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一术镇天 > 第1877章 姜罗急了!
  地面上,孔玄冥等人面如死灰。

  他们没有像仙芒族长、云谷虚那样重伤昏迷,然而火古世一句我胜了,你们败了,你们可还服气却如同一把重锤擂在了他们的心头上,几乎把胸腔炸裂,几乎把精神摧毁,无一人有勇气反驳,即便他们实际上对于火古世的胜出是心存不服的。

  可惜,服也好,不服也罢,这个世界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

  胜了,你才有资格用胜利者的姿态昂扬恣意,败了,却连说败得不服气都是丢人现眼的。

  既然输了里子,他们便不能再把最后一层勉强代表尊严的面子一块输掉。

  “古世道友果然修为惊天,我孔玄冥服了,从今往后你为总盟主,我孔族人愿赌服输,从今往后便归入古世道友麾下,一切以古世道友马首是瞻。”

  “我千叶族…”

  “我…”

  “风无宗见过火盟主!”

  毫无疑问,随着孔玄冥这些太荒时代至强者后裔纷纷臣服,古修炼者们再也没有人有勇气跳出来挑衅了。火古世正式成为了元古宇宙古修炼者的总盟主,可以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古修炼者,这也就意味着一个由古修炼者组成的超级势力已经出现了。

  不过,这一个超级势力要真正屹立在元古宇宙中,单单选出一个总盟主,那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古修炼者来历太杂,族群性质太严重,在选出总盟主之前他们甚至是一片散沙的局面,单靠一个总盟主如何能够把这些古修炼者的力量真正凝聚在一起?

  这个势力要真正成形并稳固下来,除了需要一个人人认可的总盟主之外,更需要建立起各种规矩,用规矩的形式为这些古修炼者划定一个行为框架,除此之外,最最重要的则就是权利分配了。

  世上绝没有人可以做到,一人之威而令天下人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的接受号令,人心驳杂,各有所求,便是苏夜这种在古修炼者面前显露出足以覆灭所有古修炼者的实力的人,也做不到令一切人心服口服的维护与敬畏。

  真正能让人心甘情愿维护的,唯有利益。只有用利益为针线,将人们串联起来,再辅以规矩,才能真正形成一个争相维护且甘之如饴的势力。这里面的利益,自然就是权力分配了。

  火古世虽然已经有了强大的修为,背后还有一个苏夜做靠山,做了总盟主也是名正言顺。可说到底在这些以出身为荣的古修炼者心目当中,火古世的威严还不够深重,远远谈不上让人心服。

  他要是自以为做了总盟主之后就一切万事大吉了,那就太天真了。那些古修炼者或许不敢明面上反对或者挑衅他,但阳奉阴违那是肯定的,并且保证火古世没有任何办法。他总不能一怒之下凭借实力把那些古修炼者都斩了吧,真那样的话,古修炼者联盟立马就会烟消云散。

  所以,接下来需要火古世去做的,就是考虑如何才能作出更合理的权力分配,将好处尽可能撒出去,得到更多古修炼者的拥护。

  这绝对是个麻烦事。

  起码在火古世眼中,这事比他独战孔玄冥等高手更加的麻烦千倍万倍。他从心底里不愿意做这些事。

  可是无奈,苏夜将他捧上总盟主的宝座,或许一开始只是不满这些古修炼者借机争权夺利一时心血来潮的举动,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根本没有退路,这个总盟主的宝座他如果坐不稳坐不好甚至闹出笑话,丢脸的依然是苏夜,包括火魔族在内也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火古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得到孔玄冥等人当众表态之后,他安排好仙芒族长与云谷虚的疗伤事宜之后,便开始召集各个古修炼者族群的族长进行联盟建立之后的第一次正式磋商。

  至于苏夜,则完全不理会。

  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无事一身轻的,就在这火魔世界中找了个地方,开始帮助焔进行混沌体系的转化。

  焔曾经是苏夜的护道人,在苏夜没有崛起之前,焔对苏夜也是尽心尽力,甚至坚定不移的陪着他一块逃离天霄城,林此种种,苏夜现在发达了,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不提携一把的。

