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太清经 > (四)患难之时见真心
  (四)患难之时见真心

  那少年原以为自己一叉下去便会要了那妖孽的命,又怎会在意她手中那小小丝帕,却不想被一阵阴风卷了进来,四周并不灰暗,灯火辉煌,如世外桃源一般,只是多了几分阴冷。

  手中三齿叉化作小伞归于腰间,少年心里此时并不懊恼,反倒感谢那蛇精弄得这一手把戏,否则凭自己的道行想打开帝陵之门是绝不可能的!

  若说此地别有洞天,毫不为过,洞顶不知被安置了什么样的法宝,竟幻化青天白日一如外界,洞底青草遍地,河流蜿蜒,顺着小路往前走,还有一座紫色的大殿,一如仙宫。

  少年凝神望去,突然哈哈大笑,原来如此!

  “喂,这是什么地方?”突然背后有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抬腿便向后踢去,只听一声惊呼,便看到释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痛苦的捂着双腿之间,神色扭曲……仿佛被掏心挖肺一般!

  “你……”

  “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那妖孽!”少年脸上满是失望,他用了五分力,踢了一个废物。

  “我……”释天满脸通红,无奈的坐在那里“你何必反应这么大,我真是倒霉,居然答应和你溜下山来!”

  “哼,臭和尚,不开心,你自己回去!”

  释天叹了口气,摇摇头,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接下来怎么办?”

  少年并不多言,径直向那紫色大殿走去。他早已知晓,此处若非有宝物集天地精华是不可能幻化出这山川青空的。唯有那紫殿不着光华却透着灵气。

  一抹绿色的光影,始终悄悄的跟在二人身后,看着二人向紫殿走去!眼中死死地盯着大殿之门!那扇门,自从那老头归墟,百年来任凭自己费尽心思都无法越过半步,虽然这陵中灵气充裕,自己的修为也日益精进,但那殿中之物试问天下何人不动心!

  天下有六件上古神物,蕴含天地之威,包藏千古之谜,数百年来,出了那尚未出世的幻灵外,其余五件至宝辗转于正邪之间。无上心法玄心经残卷和浮心境被上清寺守护,遮天伞由海上名宿清欢山庄所保管,九弦鸢尾则收在了道门昆仑道,飘羽在四百多年前落在了魔门四宗之一的帝宗手中,帝宗宗主帝傲天获此至宝实力大增,竟然在百年后侵犯佛宗上清,企图再夺二宝,一战天昏地暗,奈何上清门人誓死护山,终使帝宗全军覆没......至此,魔道衰微,蛰伏至今已三百年有余。

  如今少年发现了传说中的帝傲天之陵,岂能不兴奋,说不定那件宝物便在其中。

  释天随少年来到紫殿门前,那扇巨门并非像平常所见的门那般朱漆木质,而是如水流一般流动着,门框仿佛铜铸,刻着许多奇异的花草铭文,看起来很是精美。

  少年甜甜一笑,扭头对释天做了个鬼脸,“这位前辈果然是高人,纵使后人想破脑袋也猜不出该如何进入这宫殿,更不必妄谈!”

  “既然如此,那咱们离开这里吧。”释天自从进入这里边觉得浑身不自在,只想尽快离开,此刻听少年说难以进入,心里更觉得应该早早离开。谁知少年却反手狠狠的敲了释天的脑袋一下,显得很是无奈。

  “我是谁,我是那些蠢材吗!”少年得意的仰起头,“今天,本...额...少爷进去定了!”

  躲在暗处的帝陵蛇双眼微眯,满意的吐了吐信子,静静地等着二人打开大门,到那时......

  “不过......”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与犹疑,更多的则是捉弄般的乐趣,回头向身后某处黑暗的角落里望去。

  释天纳闷的挠挠头,不解的看向少年。

  “不过在进去之前,本少爷要先解决了那条不怀好意的小虫子。”少年猛然拔伞朝暗处一挥,石壁轰然而破,一抹绿色的身影飘然飞离。“哼,让你躲着!”

  “好狠辣的小子。”帝陵蛇站定后,缓缓拔出头发中的玉簪,不慌不忙的向二人走来,眼中充斥着血色,“知道又如何,只不过早早赴黄泉罢了!”

  那玉簪瞬间化作一柄长剑,向少年劈来,在帝陵蛇看来,释天手无缚鸡之力,不足畏惧,关键便是拿下白衣少年,一切便迎刃而解。

  少年似乎早知她心中所想,玉指捏诀,连击九次,用阵法将释天护于阵中,冷然道“不要跨出此阵,否则丢了性命可不要怪我!”言罢便提伞化三叉戟向前冲去。以他往日行事,他本不必顾虑那小和尚的生死,只是不知今日为何如此,潜意识中竟总之将他护于身后。

  释天点点头,算作回应,自知能力低下,待在这阵中于己于他均是好事,便不再多言,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二人交战的身影,上下翻飞,一剑一戟在碰撞中擦出火花,顿时流光飞剑,法诀漫天。释天看着眼前精彩的激战,幻想着有一日若自己也能如此,那该多好。

  那帝陵蛇虽说修行身后,却又怎么奈何的了遮天伞之威,不下百招,早已落了下风。少年一叉将那蛇精击落在地上,慢慢向前靠近,得意的笑着,“妖孽,你如何是我的对手!”

  帝陵蛇仿佛瞬间换了个人似得,萎靡在地上,缩成一团,对少年不住的哀求,“你若不杀我,我便将所有宝物尽数奉上,只求换取一条贱命。”

  “宝物?”少年听到这两个字仿佛如闻天籁,“当真?”

  “自然是真的,不信你看!”帝陵蛇一挥手,将怀中宝物尽数陈列在身前不足一尺之处,那把由玉簪所化的宝剑赫然在其中,另外还有一块手帕,想来便是那招魂夺魄的物什,还有一只玉鼎,几瓶丹药......

  少年见状,心花怒放,其余的不说,单是那只玉鼎便是来历非凡,别看它只有巴掌大小,却是炼丹炼药的圣物,乃是丹道传说中的阴阳炉,可炼万物。少年伸手便要去取,那蛇精嘴角突然泛起一抹笑意,双唇微张,两颗尖锐的牙齿瞬间便咬进了少年握三叉戟的手臂。

  “你......”少年毫无防备,浑身失去了气力,瘫坐在那里。

  “哼,你本可杀我,却比我还贪,如今中我蛇毒,让我提前送你一程,还不受死!”

  少年眼看着帝陵蛇手中的长剑刺来,身体却无法动弹,只得缓缓闭上双眼,内心悔恨自己贪心不足,终丧了性命。

  不知何时,眼前多了一个身影,那身影并不高大,身着僧袍,穿着草鞋,一串佛珠落在胸前,背对着自己,双手伸的老高,仿佛那样便能挡得住落下来的剑......

  少年看着这身影,笑了,不知是笑眼前那人的幼稚,还是笑自己心里那抹悸动,更多的倒是埋怨,为何不在那阵中躲着......偏来这里螳臂当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