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我可能穿了本假书 > 第8章准备出门
  一人一豹大眼瞪小眼:“……”

  万俟屿缓缓抬起爪子,轻轻拍了一下水面,溅起一朵小水花,在水花的遮掩下瞬间斩断了不断进入体内的灵力源流。

  然而在万俟屿看来不过是极为寻常的一个动作换到左渊眼里,看到的却是气息微弱的,毛绒绒的小豹子正目露委屈,举着可爱的毛绒绒的小爪子拍着水向他撒娇示意自己不要把它泡在水里呢!

  哎呀麻麻它真可爱!更想医好它了!

  左渊动了一下,把小豹子用布巾包得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出来之后就将其放在水池边上,然后在水池里不顾形象地拿毛巾把一身雪白的皮肤搓得发红,才勉勉强强地停下动作,从水池子里起身,像往常一样板着脸穿上了繁复而一丝不苟的精致白袍。

  刚穿好衣服,左渊就弯下腰要去抱起小豹子,然而小豹子不仅没有软糯糯羞答答地顺从他,还张开嘴咬了他一口!

  血液从深深的牙印里面滴落下来,小豹子嘴边还挂着一丝红艳。

  左渊捏着伤口,心里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这只小豹子!该不会!有狂犬病吧!怎么咬人呢!

  左渊黑着脸,决定二十个小时不理这只豹子。

  白皙的脚踏过厚厚的毯子,雪白的衣角撩过地上那团黑乎乎的毛团,左渊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走到玉榻旁躺了上去,手里拿着一本线装书,面色十分冷淡。

  别以为长得可爱我就会原谅你!我左渊是一个有志气有原则的人!

  左渊一本正经地看着手里的《凤凰传奇》,暗地里却偷偷地放出灵识,去看那只小豹子在干嘛。

  结果!

  左渊捏紧了手里的书,眉眼未变却硬生生让人感觉到一丝杀气。

  这家伙不思悔改也就算了居然还……

  还拿着他的衣服在那里嗅来嗅去!

  它是变态吗!

  万俟屿敏锐地感觉到了那个躯壳里灵魂发出的波动,眯着眼想了想,三下两下把缠在身上的布巾踹开,把头伸进水池里晃了晃冲掉那丝血迹,然后翘着尾巴窜跳到榻上,歪着毛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往左渊怀里挤去。

  “嗷……呜……”细细碎碎的呜咽声从小豹子嘴里传出来,两只小小毛毛的前爪紧紧扒住左渊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是害怕被抛弃的小猫咪一样。

  左渊任由他扒在怀里,手里还是稳稳拿着那本《凤凰传奇》,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怀里那个怨豹一样,八风不动安稳如山——如果忽略他略微紊乱的呼吸节奏和紧紧扣住书皮的手指的话。

  怎么办!他为什么就是对这只小豹子狠不下心来!他只不过想冷它一下而已!怎么感觉自己像一个负心的渣男啊喂!这根本不正常!

  左渊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虽然小豹子非常非常可爱毛毛非常非常好撸他也非常非常喜欢它的手感!但是!这种喜爱应该还达不到这种看见它撒娇卖萌秀委屈就觉得自己是个负心渣男感觉心都缩紧的程度吧!难道小豹子的技能不仅是“我好像见过它并且舍不得它死翘翘”,还包括了“敢不理我你就是渣男”设定?这也太不科学了吧!他这个壳子的设定都没有这么苏!

  万俟屿埋在左渊怀里的眼睛眯了眯,一道若有似无的金线穿过左渊的血肉,直直缠绕在那个一无所觉的灵魂之上。

  魂体看似凝实,实则虚幻不堪……

  万俟屿顿了一下,再想驱动金线仔细探查,灵力却已经不足,金线也在灵魂之上隐匿了下去。

  万俟收回灵力,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

  这边,左渊终于忍不住地放下手中看了许久实际上一个字没看进去的书,单手抓起小豹子,仔仔细细地在手中一边翻找小黑豹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一边呼噜着蓬松顺滑的绒毛。

  “真不知道你是真通人性还是碰巧……”左渊弹了一下小豹子的脑袋,完全把自己立下的二十个小时不理小豹子的毒誓抛到了九霄云外。

  左渊顺着绒毛的方向轻轻捋动,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又是寻常那副冷艳冰山面瘫脸。

  “绯玉。”极为好听的男音冷冷淡淡地散开,余音未了,那名被呼唤的女子已跪倒在眼前,红衣似火。

  “罪婢绯玉在此,不知殿主有何吩咐。”

  “……”

  左渊的千言万语就被一个“罪婢”卡在了喉咙里。

  “本殿不日要前往大陆历练,尔等……”

  “是!绯玉必定准备周全!”妹子一个抬头,眼睛里冒出熊熊斗志。

  “……”妹子我还没有说完呢,我只是想叫你们好好去学习一下你们原来的人设……并没有叫你们一起去啊喂!