  不过现在,苏夜手中没有混沌之水,在焔的体系转化问题上,便无法再做到之前帮助火古世与风古秀那么轻易了。只能按部就班的先把混沌经传授给焔。

  值得一提的是,焔毕竟才是苏夜的第一心腹,虽然因为缺了混沌之水,体系转化无法提速,但在传授混沌经的事情上却是绝对尽心尽力,他所传授的甚至不仅仅只是混沌经中的内容精要,还有很多混沌经中所没有的精妙。

  有这样的传授,焔虽然短时间内还无法突飞猛进,但对混沌的理解却是不会输给火古世与风古秀的,甚至在某些层面与细节上,比他们更要深刻。

  有了这样的基础,等苏夜弄到更多的混沌之水,焔的进步一定会非常惊人的。

  除了指点焔修炼外,苏夜自己也加快了参悟混沌的步伐,达到十一重混沌的他,对于混沌奥妙已经有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理解,其深刻程度除了真正的混沌魔神之外,只怕亘古天地中最顶尖的九重混沌强者也拍马不及。

  苏夜自己都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已经走在了一种超越寻常的道路上。只需要他将这种超越寻常推进到极致,再去凝聚魔种,一定会有一个令人惊颤的质变。

  时间就在苏夜参悟混沌与指点焔的修炼中默默流逝。

  转眼已是一个月。

  火古世召集各大古修炼者族长进行的第一次可以称作盟议的磋商,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因为这个联盟所涉及的古修炼者实在太多了,利益分配实在太复杂了,谁都想利益均沾,谁都想捞取更多的好处,自然谁都不会在这种时候不好意思,据理力争,于是很多时候甚至为了一条小小的规矩的形成都要争得面红耳赤僵持不下。

  真正要形成一个比较明确的结果,这个事关古修炼者未来的第一次盟议,恐怕还有得争论。为此,人生当中首次坐在古修炼者总盟主这么一个显赫位置上的火古世,实在大感心力憔悴。

  他现在才算明白为什么强大如苏夜却不肯自己做古修炼者总盟主了,恐怕除了不屑之外,也是厌烦这些因为利益冲突而难以调和的琐碎吧!

  但他没办法,身已在贼船之上,四面皆海,已不是他想下就能下的了,只能一边调整心态一边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了。

  与此同时。

  一直在监控着火魔世界的人却已经不耐烦了。

  “混账,怎么那么久还没有消息,那群古修炼者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们到底有没有斗起来,那个该死的摩云族不是早就到了火魔世界里头了吗,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把信息传出来?”

  虚空中,姜罗一脸暴躁,写满了不耐烦,看起来甚至有点歇斯底里的感觉。

  自从苏夜再次出现在天霄城的视线中,他就一而再再而三间接被落了脸皮,前不久更是因为凌涧的一个馊主意,让他同时在碧霄城、玉霄城声名扫地脸皮落尽,虽然有神玉长老出马勉强敲打了碧霄城与玉霄城,可他终究还是沦为笑柄。

  这段时间,虽然他没有亲耳听到,可他能感觉到天霄城中许多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少了往日那种强烈的敬畏,多了一些难以描绘的轻视。这种感觉更是让他如蛊噬心,让他恨欲狂,却无法发作。

  他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到古修炼者会盟这件事情上,因为只有把这件事做好了,才能一雪前耻,才让重新让人知道他这个天霄城未来的城主,并不是一个只会活在姜逐天余荫之下的二世祖。

  为了把这件事做好,他不惜走出天霄城,亲自来到了距离火魔世界只有三亿里的第一线。他下定决心,只要时机一到,他便非要亲自带着天霄城的高手杀进火魔世界,屠灭一批古修炼者震慑天下,再收取一批古修炼者壮大天霄城。

  可现在,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从古修炼者大量汇聚于火魔世界至今,已经四个月了,天霄城早就收服的内线,除了一开始有一些比较及时但实际没多大作用的消息传出来以外,真正关于古修炼者是否已经在火魔世界彻底爆发大战的消息却始终没有传来。

  这让他着急不已。

  恨不能现在就直接带着人马强行杀穿火魔世界。

  终于,他一咬牙一跺脚,两眼发赤的道:“神玉长老,我等不及了,我一刻钟也不想再等了,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再等下去恐怕黄花菜都凉了。摩云族那群狗奴才一定背叛了,我们根本等不到他们的消息,我现在就要动手,现在就杀进去,只要我们一动,其他人肯定会跟着动,就不信我辈祖仙势力联手,还不能屠灭一群早就被时代所抛弃的废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