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毒死你算了 > 85.寻证(一)
  《断龙渊》流玉斋

  第九章

  千寻出了房门,见沈季昀坐在长廊上,笑着向他招呼一声,就到他边上坐下。

  “烧已退了,不过是暂时的。”她放下方才卷起的袖子,盖上了腕上的白玉珠串。“药方我放在桌上了,喝过三副就会有起色。不过你还是带他回去吧。”

  见沈季昀不解,千寻只好继续解释:“外人都道燕子坞是块乐土,事实上乐土只在人心里。他在此前后不过几日,气息郁结反而更重。若想让他病好,就送他去别处养病吧。”

  沈季昀听了,有一瞬的恍惚。那少年眨眼看着他,眼里含着笑意,虽仍是那张面白无须的脸,却哪里还有不通人情世故的天真。他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却听有人从廊上走来,须臾间就到了面前。梅娘仍是那副穿戴庄丽的样子,向着两人一礼,侧身对千寻道:“苏先生让妾身好找。方才沉香榭那里来信,请先生过去。”

  千寻点头向沈季昀告别,跟着梅娘走去。艳阳明丽,照在长廊上,远处传来了阵阵蝉鸣。

  ……

  千寻第三次踏入掬月楼的时候,公子在书房等她。他背身站在里间,看着窗外,直到梅娘退出去,才走到了外间。

  “今日天气好,陪我出去走走吧。”他带了点淡淡的笑意,带头走了出去。千寻跟在身后,两人只相差一步。

  沉香榭里林木被修剪得齐整,视野也开阔许多。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一片梅林,到了一处水榭。从水榭向外望去,可以看见对面岸边的大片水杉。阳光大好,翠绿的一片倒影在水面上,一派生机勃勃。

  水榭中摆了茶具。两人面对面坐了,公子开始煮茶。千寻仍看着外面的明丽景色,见远处几只白色的水鸟掠水而过。不多久,水已沸,公子放了些茶叶进去。水汽腾起,清香四溢。等布了茶,他才开口道:“沉香榭不比燕子坞旖旎多变,却也有心旷神怡之处。”

  千寻谢了茶,也不接口。公子也不见怪,继续道:“这次请你过来,是想向你讨教些事情。”见千寻仍是一副赏景的模样,他低低一笑,似是想到了什么趣事。再开口时,已开门见山,“几年前,我得了一套心法,练了几年颇有进益。只是练到最后两段时,遇到了阻滞,恐会伤及性命。”

  他撇了撇茶末,给千寻添了茶,“听闻涵渊谷沐风心法至柔至纯,其真气修复经脉,使修为倍增。”说到此,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极为认真地看着千寻,道:“我想请先生为我护法,助我冲破阻滞,练成功法。”

  千寻转过头来,见他那已无病态的神色间,有着几分殷切,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里波澜不兴。她叹了口气,放下杯子道:“还是老规矩,你不可违背我的意愿。既然你开了口,那黑玉令的委托便不能更改了。”

  公子见她应得爽快,颇有些意外。沐风心法是涵渊谷秘宝,对修习者有益寿延年的功效,其真气更是等同于起死回生的灵药。然涵渊谷之人极少用其救人,只因沐风心法的真气输出后极耗元气,消耗过多便会折损阳寿。可以说,这是一种以命换命的救人法子。千寻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白谡未必已将心法传授。他如此开口,便是想让她将白谡唤来,不想她竟一口答应了下来。转念一想,公子又觉得她并非不可信,白谡既然敢让她来应黑玉令之约,只怕真是有这个能耐。

  他站起身,向着千寻郑重一礼,道:“那就有劳先生了。”

  ……

  公子与千寻约定了两日后闭关。他让从人驱船,带千寻在沉香榭附近游览了半日,便送她回了燕子坞。

  此时,燕子坞上已换了景象。洗雨阁里的众人已于午后乘船离开,只留下沈季昀和祁嫣照顾仍然卧床的姚恒。偌大的院子突然寂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洗雨阁西南方向的和风轩里,住进了一批梁州来的客人。千寻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梅娘领着几个伶人向那边行去。

  用过饭,阿凌打着哈欠趴在桌上睡着了。今日妙衣带着他去湖里摸鱼,他本就好动,玩了一天,累得筋疲力尽。千寻让妙衣将他抬到床上,就让她下去休息。自己在院子里喝了一会儿茶,赏着半圆的弦月和漫天星辰,直至有些困倦了才回房休息。

  子时将近,幽篁居里竹风轻响,隐有虫鸣。一向浅眠的千寻忽听窗轴轻转,风声一变,房里竟多了一人的气息。她并未睁眼,呼吸保持着绵长轻柔,凝神细听那人的动静。

  那人进屋之后,良久未动。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他从窗边移向外间,落脚几乎无声,千寻只能凭气息探知他的动静。气息远离,千寻缓缓睁眼,只见一黑影正立在阿凌床前。