  然而妹子早已经斗志昂扬地规划着殿主出行必备的装逼排场,根本不打算理会左渊接下来想说什么。

  ……心好累,感觉自己很没有威严。

  “殿主!”绯玉妹子一脸严肃,铿锵有力地说道:“绯玉已知晓该做如何安排了!请殿主放心!”

  不,你不知道。

  左渊心里苦,但是他不能说。妹子好不容易不再外面跪着了,他现在要是说要把她们放在家里自己走,恐怕等到他回来还在跪着吧……

  妹子是珍稀资源,要好好爱护的。

  “……嗯。”面对着妹子几千瓦一样的炙热目光左渊艰难地板着脸,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回答。

  “绯玉这就下去安排!务必使大陆之人好好看看我破霄殿的底蕴!”说完,妹子蹭地一下站起来,火急火燎地跑了,甚至比来的时候还快。

  “……”

  心情复杂。

  真的要去装逼吗。

  听说装逼会遭雷劈的。

  左渊已经可以预想到经由妹子们安排的行程会有多么“惊心动魄”了。

  好累,只想出去给豹子续个命,现在得顶着被雷劈的风险装逼了。

  不过,如果有妹子们在身边,衣食住行肯定不会直线下降的!

  左渊捏了一下小豹子爪子上的小肉垫,苦中作乐地想。

  万俟屿一动不动地任由左渊捏着他的爪子,整只豹陷入了沉思。

  要去大陆历练……吗。

  万俟屿勾勾爪子,仰起头呜呜呜地叫着,眼神亮晶晶的,好像会说话一样。

  事实上它也的确是在表达要跟着去的意愿就是了。

  然而双商掉线的左渊并没有注意到小豹子想表达些什么,还是冷着那张俊美男神脸,手里不断揉捏。

  麻麻!这触感真是棒棒哒!

  “二狗啊,爸爸为你可是操碎了心啊,为了绮罗花都出卖色相了……”左渊一脸沉痛地给小豹子讲述自己养它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以后你长大了,可要心甘情愿给爸爸骑啊……”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黑豹坐骑,带出去一定拉风极了!

  万俟屿没在意左渊口中骑不骑的问题,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这个人口中的某个词上面。

  绮罗花?

  他去哪里知道绮罗花的?

  万俟屿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陌生的灵魂,绮罗花的存在世间少有人知,连他也只是在族内典籍里面才略知一二,而这个灵魂却敢说拿到绮罗花?

  小黑豹暗沉的金瞳里划过一丝暴戾,整只豹给人的感觉瞬间变得狂暴而又深沉。

  “嗯?”左渊敏锐地感觉到了小豹子的变化,捏着小肉垫的手停了下来,漂亮的眼睛盯着小豹子。

  “吼~”小豹子冲它弱弱地叫了一声,眼睛里还泛着水光,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哪里有一丝一毫暴戾的痕迹?

  左渊看着小豹子可怜巴巴的样子,瞬间把那点怀疑抛到了外太空,小心地抱起小豹子,面色淡然问道:“二狗咋了?”

  万俟屿动作顿了一下,仍然保持着哭唧唧的样子,爪子勾着左渊身上精致的衣袍,头埋进左渊的手里,翘起尾巴:“吼~”

  伴随着小豹子的叫声的,是一阵连绵不绝的……

  “咕噜~咕噜~”

  左渊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满脸羞怯”的小豹子,心情愉悦地想,原来是饿了啊。

  万俟屿倒没什么不自在的,他现在本身就是幼年期,不能辟谷要吃东西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豹子能吃什么呢。”左渊喃喃自语,手里托着小豹子,沉思。

  “竹青。”左渊想了一下无果,决定还是叫献上豹子的竹青妹子进来问问她是在哪儿捡到这小家伙的。

  他倒是想小豹子是不是要喝奶,奈何这个世界跟现实世界不太一样,他也不敢乱弄,万一一不小心喂死了怎么办!

  “殿主!”果然即使愧疚中的竹青妹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蠢萌呢……

  左渊看着眼睛里面不断放射出不可描述的光芒盯着小豹子的竹青妹子,艰难问道:“汝是在何处……拾到此物的?”

  左渊轻轻扬了扬手里的豹子,示意竹青。

  “是在……绝渊谷。”竹青妹子尴尬地低下头,嫩白的手指绞着绿色的腰带。

  哦,绝渊谷啊。

  神他妈绝渊谷!那是天绝宫的大本营啊喂妹子你去那里溜达干嘛!

  左渊面瘫着脸,看了看竹青妹子,再看了看手里的小豹子,心里十分复杂。

  原来!这只豹子真的是别人的东西!

  别人来要他还把别人给打了出去!

  “绝渊谷?”左渊勉强压下涌到喉咙的血,淡淡地重复了一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