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读 > 明宦之风流无边 > 第一百零二章大贝勒代善
  “哈哈哈哈,两位真是郎情妾意,羡煞旁人!”随着一阵大笑,几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份子从回廊里转了出来。

  “本王子也来凑凑热闹怎么样!”一个粗犷豪迈的声音说。

  朱常浩和朱由检双双站起来,迎上前去:“原来是越客朋王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越客朋身后跟了一大群异族人,黄台极、陈日胜、桑杰、阿穆尔、苗旷男、苗靓女、其中还有三个是众人不认得的。

  “两位王爷,本王子来晚了,不知道福王千岁在那里?”越客朋道。

  “福王千岁在后面和太妃说话,王子请入席,请!”易土生所坐的首席是一张大桌子,足可以坐的下三十人,刚才空着一半哩。

  “不忙,不忙,有几个朋友想给两位王爷及各位大人介绍一下!”

  越客朋按顺序指着三位陌生人道:“这位是高丽国的四王子李元贤;这位是苗疆大巫师龙达斯;最后一位,呵呵,想必大家都应该听说过,他是后金大贝勒代善!后金和大明虽然是敌国,但天命汗知道大明朝皇帝寿诞,还是派大贝勒送来厚礼,俗话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大家不会不欢迎吧!”

  众人的惊诧声中,易土生的鹰目已经快速的在三个异族人身上掠过。

  高丽王子李元贤黝黑清癯,年约三十五六岁,背上交叉两只精铁打造的短枪,像一把出了鞘的剑般高挺笔直的卓立场中,铁叶护甲护着前胸后背,两眼精芒闪烁,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那对短枪长约四尺,形状古朴,一看就不是凡品。

  苗疆大巫师龙达斯乍看上去就像个超级富豪。只是头顶的高冠便嵌着两排十二颗大小相若的紫色宝玉,闪闪生辉。此人身体肥大,像座肉山般站立着,身上的黄色锦袍缠绕着一颗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奢华贵气,系腰的带子光芒闪烁,金箔银片,互相辉映。细长的眼睛瞪开来射出与他身材毫不相称的厉芒,显示着此人也是个难得的高手。

  最让易土生感到心惊的当然是那位令大明军民闻风丧胆的后金大贝勒代善!此人背插双斧,粗壮的体型匀称完美,年纪不过四十,满脸虬髯,身体上的肌肉轮廓清晰而突出,英伟古朴,全身散发着努尔哈赤家族特有的迫人霸气。

  “大贝勒,你不是要认识斩杀贵国鳌拜的英雄吗?这位易大人就是,你们两位可要多多的亲近亲近!”越客朋不怀好意的说。

  “就是你杀死了鳌拜!”代善稍稍移动身形,凑到易土生面前,冷冷的问。

  “其实我也没费什么力气!”感觉到代善身上散发出泰山压顶般的罡气,易土生立即挡在柳如是前面运功抵御,挺胸说道。

  “不知道易大人能不能不费什么力气,把本贝勒也收拾掉!”

  “这个,不太好说,也许可以吧!”易土生微微笑道。

  “大贝勒,今天我们是来赴宴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当是给福王一个面子,你们二位的事情可以另外挑一个时间解决!”李元贤居然当着大家的面给代善鞠了个躬。

  易土生心里登时一凛,这是否代表着高丽李氏王朝有倒向后金的倾向。

  “说的也是,其实大贝勒完全不必动气,也许你还不知道,易大人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他是个没鸟的太监,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越客朋讥笑道。

  这下可把魏宗贤和东厂的人惹恼了,一个个的瞪圆了眼睛想要发作。这些“外宾”可不像大明朝的人一样害怕魏宗贤,他们根本就不买账,纵声大笑起来。

  “诸位王子,既然是福王的贵客,就请入席吧!”朱常浩陪着笑脸道。

  “各位,恭敬不如从命!”越客朋带头异族人一个个全都坐了下来,苗靓女就坐在易土生身边,但她目不斜视,连看都不敢看她!似乎是对那个大巫师非常畏惧。

  “刚才没进门就听到柳小姐在弹奏琵琶,本王子听的如痴如醉,不知道小姐是否再为本王子弹奏一曲!本王子当然不会白听你的,这一万两银子,敬请笑纳!”越客朋淫-笑着说。

  黄台极微笑道:“就弹弹刚才的那首曲子吧,挺有气势的!”

  “很抱歉,如是早已经说过,今生绝不为异族人弹奏,请王子把银票收回去,如是并非见钱眼开之人!还有,刚才的曲子,如是今生只会弹奏给易公子听,你们想听去找别人吧!”

  “哦,如是小姐对易大人倒是一往情深啊,只可惜呀,只可惜,小姐的称呼有点不对,你不应该称呼他为公子,应该称公公才对!小姐的情似乎用错了对象,易公公怕是无福消受啊!”

  “不劳王子挂心……王爷,如是耻于同后金人同席,告退了!”柳如是盈盈的站起身来,抱着琵琶要走。

  “如是姑娘不要走。代善大贝勒稍安勿躁。我有话说!”越客朋按住了满脸杀气的代善:“小姐听我说完再走不迟!”

  “请说!”

  “呵呵,本王子对小姐实在是一往情深,怎奈小姐不肯俯就,没办法,我只有上书请大明皇帝下旨赐婚,折子已经由田大人帮我递上去了,估计大明皇帝为了大明朝的安宁一定会把小姐赐婚给我,所以小姐以后跟我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是嘛,只可惜王子的奏折上的太晚了,小女子已经许配人家了,皇上总不能把有夫之妇赐婚给你吧!”

  “小姐不要胡说,本王子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你没有人家!”

  “昨天没有,今天有了!”

  “这话怎么说!”

  柳如是笑道:“王子有所不知,如是今晚来参加宴会前,已经和福王商议过,要借着这次晚宴,选一个夫婿,王爷也答应了!”

  “胡说,我不相信!”越客朋变色道。

  “啊,这件事我可以证明,当时我也在场!”易土生心虚的说。

  “你们两个串通一气,本王子根本不信,除非福王亲口承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