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该你滚了 > 17.chapter17
  看着不知道在本子上描绘什么的齐免,萧纯微微叹了一口气。

  齐免三年的时间,仿佛一直都没有走出阴影,每次被人触碰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颤抖,那充斥着害怕的眼睛,让萧纯每次想要触碰齐免的时候,都会放弃。

  齐免没死成,他被萧纯救了下来,那时候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最后一句话就是:“我再也不要见到贺斐之。”

  萧纯答应了,救活之后也没有让贺斐之看到齐免,以齐免的遗言不愿意让他看到为由,加上用自己身上萧家的权利,让贺斐之没有看到齐免的身体。

  贺老爷子将贺斐之关了起来,这给了萧纯很长的时间用来给齐免弄了新的身份,让贺斐之彻底找不到齐免的存在。

  齐免全程的治疗都在萧家,他在外面自己买的一栋别人都不知道的别墅里,让关系甚好的医生过来给齐免做术后治疗。

  齐免恢复的很慢,不知道是不是受伤太过于严重,还是因为受伤的太多导致的,齐免整整昏睡了一个星期,在这期间都是靠营养液活着。

  齐免醒来的那天,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问了一个问题,让当时对于齐免的苏醒很惊喜的萧纯愣住:“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萧纯没有回答,他不敢回答,他心里面反正就是不愿意齐免去死,不愿意那个眼睛里面有着太阳的人去死。

  两个人的沉默在屋子里蔓延开来,死一般的寂静。

  萧纯咳嗽了两声,想要化解尴尬的气氛,走上前看了看吊瓶,然后熟练的将针头拔出,压住止血带。

  从始至终,齐免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自从那句话之后,齐免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安静的像个布娃娃,空洞的眼神让萧纯看的害怕。

  拿着手中的饭食,萧纯舀起一勺子的菜伴着米饭,放到了齐免的嘴边:“乖,张嘴吃饭。”

  齐免乖乖的张嘴,咀嚼然后下咽。

  吃完饭之后,萧纯牵着齐免的手走到了浴室,让抬左胳膊就抬左胳膊,让抬右胳膊就抬右胳膊,乖巧的厉害。

  但是刚接触到水和浴缸的时候,齐免整个人的脊背都僵住,萧纯刚要说些什么,齐免就开始嘶吼起来,嘶吼的声音极其的悲惨。

  齐免抱着自己的头,流着眼泪,滴落在了浴缸里面,萧纯将齐免一把按到了怀里:“不怕,不怕啊。”

  萧纯呼噜着齐免的后背,努力想让齐免可以冷静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的嘶吼,直到齐免的嗓子已经完全变哑之后,萧纯这才放开了手,冷静下来的齐免仿佛恢复了神智:“请你离我远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次之后,齐免像是明白了很多,但是却像是什么都不明白,云里雾里的,有些时候甚至精神恍惚到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

  有些时候齐免问他:“你是谁,我在哪?”的时候,萧纯心里面总是一颤。

  说到底,齐免的这件事情上他也有责任,也不是说是同情心泛滥,就是看着那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时候,猛然间感觉自己的呼吸也要停止了。

  说到底,就算是商场上混着,那样一个纯净的人被他们这样欺骗,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总是心里面不大好受的,齐免每次问起的时候,他总是想方设法的找着借口:“你叫齐免,你在我家里面。”

  齐免太阳穴突突的跳着难受:“那我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因为….因为你离家出走的时候,被车撞了。”

  像是抓到了什么关键的信息,齐免挣扎着要站起身离开“你刚说你家,那这里肯定不是我家。”

  萧纯这时候就得哄着:“好了好了,是我们家,我秃噜了嘴成不?”说着还扇了自己一个巴掌。

  齐免这才点了点头,窝在萧纯的怀里不吭气了,没过一会,就能听见齐免睡着后呼噜噜的声音。

  等到醒来之后,齐免看着他的眼神中夹杂着仇恨。

  有些时候萧纯就像,要是齐免真的完全失忆了多好。

  这么想着的萧纯,还真的就这么干了,他找来了一个催眠师,想要将齐免大部分的记忆抹掉,但是对于齐免来说,那部分残酷的记忆深深的刻印在脑海中,骨头里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