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女天子 > 第六章吹气疗法
  黑影尸兵在青年拳罡轰炸之下,倒飞出去,跌落在雨水之中。

  吼!黑影尸兵骤然起身,厉吼连连,双手不断击打着胸膛,张口吐出浓郁的黑气,血丝顺着青年拳头炸出的大洞流出来,阴森恐怖。

  黄淳风退了一步,似乎有意测练一下青年的修为水平。

  黑影尸兵张开血盆大口,一只手僵硬的伸入口中,一阵搅动,李元昊看得一阵恶心反胃,尸兵从口中抽出一道咒符,上面奇形怪状画着各种鬼画符。

  李元昊知晓南疆有蛊毒秘术,以人血为引子画咒符,能引起天地共鸣,有极强的威力,所谓鬼画符实际上是比现行文字更贴近自然本质的象形图画,至于为何能引起天地共鸣,就不得而知。

  随着咒符取出,尸兵身上的黑气更浓,仿若实质,远不是刚刚可以比拟,原来藏在尸兵体内的咒符压制了尸兵的戾气,此刻才是最强的状态。

  青年调理好气息,双手攥拳,拳头之上激荡起青色拳罡。

  尸兵和青年同时前冲,带动周身的雨水也呈现一个倾斜的角度,十丈距离眨眼便到,青年腾空而起,足足比尸兵高出一头,拳头上的青色拳罡轰然砸下,尸兵不逞多让,漆黑如墨的拳头自下而上,硬碰碰对上拳罡。

  轰隆一声巨响,两者拳头交接的地方,气劲鼓动,雨水四散开来。

  僵持片刻,青年倒滑出去,尸兵一步不退,两者未作喘息,再次对轰而撞。

  “黄老头儿,你不上去管管?”不知何时,李元昊已经举着一把油纸伞站在一旁,刘百通依旧很怕,躲在李元昊的身后不敢露头,天下第一做到这个份儿上,也够跌份儿。

  “如此大好时机,是破境突破的最好机会,老夫乐意成人之美。”黄淳风站在雨中开口说道:“青年已有七品境界,能够遇到这具尸兵作为打磨体魄内息的历练石,也是一番机缘。丫头,仔细看好,这青年虽然节节败退,但是未曾退却,同境界之人,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若是心有缝隙,意志不坚,多半会死得很难看。”

  尸兵不识疼痛,出拳僵硬而快速,李元昊看到青年身体不断后退,尸兵出拳十次,青年只能回应九拳,但是却未曾退却半步,先前看黄淳风单手演示九品三境界,并不觉得这黑影尸兵多厉害,此刻再看青年和尸兵搅动漫天风雨的缠斗,她可以确定一件事情黄老头儿是有两把刷子的。

  “可以了。”黄淳风突然开口道。

  “什么可以了?”李元昊问道,顿时屏住呼吸,她看到漫天下落雨滴下落速度变慢,可以清晰感受看到雨滴之间的间隙,耳旁响起撕裂雨幕的轰鸣声,下一刻黄淳风的身影若隐若现,仿若不在人世间。

  李元昊眨了眨眼睛,一头青丝黑发向前荡去,手里的油纸伞风雨飘摇,摇摆不定,她赶忙双手擎住雨伞,稳一稳心神。

  而一旁的黄淳风依旧站在原地,似乎没动,但是手里多了一身是血的青年。

  李元昊猛地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黑影尸兵,蓦然长大了嘴巴,那尸兵立在当场,胸前不知何时炸出了一个大洞,从这一头可以看到另一头无尽的夜,尸兵踉踉跄跄向前走了两步,身体开始支离破碎,在雨中跌落,变成一滩黑水。

  “上车,救人!”黄淳风将青年丢入车厢。

  李元昊附身向前,探了探鼻息,极其微弱,伸手摸了摸青年的胸脯,鼓胀如同大鼓:“应该溺过水,被强行压制,和尸兵对战,成了引子。”

  黄淳风嗯了一声,点点头,低头望了望青年,捋了捋胡须,半晌,他抬起头来,发现李元昊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盯着自己:“丫头,你这是什么眼神?”

  “救人啊!”李元昊颇为无奈。

  半晌,黄淳风发现李元昊还在看着自己:“你的意思是让老夫救人?”

  李元昊强行咽下那一口老血,恼火的说道:“不然你以为?”

  黄淳风了然,伸出一只手,拇指未曲,食指轻直,中指屏住食指,无名指和小手指叠加,李元昊眼睛一亮,佛家手印,大无相手印,观音大士的独家手印。

  啪啪啪,车厢里响起一声声清脆的拍打声,黄淳风手掌拍在青年的脸上,一声声“深情”的呼唤青年:“醒醒,醒醒!”

  李元昊眼皮跳了跳,心里升起一股骂人的冲动,什么狗屁仙风道骨,都是假的,她压住心头的怒火:“黄老头儿,我问你,你到底会不会救人?”

  黄淳风尴尬一笑:“其实老夫不会救人。”

  李元昊听烦了黄老头“其实老夫不会”的屁话,伸手打掉黄淳风的手,双手交错,按在青年的胸口之上,用力下压,连番两三次。

  咕噜一道水流从青年的嘴中流出,伴随着咳嗽声。

  “如此方法也能救人?”黄淳风啧啧称奇。

  李元昊冷哼一声,看样子黄老头儿并不比刘老头儿聪明多少,除了修行之外,一无是处:“真怀疑你是如何成为天上人的,不是说学武先学挨打吗?一些浅显的跌打损伤,你应该轻车熟路才对。”

  “老夫练剑以来,未曾一败。”黄淳风开口道,既然未曾一败,也便不用疗伤,他伸手在空中一划,有些得意,老夫的绝招,千里飞剑取人首级。

  李元昊翻了翻白眼:“好(剑)贱,好(剑)贱!”

  黄淳风微微一笑,并未听出李元昊深层的意思:“能从你丫头嘴中听到夸人的话语,不易。”

  李元昊挑眉笑了笑,心里偷乐呵。

  用尽力气将青年胸口内的积水压出,李元昊擦了擦眉头上的汗水:“性命算是保住了,黄老头儿,你用吹气疗法给他吹吹气,明早就能醒来。”她怕一代宗师黄淳风听不懂:“吹起疗法就是嘴巴对嘴巴,向对方嘴中吹气。”

  在南书房李元昊没少读杂书,张仲景所撰的《金匮要略》中记载着“吹气疗法”,适合救治胸肺积水之人。

  “荒唐!”黄淳风断然拒绝,男人对着男人吹气,此种方法绝对不行:“丫头,此事还是你来合适。”

  “不合适!”李元昊更是一口回绝:“你来,你来,我对桂花糕发誓,绝对不说出去。”

  两人都不想,那怎么办呢?

  李元昊和黄淳风同时扭头,望向一旁的刘百通,天下第一分不清男女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