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极品风水师 > 第250章 你这个畜生!
  陈易睡意朦胧之时,忽然感觉身上一阵凉意,睁开眼睛,便看见睡在一边的青犴正在黑暗中看着自己。

  身上的被子已经被淘气的小家伙掀开,露出一具只穿着一条裤衩的矫健身躯。

  “慌慌!”

  小家伙见陈易醒来,有些兴奋。

  “怎么了?”

  任谁被半夜闹醒都不会高兴,更别提被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小东西闹醒。陈易也不例外,带着惺忪睡意,不满的说道。

  小家伙似是没有看出陈易的困顿,即使看出来他也不在乎,轻声叫了两声,伸出小爪子,指着窗外。

  “有贼?”

  陈易精神好了些,或者说是带着一些变态的兴奋。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是正确的,陈易和青犴聚在一起,也都有着不为人称道的恶趣味。深夜抓贼,吓唬敲诈一番,多么刺激,多么难得啊!

  小家伙摇摇头,又点点头。

  “靠,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易不解的问道。

  青犴干脆不理他,直接从床上一跃而起,越过台灯,越过过道,悄无声息的落在窗台上,小眼巴巴的看着下面。

  陈易来了兴趣,不顾半裸的身体,赤着脚跟了过去。

  月明星稀,没有被污染过的天空分外明朗,玉盘挂在天际中央,挥洒着柔和的光芒,将整个沉睡的大地披上了一层朦胧银纱。

  月光下,两个人影正在缩手缩脚的行走。

  两个人,三个影子,一男一女一台摄像机。

  姜哲很激动很紧张,鞋子已经从高跟鞋换成了某明白运动鞋,可她仍然担心落地时会发出声音。毕竟这种事情,她一个自幼在京城大家族中长成,又受的是贵族教育,高中便出国深造,回来就是就到了中央台。

  虽然从小到大,也算拼搏努力,在台里面做起事来也很圆滑,可像现在这样,跟着一个大胡子男人偷偷溜出宾馆还是第一次。

  她心想如果被人拍到,会不会闹出占了娱乐头条的绯闻。

  想到这里,她不由看了眼大胡子摄影师,心里面不屑一笑,太丑了,太老了,还挺着个大肚子,传出去也没人信。

  不过他倒是好一些,虽然也轻手轻脚,但脸上却没有什么紧张,只是扛着摄像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因为要瞒着庄旭岩,两人没敢开车,就这么扛着摄像机,徒步走向远处的黄河大堤。

  见山跑死马,一段平日里开车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两人足足走了半个小时。

  因为紧张又加疲累,姜哲身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站在黄河大堤上,晚风吹过,流水汹涌而下,说不出的舒爽怡人。如果京城边上也有这么一条大河,那该多好啊。

  她正在欣赏这平常难得一见的景色时,猛地见到程力旭也在观大河星空,气从中来,道:“老牛,还愣着干什么,摄像机摆了吗?机位调整好了吗?”

  因为这程力旭生的五大三粗,皮肤黝黑,又能扛着机器满街乱窜,便得了一个相当高雅的绰号——老牛!

  他见这姑奶奶发飙,只许她姜大主持人放火,不许他老牛点灯,虽然不忿,可也不敢多说半句,人家上面罩着呢,哪是他一个小摄像师能惹得起的,连忙遵从她的话,收拾心情,将摄像机架在一个大堤旁边的树林里。

  这是两人早就商量好的。

  呼!

  风更大了,带着些河水中的腥气,呜咽如怨妇哭泣,又像精怪长吟。

  姜哲看着程力旭跑进小树林,空荡荡的大堤上只留下了她自己一个人,尽管明月高照,可也不觉瘆得慌。她使劲摩擦了两把身上起的鸡皮疙瘩,连忙小跑进去树林,想靠近程力旭。

  “喳!”

  一声极其怪异惊悚的叫声从树林里传出。姜哲吓得一个趔趄,差点蹲坐在地上,身上瞬间出了一身白毛汗,脸色惨白,尖叫一声。

  扑棱棱一只老母鸡大小的巨鸟从树林里飞了出去,甩下一泡鸟屎,飞向黄河对面的树林之中去了。

  “原来是一只鸟,吓死我了!”

  姜哲拍着有些累赘的胸脯子,长喘一口气,抚平差点跳到口腔的心脏,便往小树林里走去。

  她走进小树林里,看到程力旭正猫在草丛里,摄像机已经架了起来,不过却没有对准黄河中央,而是偏向了树林。她隔着十几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