丝万缕的念头,有时说出些话来,萧念雪也听不大懂,便嗯嗯啊啊答应着。

  有时,桔栀甚至幻想着,出去后二人的婚礼上,该怎样怎样。

  他们二人之间的事,整个镇子的人都是知道的,甚至有人半开玩笑的要急着喝喜酒。

  “念雪,”

  此时,萧念雪扶着桔栀往前缓步走着,桔栀将头虚弱得搭在萧念雪肩上,又说起了婚礼。

  “念雪,到我们婚礼那天,我要请我娘亲给我梳头,给我化最美的妆。我要最美的样子,来迎接你。”

  桔栀说这些时,瞳孔中闪烁着光。而刚说罢这句话,忽然瞳孔中的光芒又暗淡了:“哦对,娘亲那天夜里已经被马贼……”

  听到这儿,萧念雪心中也隐隐作痛。

  他也想到了自己的妈妈,那天夜里,佝偻着身子,僵硬得倒茶的样子。

  他妈妈,原来,已然年迈不堪。单说发角处,已横生出一根根触目惊心的白发。萧念雪想到那几缕白发,心痛不已。

  心中不平和,脚步也凌乱起来。想到这些,萧念雪脚下一个不留神,便绊到石头。

  二人皆是惊叫一声,摔倒在地。萧念雪虚弱憔悴又焦急慌张地叫着桔栀,正摔在一起。

  这时,身边的石壁忽地掉下一块小石子来,自石子腾开的缝中,幽幽得打进来的一丝光,照射在萧念雪脸上,映衬出那张刀刻般轮廓鲜明的面容,虽蓬头垢面,脏乱不堪,泥泞与灰尘打满脸颊,但桔栀瞧起来,竟有股说不出的好看。

  这一丝光正打在萧念雪眼睛,因许久不见阳光,这一打直叫他睁不开眼。

  “光…………”萧念雪有些不明所以,双目无神,喃喃道。

  随即,二人兴奋无比!

  “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