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武装生存之崛起 > 二百一十八第一天(三)
  我们三个人在楼梯上一直滚到四楼地板上才停下来,幸亏带着钢盔穿着插陶瓷片的防弹衣,不然就算不折断脖子和胳膊也会断两根肋骨。看着天花板扑簌簌的落灰想想都后怕,楼板不一定能顶住40mm榴弹的轰击,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三楼。民兵们架设在地面上的榴弹发射器由于建筑物遮挡只能轰击楼顶,三楼还是安全的。在这里我们又各自打了几枪,不为打中敌人,就是要把民兵吸引过来。

  bull问我们:“撤退吧?都弄好了。”

  我从窗户向外看,见民兵们还在四五百米之外,于是我告诉大家:“继续火力拦截,等民兵攻上来我们再撤。大家注意隐蔽,小心对方的狙击手!”

  果然最先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就是民兵的狙击手。虽然我们对此已经有预料,但是没有想到民兵的火力如此凶猛。他们在一座住宅的阁楼上架设的大口径反器材墙在超过一千米的距离上几乎击穿了三楼的墙壁上的承重水泥柱。接着一发子弹在墙壁上凿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而且子弹在击穿墙壁时爆炸,幸好我们的狙击手刚刚离开那个位置,否则肯定不死也重伤。这绝对是口径超过20mm的武器,楼体已经不能为我们提供保护了,我连忙招呼大家伏低身子赶紧下楼。

  在我们拼命往楼下跑的时候民兵的反器材枪仍然不依不饶的在二楼、三楼的墙壁上开出一个个大洞。他们的rpg和榴弹也从窗户打进来,把楼内的设施炸得一塌糊涂,一些东西着了火。从这里就能看来我们的策略是对的,面对有强大火力的民兵就应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尽量避免待在一个地方作靶子。

  大口径反器材枪都很重,对射击阵地要求也相对较高。估计民兵们要把它们搬运过来再选好射击阵地怎么也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在他们的反器材枪上来之前我们的压力会小一些。因此我们退出大楼后分散在路口两边的建筑中等待民兵的出现。

  很快一个民兵从对面的房屋墙脚下伸出头来看看没有动静,然后一个扛着rpg背着火箭弹的民兵跳了出来对着商业楼就发射。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上我用机械瞄准具轻松的瞄准了把风的民兵,一枪把他打倒。rpg发射手刚发射完,觉察到身边的人被打倒刚想窜回墙角后面,我的子弹已经撕开了他的防弹衣。他连他的rpg发射器一起撞在墙上,然后象麻袋一样仰倒。

  打一枪就要换个地方啊。我连忙离开这个窗口换到另一个窗口,但是并没有鸟用。民兵们察觉子弹是从这座房子打来的立刻集中火力封锁各个窗口,子弹刮风一样打进窗户,我根本不敢伸头射击,只好赶紧离开这间屋子。幸亏我见机快,我刚到门口,民兵的榴弹就打进来。

  不过民兵们在对我进行火力压制的时候隐藏在其他位置的自卫队员们开始向现身出来的民兵射击,耳麦里不断有人报告打中了目标。马乔拉在提醒大家一击得手之后立刻改变位置。

  我觉得戏做的差不多了,命令大家立刻跟着缴获的车辆撤退。按照作战计划这时除了狙击手会在后方占领射击阵地支援我们外,其他人激活布设好的定向雷立刻脱离战斗。我和马乔拉、鲍威尔沿着标记好的撤退通道脱离战斗,bull布设的阔剑地雷都插了一个醒目的红色标记,我们把地雷的保险打开,拔下标记地雷就进入战斗状态。

  很快我们右翼就响起地雷的爆炸声,看来有追得紧的民兵着了道儿。这下子民兵立刻谨慎起来,虽然不断的开枪射击但是追击的速度明显慢下来。我们在建筑物之间绕来绕去,民兵一慢下来就会失去我们的踪影,现在他们追踪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上到商业楼上面进行观察。他们如果在楼顶布置武器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放弃那个制高点。

  果然不多一会儿工夫大眼儿呼叫:“民兵们上楼了。我要放烟花了。大家都安全吗?”

  各个组都回答安全之后,商业楼方向发生了几次沉闷的爆炸,然后整个大楼晃了晃,然后整个向大门的方向倾倒下去,飞扬的烟尘立刻遮蔽了那片区域。

  大眼儿兴奋地喊道:“好啊,至少埋掉十五个人。”

  估计民兵一下子惊呆了,枪声突然之间稀疏下来,我们趁着这个时候连忙与民兵脱离接触。

  在宠物医院附近我和大眼儿会合。大眼儿看着我们缴获的车辆嘿嘿直乐:“太好了,这下你们就是真正的民兵了。我想你对他们开枪的时候他们会郁闷死的。”

  好了,现在我们要装办起来。现在有六辆车,我点出18个人,然后从扔在地上的包里随手拿出一个金发头套戴上,又把一张硅胶假脸贴在脸上。这东西透气性还是差了些,大热的天带上有点儿遭罪。所以鲍威尔是坚决不戴。

  再看其他人,都化妆起来。虽然面具终归是面具,从近处看表情很死板,好在等我们到民兵近处的时候就该开枪了,他们没有机会仔细研究我们的表情。衣服就不用操心了,反正民兵们也是穿的五花八门。

  我对大眼儿说:“我带人绕到东边去打民兵的屁股。估计那边的民兵不一定收到警报。”

  大眼儿说:“好,去吧。我会在这里继续游击,一定让这边的民兵欲仙欲死。”说完他招呼剩下的人去寻找猎物了。

  我们这一队人坐上汽车风驰电掣从南边走外围绕到东面去,路上遇到一辆民兵的卡车,车上的民兵和我们擦肩而过,还打了个招呼,没有起一点儿疑心。在路上我还和大鸟做了沟通。我们这六辆车两侧和引擎盖上都喷着大个儿的民兵标志,千万不要让自家的无人机给炸了。

  到了东面我们降低车速,为了及时发现可能隐藏的民兵以20迈的速度缓缓行驶。我开着一辆皮卡走在最前面,鲍威尔站在车斗里稳稳地控制着粗糙的枪架上架设的7mm重机枪随时准备射击。

  突然,从街道拐弯儿处的一座房屋窗户里伸出一个脑袋,对我们大喊道:“嘿,伙计们,那么紧张干什么?这里恨安全。你们有药吗?能不能给点儿?我这里有好东西和你们换。”

  前边不远就是民兵主力的集结位置,我们不想搞出动静让民兵注意到我们。马乔拉从车里伸出头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那人说:“看守弹药。太无趣了!所以我得弄点儿药兴奋一下。”

  我在房屋门前正要停车,看到门口摆着一张摇椅上面躺着一个人歪着头直愣愣地看着我们,吓了我一跳。难道这人看出破绽了?马上我就否定了这个猜想,这人明显是磕药磕傻了,真是没有警惕性阿。

  马乔拉先下了车,随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很多白色粉末的透明塑料袋对着窗户里的两个脑袋晃了晃:“我有你需要的东西,兄弟!”

  窗户里的脑袋立刻消失了。我和马乔拉从那个药劲儿还没过去的人跟前走过去径直走到门口,我轻轻在背后给手枪装上消音器。

  从门内跑出两个人,完全没有防备兴高采烈地走到我和马乔拉面前,被我们俩面对面打死。马乔拉一边把塑料袋装回口袋一边自认为幽默地说:“我这只是维生素,不是你们想要的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