  黑影抬手要去掀床上的薄被,忽听背后一极细的破风之声响起,他微微侧头避开,一枚银针已钉入墙面,转瞬间,已有人袭至身后。千寻抬指点向他背后的大椎穴,那人头也不回地闪身避开。千寻跟着闪身过去,手指已点向他天宗穴。那人反应也快,听风声袭来,身形一晃移出了三步,回身虚拍一掌,袭向千寻面门。

  此时,千寻已看清了他的正面,暗骂一声,这厮太会选面罩,居然用了黑的,寻常人在夜里只怕连他的正面背面都辨不清。腹诽归腹诽,千寻已侧身避开那掌虚招,正面移向他,指尖一挑已第二根银针射出。那人见她身法如此鬼魅,竟已在几招间贴到了他的身边,扭身避开银针后,又向后退出五步。

  千寻见他已退开一段距离,也不再上前,只站在阿凌床前冷冷地看他。哪知此时阿凌突然掀了被子坐起,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吃不下了,太撑了。”

  千寻挑眉,却见那人也定在那里,面罩里的两眼似是在打量床上,不过须臾竟轻笑一声,飞身出了窗外。

  这就走了?千寻深觉不妥,抬手塞了一颗药丸在阿凌嘴里,一挥袖在床边布上毒阵,留下一句“待在床上别动”,也闪身出了窗户。

  御风踏出幽篁居的竹林,那黑衣人已不见踪影。千寻站在一杆竹尖上四下扫视,眼所及处皆无异动。不该如此的,即使那人轻功再高,跑得再快,也不可能在片刻间就跑得全无踪影。她闭上眼睛,凝神静听,身体随竹竿上下波动。再睁眼时,已带了笑意,脚上一松,轻轻落到地上,向着竹林深处道:“可不能放你走。”

  说着,她身形一晃,在竹林中穿梭了起来,足下轻抬间,连落叶都未带起几片。果然,那人方才就躲在竹林中,见千寻紧紧不放地追来,也有些无奈,足下一点上了竹竿,运起轻功大步飞去。

  如此却正中千寻下怀。她也跟着一点地,飞上竹竿,借着风势迈步追去。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御风飞踏间已出了燕子坞。黑影那人轻功极高,须臾间已掠至水上,足下点着湖面飞出一段距离,最终落在湖面的一块礁石上。他转身望去,见那白影正轻盈跃出燕子坞,衣袂翩翩地向下落下,足尖灵巧地在水面上点出一圈波纹,人已向着这里快速靠近,滞空竟比自己还好上几分。

  他有心和那比比,一转身又掠至水面,向着一处山丘飞去。

  平静的湖面上,倒映青黑的山峦和天上的星子,远处可见银河垂地。一黑一白的两人在湖面上起起落落,晃动了水里的星夜。

  弦月稍移,黑影落在了一处齐水的暗礁上,在水里拖出个一模一样的欣长影子。几乎同时,千寻已从他身侧略过,停在了不远处的出水礁石上。千寻回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因背着月光,看不清神情。

  两人站了一会儿,那黑影忽又轻笑一声,道:“你追了我一夜了,真是有心。”

  声音从面具后面传来,有些变音,缺仍能听出他的戏谑。千寻莞尔,说道:“你可真不好追,只比我差上一点。”

  黑影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抬头看着她,问道:“那你还要将我留下吗?”

  “不用了。你虽轻功不如我,内力却好我太多。你若想对阿凌动手,只怕我拦不住。”千寻停了停,又笑道:“阿凌的消息你可不能外传。”

  “哦?”

  “他已卖身给我做了跟班,现下算是我的财物。”见那人仍旧静静看着这里,也无表示,千寻继续道:“方才你我交手,我已在你身上下了子母蛊,母虫在我这里。万一我们遭了毒手,埋在你身上的子虫就会……”说着,千寻老神在在地将手向后一别,一脸高深莫测地道:“当那时,你就要下来陪我们了。”

  那人依旧静静地看着他,良久后,竟也笑了:“我本也没想告诉别人,还请姑娘手下留情了。”

  “……”千寻默然。白谡给她人皮面具,她整日都戴着。面具上是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她便将自己做了少年打扮。但到了夜间,她还是会把束胸松开,免得气血不畅。方才出手阻他,自然没工夫打理自己。真是……好眼力!

  “兄台客气,时候不早,我回去歇息了。”千寻朝他点点头,脚下一动,已向燕子坞飞去。

  那黑影还站在暗礁上,湖水浸湿了他的下摆。清风吹过,倒映在湖面上的人影轻轻晃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